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汪建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汪建辉文集]->[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汪建辉文集
·汪建辉简介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裴志海:风中的火柴——读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我们――集体主义语境下的写作
·你们--与一个群体的纠葛及死亡
·他们――一个民族的诞生
·“唯物”
·小说:存在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正言)(又言)(再言)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一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二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三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四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六卷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囚人猎记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一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二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三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四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五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六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七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八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小说:彼/此
本书共十二余万字,分为三个部分:
彼(过去时)——人性中极端的状态,沌净与邪恶。相当于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偏向于优美、梦幻的描述。是超验的存在。
/(彼与此之间)——相对应的是文化、历史以及历史与文化之间的交叉点:什么样的历史必定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语言是历史的必然对称”。以记叙为主。是串连起历史与现实的一条可靠线索。是经验的存在。
此(现在时)——生存中的具体问题。责任、义务、承担、追求、理想、成功、权力、欲望、贪婪,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变异、异化、混合、交媾,而产生出的现实之怪胎。文体多为经验性叙述、阐释及议论。是经验的此在。
本书对人性及人生,产生出深深的绝望,如果你仍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幻想,慎入。
·彼/此
·彼——一篇找不到历史对称的文本
·/——一场现实中的人与事
·此——寻找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交叉点
·历史与文学创作—再读汪建辉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舞台文学剧本·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第一步:望
   (人)的第一种观察:
   人:这个形状初看起来像是一个等腰三角形。如果开动一下想象力将它放在一个平面上,比如说一张桌子上――或干脆说开了去――将它放在大地上,它基本上应该是一个稳定、平衡的象征。
   或者也可以将其上升为平等――“人”生而平等(?)。
   只是,这很经不起推敲/细看,因为只要仔细地看下去,就会发现,这个形状结构上的平等是一种假象。左边的一“撇”高出右边,悄悄地压在了右边的一“捺”上。
   从力学的角度上看,右边的一“捺”只是左边的一“撇”的支撑点。左边的那一“撇”高高在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当然,它也一定会碰到狂风暴雨)。
   左与右的区别是否就此产生?冥冥之中这是否是一种宿命的暗示?
   “人”,这一结构是一个最简单的支架结构。从物理学的角度上分析,构成三角形至少需要有三条边。三角,构成一种稳定。于是“人”要想让自己站立起来,就必须依附在大地上。
   “人”,的下面形成的空间,造成了一种遮蔽(或蔽护),被蔽护着的自然希望一种牢固和安全的指标。因为那一“撇”和一“捺”,无论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终有一天会倒塌。
   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人”的下面立上“1”根棍子,支撑着“人”。
   于是,我们看见了――
   个:看起来这像一个原始的简单的帐篷,在风雨中,为能够进入“人”下面的――无论是什么――遮风挡雨。
   时间在风雨中坚强地走着,风雨也在时间中顽强地浸蚀着。新的变为旧的、坚硬的变为松软的,牢固的变为脆弱的……
   一天一天在过去,在所有过去的都成为了历史的时候……
   “人”终于被穿破了,那个支撑在“人”下面的“1”(竖),最终穿透了“人”。
   于是,我们看见了――
   小:破旧的帐篷,孤独地站立在大地上。“人”下面蔽护着的一切在我的想象下逃之夭夭。天地之中顿然间空了。
   天黄黄,地荒荒。谁家的孩子在旷野中哭泣?
   风吹进来了,雨打进来了。谁家的孩子在风雨中哭泣?
   ……
   在这种哭泣中,有谁能够安心。上帝/老天爷/真主。做一些什么吧!
