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汪建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汪建辉文集]->[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汪建辉文集
·汪建辉简介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裴志海:风中的火柴——读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我们――集体主义语境下的写作
·你们--与一个群体的纠葛及死亡
·他们――一个民族的诞生
·“唯物”
·小说:存在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正言)(又言)(再言)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一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二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三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四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六卷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囚人猎记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一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二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三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四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五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六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七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八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小说:彼/此
本书共十二余万字,分为三个部分:
彼(过去时)——人性中极端的状态,沌净与邪恶。相当于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偏向于优美、梦幻的描述。是超验的存在。
/(彼与此之间)——相对应的是文化、历史以及历史与文化之间的交叉点:什么样的历史必定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语言是历史的必然对称”。以记叙为主。是串连起历史与现实的一条可靠线索。是经验的存在。
此(现在时)——生存中的具体问题。责任、义务、承担、追求、理想、成功、权力、欲望、贪婪,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变异、异化、混合、交媾,而产生出的现实之怪胎。文体多为经验性叙述、阐释及议论。是经验的此在。
本书对人性及人生,产生出深深的绝望,如果你仍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幻想,慎入。
·彼/此
·彼——一篇找不到历史对称的文本
·/——一场现实中的人与事
·此——寻找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交叉点
·历史与文学创作—再读汪建辉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舞台文学剧本·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第九卷
   [一篇网络文章的遭遇]
   2003年,美国与英国的联军对伊拉克发动了战争。有人说这是一场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有人说这是一场对另一个国家主权的侵略的战争。网上争论的很历害。没有谁可以说服谁,有些原来的朋友也可以因此反目成仇。我猛然间意识到,意识形态对每一个人的影响,它甚至可以成为人对人的一种认同,成了每一个人的价值标签。反战、拥战,每一个人拿来,往身上一贴,就可以去站队去了。
   我想做为一个有立场的个体,我也应该说一点什么,否则对于那些已经拿起标签贴在自己身上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他们就成了孤独的代名词。还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有朋友的温暖。于是我就写了一篇文字贴在网上。
   『关天茶舍』反战:简单(或朴素)的人道主义
   作者:老汪 提交日期:2003-03-26 09:13:00
   题目:反战――简单(或朴素)的人道主义
     我想把那些反战的人士归类为简单(或朴素)的人道主义――就是凡是战争都是残酷的,都是要坚决反对的。对于这种判断事物的方法,我是理解的,也是充满着敬意。
     运用这种方式来判断战争的正义与否,我承认正确率应该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如果面对比较复杂的情况就并不一定适用,比如说我们眼前可以看到的这场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该不该打呢?打与不打的声音相互交织形成现在的一个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但谁也有说服谁,因为每一个人都认定自己掌握着真理。反战者说凡是战争都是不人道的,都是破坏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都会伤及到无辜的平民。这些说法都是正确的,不容质疑的。只是我们眼前所看见的这场战争,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战争,它是对一个独裁的政府的战争,从这一点上我是支持这次战争的,因为我知道独裁也是残酷的,也是需要成本的。一个独裁的政府之所以独裁就必定会运用一些非常的手段,比如说集体性地惩罚反对他的人群或族群。包括暗杀、监禁、殴打,等种种非人道的手段,当然这些我们一般都是看不到听不到的,这也是独裁的特质,因为它是黑暗的、浑沌的、没有透明度的。那种非人道的残酷性,也许比任何一场常规性的战争都要来的残酷、无情、持久。
     所以在这里我要提出一个词:独裁成本。
     这个成本同样是要死人,同样是有人民的利益被独裁者吞食。有了这个概念后,现在我们就可以来对比一下我们目前面临的这场战争了,比如说美军误伤了多少平民——还是说打死了多少平民吧,否则有人又要说美军是故意的、是杀人犯。我不是美军,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我只知道他们到目前为止打死了不足十个平民,而萨达姆为了维护他的统治又要杀多少人呢?我无法统计,但以我的对一个制度的了解,我想远远不止几个,也许几百、也许几千、也许会上万。我找不出证据,但我想举一个例子,1998年世界杯外围赛伊拉克队输了,萨达姆的儿子,把那些队员叫到一起来踢一个用水泥灌制的足球,把整场比赛踢完。可见之残暴一斑。对国家队的受万众瞩目的足球队员尚且如此,何况一般人?还有萨达姆对本国人民的镇压——使用生化武器整个村子整个村子地灭绝那里的平民。再来对比一下这两者:有谁见到过这样的领导者,号召全民皆兵,要求人民用自杀式的袭击,来保卫他的政权,一个公民虽有爱国的义务,但有没有不为国家牺牲生命的自由?有谁见过这样的战争,攻占了之后不是抢夺,而是紧跟着送来了人道物资?
