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汪建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汪建辉文集]->[“唯物”]
汪建辉文集
·汪建辉简介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裴志海:风中的火柴——读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我们――集体主义语境下的写作
·你们--与一个群体的纠葛及死亡
·他们――一个民族的诞生
·“唯物”
·小说:存在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正言)(又言)(再言)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一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二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三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四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六卷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囚人猎记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一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二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三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四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五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六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七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八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小说:彼/此
本书共十二余万字,分为三个部分:
彼(过去时)——人性中极端的状态,沌净与邪恶。相当于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偏向于优美、梦幻的描述。是超验的存在。
/(彼与此之间)——相对应的是文化、历史以及历史与文化之间的交叉点:什么样的历史必定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语言是历史的必然对称”。以记叙为主。是串连起历史与现实的一条可靠线索。是经验的存在。
此(现在时)——生存中的具体问题。责任、义务、承担、追求、理想、成功、权力、欲望、贪婪,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变异、异化、混合、交媾,而产生出的现实之怪胎。文体多为经验性叙述、阐释及议论。是经验的此在。
本书对人性及人生,产生出深深的绝望,如果你仍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幻想,慎入。
·彼/此
·彼——一篇找不到历史对称的文本
·/——一场现实中的人与事
·此——寻找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交叉点
·历史与文学创作—再读汪建辉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舞台文学剧本·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物”


   我的现在是静止不动的,作为时间它已经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用来作为以后及以前的界限。
   它能区别那边、这边;那时、这时,从空间到时间它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粗暴而有效地分割着我的意识及生活。
   从时间方面来定义现在与哲学的关系,那么,现在就是唯物。
   我是唯物者,我只相信洋楼、汽车、大屏幕彩电、个人电脑(它能给我创造财富)、高保真音响、女人及高级服装饰品。我不相信报应、轮回、理想、道义、过去、未来。对了,我喜欢共产主义——虽然我不信仰它——因为它可以给我带来,高级服装、女人、高保真音响、个人电脑、大屏幕彩电、汽车、洋楼,及一切的一切——当然是可以看见的——既然是可看到的,我就一定要想办法摸到它——这还不够——我还要占有它。这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
   天空有时是澄静的。在澄明的天空下,我认可的名人是官员、亿万富翁、体育健将、歌星、影星——什么,还有思想者?学者?文人?是谁?还有谁?我不知道他们。他们能给我所需要的物质么?不能。
   天空有时是灰暗的。可那并不能影响我的情绪,因为我是唯物者。
   唯物是生命的框架,是一把长长的梯子,它帮助我攀向我的每一个目的。每一个人都需要有这样一个梯子,即可以承载自己,又可以通过它达到目的,让自己成为另一个地方的公民。富有而满足、物欲而充实。
   我并不想描写我在刚攀上楼梯时的惨象,唯心与唯物同时充满了我。有时我觉得唯物确实很可怜,想到高贵的生命却为那些低下无知且是自己创造出的东西而耗尽生命时,我确实想哭,于是,我在酒吧,在迪斯科舞厅,在妓女们身上哭泣,我发现那里竟有那么多想哭与正在哭泣的人们,他们在为得到的与失去的哭泣,是在庆祝还是在悼念,我无法从他们的脸上看出来。在我还没有看出来之前,我已经就坠入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集体中,无意识地嚎啕大哭起来。在这集体无意识地恸哭中,我听见舞台上的歌星在唱:“发泄吧,发泄吧,把你的思考发泄、发泄出来。你会发现你的思考实在就是物质——它的名字叫——泪水。”
   我的看法是,眼泪仅是一种隐喻,我认为看待泪水的最真实的方式——以及看待思想的最明朗的方式是——进入彻底的浑浊,肮脏的迪吧,疯狂的蹦跳,让它们、物质的思想的都随着汗水,通过疲惫的躯体进入闪烁的灯光之中,犹如一只不断开合的大嘴,让疯狂的狂燥将它们统统吞没。直到我无知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才发现我为了发泄,已经散尽了我的物质。第二天醒来,我清醒地意识到,我面临的还是要去赚取物质,以用来再次不断地发 泄。否则,我靠什么活下去?
