[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汪建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汪建辉文集]->[小说:存在]
汪建辉文集
·汪建辉简介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裴志海:风中的火柴——读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我们――集体主义语境下的写作
·你们--与一个群体的纠葛及死亡
·他们――一个民族的诞生
·“唯物”
·小说:存在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正言)(又言)(再言)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一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二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三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四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六卷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囚人猎记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一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二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三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四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五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六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七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八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小说:彼/此
本书共十二余万字,分为三个部分:
彼(过去时)——人性中极端的状态,沌净与邪恶。相当于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偏向于优美、梦幻的描述。是超验的存在。
/(彼与此之间)——相对应的是文化、历史以及历史与文化之间的交叉点:什么样的历史必定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语言是历史的必然对称”。以记叙为主。是串连起历史与现实的一条可靠线索。是经验的存在。
此(现在时)——生存中的具体问题。责任、义务、承担、追求、理想、成功、权力、欲望、贪婪,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变异、异化、混合、交媾,而产生出的现实之怪胎。文体多为经验性叙述、阐释及议论。是经验的此在。
本书对人性及人生,产生出深深的绝望,如果你仍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幻想,慎入。
·彼/此
·彼——一篇找不到历史对称的文本
·/——一场现实中的人与事
·此——寻找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交叉点
·历史与文学创作—再读汪建辉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舞台文学剧本·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存在

一.存在于一张纸两面的真与假
   1、 阳光
   他说:站在监狱的门口,我有种迷失的感觉。那么多阳光,抛向那么大的地方,以至没有人会在乎它的存在。阳光,这个在里面渴望的东西,因为在另一个地方的富足而被人舍弃了。我记得在里面无聊极了的时候,我从同室的一个学哲学的囚犯那里借来了一本书,书名我记不清楚了,但作者我还记得,叫什么海德格尔,书里面有一部份专门分析了使显现显现的东西。这个问题奇怪,我当时觉得作者也许也像我一样无聊,什么使显现显现的东西,完全是废话,吃饱了撑的,照他那样的问题,那么这个世界还不得乱套,你分析使显现显的问题,我也可以研究使桌子桌子的问题,还有椅子、还有床……。世界将陷入无理性的纠缠之中。所以我在将书还给那个哲学的学生时说:“哲学家就是要将这个世界弄乱”。那个哲学的学生吃惊地看着我说:“不。澄明,哲学使世界更加澄明”。我以为他疯了,从此便没有再理他。他也没有理我,也许是对我失望。我可不在乎这些,因为我很清醒,没有他那样:疯了。

   可现在站在监狱的门口,望着大片的被人忽略的无比珍贵的阳光,我猛然间感到,我错了。 那使显现显现的东西不正是阳光吗?因为显现的已经显现了,而人们需要的又仅仅是显现的,于是人们便抛弃了使显现显现的东西。
   人们需要的是现实,那些隐藏在现实背后的,就让有理想的人去想吧。
   人们需要的是实用的东西,那些没用的,就把它们放在生活的外面吧。
   白天使显现显现的是阳光,而夜晚阳光走了,人们不也是要花钱买电,点亮电灯,使自己需要显现的东西显现吗?人啊,就是这样的下贱,失去了才知道珍贵。
   我猛然觉得自己不像是站在监狱的门口,而像是站在了哲学殿堂的门槛上。
   她说:坐在发廊的椅子上,真是无聊,整个上午快过完了也没有一个生意上门。我只有盯着门外,猜想那一个人会是我的第一个客人。街上的人很多,但他们都是过客,从我望出去的方形的充满了阳光的格子中走过,看起来像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一样,但是哪里有那么多的正经事情可以做呢?
   望着他们,我的心里就像一个下海捉鱼的人一样,手里握着一只又一只鱼,可是却一只一只地滑掉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就痛,像是受了伤一样。
   在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并不都是这样像狼一样睁着一双贪婪的眼睛,盯着街上一个个来来去 去的人。那样的生活也太泛味了。
   有时,我也要做一做白日梦。这也是一种想象力,在银白的日光灯下,闭上眼睛,想想如果所有街上经过我这间发廊的人都进来一趟——而不是路过——成为我的客人,那么我一天要接待多少客人?少说也有几千,就算都是理发的,就算10元每个人,那么一天要赚好多钱?