     所以说,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者,对这,又怎么说?也许有人会说,那是他们的内政。有自杀和他杀之分,我也无话可说。
     同样是死人,一种看得下去;另一种却又见不得,且良心会隐隐作痛。我对这种人是不会有敬意的。
     另外,有人一定会问:世界上有那么多独裁的国家,为什么美国只去打伊拉克呢?还不是为了石油(这个问题明显地带有阴谋思维的方式)。这个问题应该去问布什。我也希望美国能够去消灭世界上所有的独裁国家,以最小的代价换来更多的民主――我把这称之为整体的人道主义。说到这里自然又面临了一个问题――有人就是愿意成为自己人的奴隶,而不愿成为别人带来的哪怕是真正的国家的主人。对于这种连基本的个人利益的得与失都不会判断的人,我只有远远地躲开。
     最后我想说说我个人对战争的认识:我不会为任何组织、民族或国家去打仗――除非有人拿枪逼着我。我认为对人类社会来说,个体的破坏力是最小的,所以我只能做我个人自己的事情。我知道我个人的这个观点跟上面所说的整体的人道主义是矛盾的,就让我做一个矛盾的人吧。
     还有,写这篇文字并不是想说服谁,我认为文明的文化趋向是找朋友式的,而不是去教化。如果我们的观点相似就可以站在一起,站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去征服别人,而只是为了自己好玩。这就是――人通过别人而成为人。如果不一致,我也并不想你一定要站过来,说实话我并不在乎任何一个人的立场,也不想改变任何一个人的立场。我说出我的观点,只是想让人们知道我的态度,仅此而以。这又跟上面所说的支持一方去改变另一方的制度相矛盾,唉,就让我做一个矛盾的人吧!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并不是有什么定义或公式可以简单地解决的。
    (这个贴子贴出来之后,受到了许多人的指责,认为作为一个清醒的人去支持一场战争,是不明智也是不道德的。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观点。)
   作者:十送红军 回复日期:2003-03-26 10:39:41
     我知道战争是野蛮的,但目前这场战争的的确确是我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文明的战争。
     我也自命为一个人道主义者,但我不敢肯定,当我的同胞兄弟姐妹在前方浴血奋战时,我还能不能保持那样的理性和良知,希望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尽量地不去伤及敌国的人民。
     我知道美国的世俗政府与美国的自由理想不是一回事,但我不怀疑这个世俗政府会将自己信奉的理想带给敌国的人民。因此之故,我可以容忍这场不合法的战争---基于我对某种制度的切身感受和对某种信念的理解。
     至于伊拉克人民是否愿意接受这种强加的自由是另一回事。
     至于世俗的美国政府以自由的名义开战是否虚伪也是另一回事。
   作者:卢小雅 回复日期:2003-03-26 10:57:57
     1、萨达姆是否真正独裁?如果不是,就拥护它。如果是,就反对它。
     2、反对萨达姆是否要去攻打它,因为攻打它必定有无辜平民死亡。这个代价是否值得。如果值得,就打。不值,就不打。
     3、攻打的时候是否需要顾及平民,如果需要,就小心点,如果不需要,就随便点。
     
     我认为布什和萨达姆都不是什么好鸟,但是萨达姆这只鸟我更讨厌些,而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中国政府绝不该去想一石二鸟。
   作者:小耗扛枪 回复日期:2003-03-26 11:03:14
     卢小雅:
     1、萨达姆是否真正独裁?如果不是,就拥护它。如果是,就反对它。
     1、您的父亲是否真正粗暴?如果不是,就爱戴他。如果是,就该借助外力来干掉他!(而不是通过正常的合法的途径。)
     侵略是不需要理由的。
   作者:小生帕帕 回复日期:2003-03-26 11:07:52
     有人就是愿意成为自己人的奴隶,而不愿成为别人的哪怕是真正的国家的主人。对于这种连基本的个人利益的得与失都不会判断的人,我只有远远地躲开。
     
     我不怀疑你对自己的个人利益的判断能力,甚至认为你很精明:)
   作者:猪猪小小 回复日期:2003-03-26 11:15:46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并不是有什么定义或公式可以简单地解决的。
     
     如果这就是楼主文章所贯穿的核心,那么循着这条思路问一下:有什么理由相信民主就一定是这世界的最优解和唯一解?