   有时,我也很不懂那些大款,他们有散不尽的财物,他们可以什么也不做,而只是在一些娱乐场所挥洒他们的金银,可他们为什么还要干一些傻事:去坑人、骗人的财产呢?根据唯物者的鼻祖马克思的理论,所有的巨大的财产都是残酷地剥削得来的。我发誓,我如果有用不完的钱财,我的未来事业就是怎样想尽办法将它们用完。那才能体现出原先的赚钱的意义及目的。
   我还想起了我刚才的比喻,唯物是一把长长的梯子,它把我送到我的每一个目的。同时,我还发现,唯心是梯子周围的空间,它客观的存在(这是我的首先发现),我即使不去探寻它 ,它也能为我所用,它是属于公众的、世界的、历史的。所以,我放弃了对它的探寻。而唯物则不同,如果不用手拿它,那么,我永远不可能拥有那把梯子,同时也就不可能通过它而到达我的目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让自己成为唯物主义者的原因。
   在我工作的周围簇拥着如此众多的唯物者。他们紧紧地抓着悬空的梯子,正在通往他们目地的途中。手如同钩子一般紧紧地握住,眼睛如钩子一般紧紧地盯住,此时,我真狠不能把目光变成为飞爪,飞向那些摆在我的前方的汽车、别墅、个人电脑以及可以给我更方便地带来物质的官位。
   我们的梯子悬浮在巨大的虚空之中,我们的认识也仅仅限于这些简单的、可怜的、骨瘦如柴的梯子——也许就仅仅局限于手握着的和脚踩的两节——像摸着石头过河一样,我们的手边永远是石头。所不同的是,石头有石头的区别,比如钻石、岩石、沙石、鹅卵石及陨石;所相同的是钻石、岩石、鹅卵石、陨石是都是石头。
   唯物者的道路没有尽头,有一天我们会在追寻中死去。那时,我们松开如钩子般的手,从梯子上落下,坠入巨大的空虚之中(那时,我们是否就算是摆脱了唯物呢)。死者张开手臂,像一只大鸟般想飞,但他已经没飞翔的可能了,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做过梦。他张开的手臂仅仅是想抱住什么。这是他一生的宿愿。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可被他抱住了,因为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唯心者的虚无的世界。
   那时,我也思考过梯子外的世界,伸手想摸一摸它的神秘,可是除了心中一虚,脚下一软,差点坠落梯子之外,我一无所得。
   于是我认定那个世界是我所无法探寻的,除非我愿意为此付出生命。
   谁都不知道在活着时就进入那个世界(梯子以外的世界)的后果,因为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无法交流。于是我们只有放弃对“那个”世界的探寻。
   唯心是多么的空虚、多么的没意义。几年前,当我们的心都向着一个方向时,那表明我们除了拥有一个“指向”外,失去了其他所有的东西。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即使眼前被绚丽的色彩照耀得一片光明,但最终的结局是“最后闭上了双眼”,在吸引着众人的道路上,有人将土铲起,覆在死者的身上,是为给后来者铺平道路,更是为了后来者不至于看见暗黑的恐惧场景,而影响了他们投奔向光明的信心。
   在快速的旅行中轻装是多么的重要,正因为这,我们放弃了一切物质。
   几年后,当意识到光明即空无一物时,于是便彻底放弃了它。在放弃时有一段毛唯心与邓唯物的对话:
   毛唯心:不要离开我,其实我是彻底的唯物者。
   邓唯物:你是假的唯物者,真正的唯物者就应该像我这样(做出一副摸爬状)摸着石头行走,这才是实事求是。
   毛唯心:(做痛苦状)不,不,我是最彻底的唯物者,是我砸毁了庙寺,是我烧毁了书籍,是我整治了那些容易幻想的知识份子,是我占有了无数的女人……是我,是我,还是我……
   邓唯物:是的,(冷笑)你还害了我三次。(继续冷笑)
   毛唯心:我那不是有心的。
   邓唯物:(冷笑)是的,你没有心,你本来就没有心。(继续冷笑)
   毛唯心:(绝望地)我才是真正的彻底的唯物者,我要让你看,让全国人民都看到,我永远也不会消失,不会化为尘土,不会化为空气,不会消失不见……我永远是我……