   我睁开眼睛拿起身边的计算器按了几下,哇,少说也有几万元。
   如果这些客人里面还有人要求按摩呢?还有要求特殊服务的呢?那不就更赚钱了吗?那不就发了吗。
   可是现实还是现实,我还没有发疯,不会进入虚幻的世界之中。街道上的阳光依旧击打在来来去去的过客的身上,依旧将生活照耀得苍白、平脊而无聊。
   
   2、小屋
   
   这间小屋是个发廊,处于二环路的旁边;一条小街与二环路形成丁字形,发廊就在这两条路的相交处。发廊与其说是“发廊”,还不如叫“发井”合适,因为小屋是标准的正方形,长6米、宽6米,根本就找不到“廊”的感觉。小屋的外面没有任何招牌,只是在门边挂着一个像是饰品似的旋转着的玻璃灯管,像是一个公开了的暗号一样,秘密不成其为秘密,而成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符号。如果再做更多的说明,那就显得有点儿多余。发廊的简洁使人感到朴素而贴切。
   发廊里面坐着一位少女,俗称“洗头妹”。她的工作就是给人理发,这是公开的说法,也是公开的生意,其实她并不愿意给人理发,因为理发赚得钱少,根椐物价局的规定理一个头下来才5元钱,那样何时才能致富?她喜欢给客人按摩,做特殊服务,客人一高兴,钱就流进了她的腰包。一百、两百、三百,客人的豪爽真让人兴奋,很快钱就有了。
   有了钱之后干啥呢?她有一个理想:自己开一家美容院,做老板,手下有一批员工,由我安排,要她们为我工作,成为我赚钱的工具。自己还做不做呢?答案当然是:ON。我有的是钱,还有谁能用钱买得了我的身子?
   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现在她只有自己亲自做。坐在小屋里,她看看门外的过客,又看看屋里梳妆台上的几瓶冒牌的洗头液、化妆品和香水,想客人来得越少,它们就消耗的越少。这世界一切的因果关系都密切相联。
   小屋的里面,靠墙角处有一个密室,一般不容易看出来,也许是不愿让人知道——不让与其无关的人知道。进过密室的人都知道,那里面小得让人窒息,而且有一种霉味。不过客人们都能理解,有一得必有一失,这好像是天底下最普通的道理,也用不着去宣传、灌输。当然也有些客人会嫌这嫌那,不过那都是为了找借口杀价钱。说“你这档次太低,便宜点、便宜点”,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委屈。因为身份就因此而降低了。说实话,她最瞧不起这种人,他们只不过是为了省一点钱,而把别人的服务贬得一蹋糊涂。这种人的人格就有问题。不过她从来不会把厌恶表现出来,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她有着最深刻的体会。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她一直都自信“什么样的顾客我都对付的了”。否则还怎么能出来混。小屋里的她,望着镜子里的不丑但也不出众的面容笑了。
   未来是多么的美好。小屋外的阳光更亮、更热了。
   2、 客人
   他在监狱的门口站了一会儿,逐渐适应了充满双眼的阳光,便沿着眼前的街道向前走。这条路会将他带向什么地方?他不知道。他将去哪里?回家。除了家,他暂时还想不到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太大的自由与太少的选择使他首次对自由产生了怀疑。有些时候自由所带来的迷惘更使人心烦意乱。
   他随身背着一个圆形的桶包。有些阳光穿透浓密的树叶落在街道的水泥预制板上,像是街道 受伤的伤口。走了一会,他才发现街道上的人流在遇到他时就像是河水碰到了岩石,远远地绕过他而去。他这才想起自己是刚从监狱里出来,身上多多少少带有一些悔气。下意识地他摸了摸脸,脸上的胡子拉拉扎扎的就像是一个乱石岗。在那里面没有工具剃须,只有用磨利了的牙膏皮来割胡子,自然就有了这付尊容。
   别人见了当然要躲得远远的。看来还是得首先找个地方改变一下形象。别让自己看上去还像 是一个犯人。
   远远地,他看见了那个挂在门口的旋转着的标志,便径直向那间发廊走去。
   凭着职业的眼光,她第一眼瞟到他身上时,就知道他会成为她的客人。从他的身上,她看到一种强烈的需要进行修理的形象,职业感使她的神经激动起来,就象是一个雕塑家正面对着一团湿泥。
   果然他一直向发廊走来,毫不犹豫地跨进了门。
   她就喜欢这样有豪爽气质的人。她站起身,拉开一张椅子让他坐下。她熟练地替他洗头,丰满的乳房在他的脑后一晃一晃地摇,将一阵阵莫明其妙的气味鼓荡到他的呼吸里。他感到有些晕眩,就像是被催眠了一般。
   迷糊中他听见她问:“先生想做些什么呀?”