     楼主试图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并不是有什么定义或公式可以简单地解决的。”,但是在运用这观点的同时楼主却是站在民主对于独裁拥有压倒性优势这一立场而忘记了这世界不存在唯一解。
   作者:蓝色的节日 回复日期:2003-03-26 11:27:54
     战争的残酷仅是对伊而言的吗?战争无论正义与否都是不人道的,你问伊的百姓有没有不牺牲的自由,那美的士兵呢他们没有死亡的恐惧了,战争该不该打,不想讨论,我无所谓,但我鄙视战争。
   作者:还是胡扯 回复日期:2003-03-26 11:31:47
     以暴制暴,前提是要先审判。就人类而言,只能是大多数人的意见就是审判结果,哪怕真理在少数人手里。因为:所谓道德就是要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法律更是如此。
     因此:这场战争是不道德的,也是违背国际法的。因为:它违背了世界上大多数人的利益。
   作者:余以为 回复日期:2003-03-26 11:34:14
     是否真的人道主义者,用14年前的政变检验一下就知道了.
   作者:探马赤 回复日期:2003-03-26 11:45:45
     如果十四年前,你在天安门呆着,我不说你。
     十四年前,当政的是胡耀邦,赵紫阳,乔石,背后站的邓小平。跟学生对话,前后拖了两个月的时间,举世瞩目的中苏会晤,居然让出广场给学生示威。堂堂的中国总理被学生指鼻子骂?最后谁死了,谁跑了?
     中国能不能乱?要乱到什么时候?
   作者:余以为 回复日期:2003-03-26 12:55:11
     探马赤:
     “有多少人知道那群领袖煽动普通学生用肉体去抵抗政府的军队?”
     抵抗的反面是侵略。
     军队侵略学生还是“那群领袖”?
     即使“那群领袖”是嫌疑犯,用得着出动军队去逮捕?
     动用军队解决国内政治问题,就是军人干政,就是政变。
   作者:衣夜行 回复日期:2003-03-26 13:13:43
     是不是想说: 两种成本, 美国采取的这种更加少死一些伊拉克人民? 或者成本更低. 这是从善良人的立意出发的,美国政府出兵考虑的绝对不是伊拉克人是否这样成本更低, 而是是不是符合美国的政府利益.
   另外 ,既然提出了成本这个概念,民族感情,长久的经济利益,日趋发展的国际经济政治形式,这一切注定了成本的不可核算,所以从成本学来考虑尚需要更复杂的推算.
   “另外,有人一定会问:世界上有那么多独裁的国家,为什么美国只去打伊拉克呢?”
   这种推论就是说,如果大街上挨打了, 流氓可以质问,大街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就打了你呢? 这纯属流氓逻辑。
   “最后我想说说我个人对战争的认识:我不会为任何组织、民族或国家去打仗”, 我对此表示极度的愤慨, 如果都象你这么象,即使是一个越南, 也可以平定中国了.这种自私的人格,我无言可对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