   为了改变这一结果,能够暂时地遮风挡雨,最简单可行的方法就是,在“小”上面加上“一”(横)。
   于是,我们看见了――
   不:现在暂时解决了问题,“不”下面的“人”,及“人”下面的一切,都可以获得暂时的安稳。为什么是暂时的呢?因为我发现从建筑的角度上来说,压在“人”及下面的1“(竖)”的上面的“一”(横),是一沉重的负担。
   历史的实质在时间中以破败的形式保存着。
   一切都会被时间穿透……
   被人为地移上高处的,最终都会垂落下去――这成为自然史上独特的审美奇观,瀑布从高处掉落、岩石从山上滚下、雨点从天空上滴下来……爬得高跌得惨……
   一切高处的都将被穿透。
   在时间中、在历史中,“不”最上面的“一”(横)被穿透了。
   之后,我看见了――
   木:这是一个垮塌的征象。被“人”遮蔽的一切都将承担那个向下压着的“一”(横)的重量……
   之后,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我还没有看到。
   (人)的第二种观察:
   “人”是一个箭头。
   它需要有一只柄才能够射出去,就这样产生了――“个”。
   箭射出去后,在空间中会留下瞬间的痕迹――“小”。
   箭刚射中目标时的定格――“不”。
   最后这只箭穿透了目标――“木”。
   (人)的第三种观察:
   
   “一”突然间听到了一声枪响。乒。在人的意思里,一颗子弹划破了空间,呼啸而来,在弹性限度内,“一”变为――“人”。子弹及形成的弹道抵着它,形成了――“个”。并将洞穿它――“小”。几乎在这同时,本能地,它会将手捂着身体不让子弹洞穿――“不”。只是一切都来不及了,那颗子弹终于穿透了那只拄拦的手及一切――“木”。
   第二步:闻
   “人”
   我是谁?叫什么?他说:
   人(ren)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注释:能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的高级动物。
   造句:一“人”站在一个山巅上,他想在山巅上再制造一个山峰。
   解释:这就是人,他们总不满足,向上爬就是他们的目的,但是谁也没有看到他们到达过的目的。
   词组:诗人
   解释:诗――一种懒人的文化运动项目。也是哮喘病患者的发出的嚎叫。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诗人――某一类的一种别,简称“类别”。总结起来就是,诗人是人的一种类别。即是一种少数,并不代表多数。用三个代表的观念来解释,就是诗人除了表达他自己之外,什么也代表不了。通常诗人是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的,更不用说他们完整地想清楚一个问题。自从过了那个需要用朗颂传播文字的时代,诗歌就已经完成了使命,而应该在文学的舞台上谢幕了。那些还在写着它的人,说得好听一点叫忠诚,说得难听些就是不识时务。
   事件:有一次与一个朋友通电话,我问:最近在干啥?他说:写了几首诗。我问:恋上了?他答:是。我说:吓了我一跳,还以会你把诗当成事业在搞了。他答:那里,心中有感,发泻而已,就像是心理治疗,写诗了心中就不忐忑了。我说:还以为诗在搞你,知道你在搞诗,我就放下心了。
   类比:独裁者
   独裁者也是人。人有的一切他都会有。不同的是他会有的更多,多到常人无法承受。独裁者不是人的地方是――人没有的他也有,比如绝对的权力、绝对的利益、绝对的自私自利。
   “个”
   我是谁?叫什么?他说:
   个(ge)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注释:量词。用于没有专用量词的名词。
   造句:一“个”人站在山巅上,他想在山巅上再造更高的山峰。
   解释:数字里最小的一组数字。最小与更高可以结合在一起,这说明了一个道理――不均衡、非平等。
   词组:个人
   解释:人的最少数。个人是人中最小的数。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具体详见下面的故事――
   事件:多你一个不多、离开你地球照样转。承不承认这是事实?只有承认。承认了之后呢?是不是可以忽视个人?对于这样的逻辑,除了不予理睬外,我想不出别的反击办法。好不容易我想出了一句――小河淌水大河满,但是转而我自己又反驳到――如果没有大河,小河还不就是泛滥无序之水。于是我就什么也不说了,真理越辩越明吗?不,只能是越辩越糊涂,还是不辩罢了。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罢。
   类比:亻