   他说:“你看我是一个光头,一点头发也没有,你帮我把胡子刮一刮就可以了。”
   她将胸向前移了一点,几乎埃到了他的头上:“先生需不需要做特殊服务?包你满意。”
   他说:“我刚出来,可不想再进去。站在你这间发廊的门口就可以看到监狱的大门。算了,算了。”
   她笑了:“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我保证不会出问题。来嘛。”停了一下,接着说:“这样好了,今天我不还没有开张,就收你100元。再说我今天还是第一次,你是占了便宜了呢。 ”
   说着她拉着他就进了后面的那间暗室。他的头有些晕,这是两年来第一次如此近得看到并体 味到一个女人的感觉。这些感觉,使他身体中某些就要消失了的功能开始复苏。
   4、女朋友
   在狭小的空间里,在潮湿的的霉气里,他突然感到一种情感强烈地占领了他。
   他想起了在那个春天,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在成千上万的人群里,他认识了她——他心中的女朋友——他想起了他们热烈而激动的交谈。那天广场上的人很多,很有可能被挤散,他大胆地握住了她的手,而她也信赖地将手交给了他,用充满信任的目光看着他,他知道那就是爱情,她将成为他一生的重负。可是后来他们还是被一股更大的人流冲散了,他发现手上的温暖的小手不见了,他四处寻找、叫喊,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忘记了问她的姓名、住址。爱情就那样轻松地来了,又那样轻易地丢失了。
   现在,在这个黑暗的小屋里,她正在解开他的衬衣钮扣,也许正碰到了他胸中的痛,他颤抖了一下,顺势紧紧地抱住了她。她惊讶而熟练地叫了一声,就迎了上去。
   她说: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投入,这是我从未遇到过的。以前的客人不是像头猪一样的躺在床上,等着我的摆弄,就是像看国宝大熊猫一样,将我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个够。像他这样充满了情感的拥抱与热吻,令我感动。使我产生了一种恋爱的冲动,也许正是从那时我就开始爱上了他。
   他说:我紧紧地抱着她,像是怕她从我的怀里掉到了地上。仿佛是掉进了大海里的人,每一根救命稻草都要紧紧地抓住,我用牙齿将她伸出的舌尖咬住,而她的脚则顺势地挂在我的腰上。我还感觉到她的乳房紧紧地顶着我的前胸,像是想要挤入我的体内,我感觉到自己被塞得满满得就象要爆炸一般。
   火山。四周都充满了火山一般的危机。
   他觉得下体一滑,一股精液射了出来。他也随之感到身体里像是被清洗干净了一样清爽起来。他对还挂在他腰上的她说:“下来,快点下来。我已经射精了。
   她有点不相信,“那么快?”
   他说:“那么久都没有见过女人了,而现在刚看到了一个,还有这样亲密的接触,能控制得住吗?”
   她显得有些遗憾:“那怎么办,你不行了,我也没有干事,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钱呢。”
   看着她满脸的歉意与愧疚,他想到了一个弥补的办法:“干脆这样,我要去车站乘车回家,有几个小时等车的时间,如果你愿意可以陪我度过这段时间,送我上车。”
   “就扮演我的女朋友,”他补充了一句:“希望你能使我找到失去已久的爱的感受。”
   她高兴地跳了起来:“好哇,好哇!”她过来用手挽住他,帖着他的耳朵说:“知道吗,你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5、演戏并进入角色
   在去车站的路上,她对他说,“我最喜欢演戏了。从小我就崇拜明星,常常把妈妈的衣服穿在身上,学着仙女的样子将长长的袖子舞来舞去。”
   阳光穿透树叶照在街上,使他们像是穿上了迷彩服。她用手挽着他的胳膊,他感到有些不习 惯,在街边的一个冰柜前停了下来,趁此将手抽了出来,为她买了一根冰棍。她高兴地拿着冰棍在嘴里唆了一口,然后将冰棍送到他的嘴边:“你也吃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