   邓唯物:(由冷笑转为微笑)你愿意献丑,由你……
   人总是要死的,死了也就没了。所以唯物者在活着时,就要即时享乐。人生苦短,苦的是享乐的时间太短了。邓唯物在毛唯心死后终于获胜,但生命给他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就是唯物者所不能迥避的事实,意识到这之后,唯物者就更珍惜自己的时间了,抓紧时间,不择手段地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现实就是生命的全部。
   深夜的窗外,民工在卸一车车的沙子,这个被物质堆满的城市,白天已经无法运进东西,而只有在夜晚时,才能乘空隙运进这些沙石,来将我们的空间填充得更实更紧。夜晚的宁静被沙石的挤压声充满,钻进每一个缝隙,而不像过去我们所理解的那样飘向远方。所有的道路都被堵死,剩下的只有颤抖般的挣扎。声音更多的落在地下,葡伏在地上,河流般向下,尽可能地贴近地狱,并寻找着孔洞钻进去,如此沉醉,如此迫切。
   沙石的磨擦声使我的梦难以宁静,梦不像是音乐,能够飞到阳光到达不到的地方。坠落在地上的沙石声,将我的梦雨点般击落在地,与肮脏的尘土一起向下流淌,并随时准备着从城市的孔洞间钻入地下。如此自然,如此无畏。
   最悲哀的是我的梦要醒来,这使我不得不置身于现实之中,它像个鹰巢置于一个高高的云崖之上,而那只鹰又折断了可爱的翅膀。这就是活着的死去,我把眼睛睁大,现实面无表情地向我走来,将我织进一幅生活的混乱的画中。
   然后,“我像一个早已死去的人一样活着。”活着的是什么?零部件般的四肢;死去的是什么?指挥四肢的思想。
   第二天早晨醒来。走出门,我的四肢踩过堆沙石的空地,前往加工厂上班。所有的这一切仅仅是为了两个字:“活命。”
   我的命运仅只是小人物的命运。继毛唯心与邓唯物之后,掌管着我们四肢的是华继承与江高举。
   我的生命就像是一个上紧了发条的机械,当发条松下来后,我根本就来不及喊一声:“我想……”。而后,就被遗弃在大道的两旁边。
   我的生活绝对毫无意义。华继承的忠厚像使很多人相信他肚子里不会有东西——甚至连坏水也不会有。但是他还是出人意料地更改并简化了我们的祖先为我们流传下来的文字。这一创举简化了我们原来就很苍白的文化。“感谢他”,一些头脑简单——或不愿意复杂的人说。但总还是有一些愿意复杂的人——他们就是靠复杂而活着的——发现一个个小小的问题、疑问。作为一个以继承为已任的人,为什么会去改变维护传统的文字呢?这里面一定有阴谋,由于它是阴谋,所以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是什么阴谋。聪明如我的人于是就放弃了想知道阴 谋的欲望。
   但人总是会死的,那紧绷的发条总有一天会松下来,直至最后停止。华继承因“历史原因”而暗淡了它的光芒,直至最后消失在“历史的群星闪烁之中”。上升起来的新星,早在它被淹没时就局外人般地看到了华继承的继承事实与改变以维护传统为根本的文字的冲突、悖论。于是,便果断地又将那些被简化的文字又改了回来,恢复成过去的模样。一切于是就像一个模具一般又平静起来。平静中模具平静地复制着相同的产品。
   可以把这种机械的复制视为一种繁荣。
   可以把这种简单的重复视为一种稳定。
   华继承与江高举无创造力的想在“稳定”中稳定住自己的地位。这里的稳定事实上就是围绕住一个中心点,这个中心点在现在的名词叫着江高举。
   就“江高举”这一名词来看、从它的字面来理解,似乎是动词 ,而且动作还很大,但是只要往他的手上一看就知道,那高高飘扬着的是“坚持”二字。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包括跟着行走的长长的队伍),他在观念上的时间是静止不动的,运动着的只是自然而然的、与他们无关的、不受人类控制的自然中的时间 。
   观念的时间虽然是停止了,但是江高举们的步伐,还是随着自然之时的进程而践踏着路边的小草与小花。一幕幕的悲剧,不可避免地来了又去了,最后被抛弃在高举着的旗帜后面。被人遗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