   亻是半个字,也可以说是半个人,在亻的边是放一个立,就是位,坐位/位置――由此站着的人就可以坐下了;放一个门,就是们,我们/你们/他们――由此门由物资变成了人,而且还不只是一个,至少是两个以上的人;在亻的边是放一个直,就是值,值钱/值得――总之是好事,每一个人都想碰到的好事。由此可见,亻是吉祥的另一半,每一个人都想要的另一半。
   “小”
   我是谁?叫什么?他说:
   小(xiao)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注释:在体积、面积、数量、力量、强度等方面不及一般的或小及比较的对象。
   造句:一个人站在一个山巅上,他想在一个山巅上再制造一个更“小”但更高的山峰。
   解释:自然界里不被重视的物体或观念。
   词组:小人
   解释:小人――人里面最被人看不起的人。
   事件:为什么领导的周围多小人?并不是领导都是傻瓜?而是领导身边有小人,可以减少自己很多麻烦,比如领导就不用自己费心去打听手下对自己的意见,而可以轻松地听小人在耳边一一道来。这个纷扰的世界,谁不想轻松地生活?领导也是人啊。为此我理解我的领导。领导也是人,他需要有更多的时间来干自己本质工作之外的坏事,比如,吃/喝/嫖/赌/贪污/包二奶。用这样的心态,看活跃在领导周围的那些小人,心里就释然多了。利人利已,大家相信我吧。小人是生态中的一环,如果没有小人生物链中就断了一环,为了生态平衡,请保护小人,他们必竟是人中的――小者/弱者。
   类比:以小见大
   小即是大。这种世界观(或观世界)可以简化人的许多种思维方式。比如一粒沙即一世界。从此,端详着地球仪的人,可以改为捧着一粒沙子了。如此轻松的变通何乐不为?由此的后果――世界由大变小/人由大变小。切入世界的态度由重变轻。卡尔维诺这样解释轻:“我的工作常常是为了减轻分量,有时尽力减轻人物的分量,有时尽力减轻天体的分量,有时尽量减轻城市的分量,首先是尽力减轻小说结构与语言的分量。”
   “不”
   我是谁?叫什么?他说:
   不(bu)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注释:副词。用在动词、形容词和其它副词前面表示否定。
   造句:一个人“不”站在山巅上,就无法在一个山巅上再制造一个更高的山峰。
   解释:不代表着一种拒绝,不多也不少,刚好。所以选择“不”。或者太多,也选择“不”。总之说“不”,至少意味着自己“不缺”什么。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满足。
   词组:不是人
   解释:不承认一个人是人。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他既然是人又如何不是人呢?这个悖论就是为了让你提问。你的一次提问就给了我一次发言的机会:人有人的标准――人权/人性/人格――如果这些一个人都没有(或不具备),那么别人就可以说这个人不是人,因为这个人除了具备有人的外型,其它的人所应该有的特性都没有。有人说别人:“你不是人”。这说明他认为他说的那个人没有人性;有人说自己:“这日子不是人过的”。这说明他的生活的标准低于他所认可的生存的基本权利。
   事件:不嘛!说这句话的通常是女人,而且是在一个特殊的温湿的环境之中。但通常的结果还是――要了。对于这样的事件(及后果),有一个专用的形容词:半推半就。
   类比:反对
   “我反对/我反对/我反对……”。有那么一群人,自称为永远的反对派。比如他生在社会主义那么他一定是反社会主义的;如果他是生在资本主义社会,自然他一定是反资本主义社会的。这种非理性的反对派在这个世界上就像是一个个冤孽的幽魂。
   “有一个幽灵在地球上徘徊”,地球上这个最大的冤孽的名字就叫――马克思。
   “木”
   我是谁?叫什么?他说:
   木(mu)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注释:1、树木:伐木、果木,等。2、质朴:木讷,等。
   造句:一根“木”头站在山巅上,它无法在一个山巅上再制造一个更高的山峰,它只能是山的一部份。
   解释:木头与人绝对地不平等,它在人的眼里只是一种材料。木料。在人的眼里木头是房梁/柱子/箱子/椅子/桌子。等等。等等。
   词组:木讷
   解释:木讷――木接纳(讷)了人。指人像木头一样死板。比如对一个缺乏灵活性的人,可以这样指责他:你呀,你呀,真是一个木头人。
   类比:木头人
   木头人――这个词把木头拉回到了人的范畴。木头人是人中的木头,是人类中的悲剧。木头人是木头中的大救星,他使木头与人联系在了一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