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汪建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汪建辉文集]->[囚人猎记]
汪建辉文集
·汪建辉简介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裴志海:风中的火柴——读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我们――集体主义语境下的写作
·你们--与一个群体的纠葛及死亡
·他们――一个民族的诞生
·“唯物”
·小说:存在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正言)(又言)(再言)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一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二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三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四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六卷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囚人猎记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一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二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三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四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五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六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七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八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小说:彼/此
本书共十二余万字,分为三个部分:
彼(过去时)——人性中极端的状态,沌净与邪恶。相当于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偏向于优美、梦幻的描述。是超验的存在。
/(彼与此之间)——相对应的是文化、历史以及历史与文化之间的交叉点:什么样的历史必定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语言是历史的必然对称”。以记叙为主。是串连起历史与现实的一条可靠线索。是经验的存在。
此(现在时)——生存中的具体问题。责任、义务、承担、追求、理想、成功、权力、欲望、贪婪,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变异、异化、混合、交媾,而产生出的现实之怪胎。文体多为经验性叙述、阐释及议论。是经验的此在。
本书对人性及人生,产生出深深的绝望,如果你仍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幻想,慎入。
·彼/此
·彼——一篇找不到历史对称的文本
·/——一场现实中的人与事
·此——寻找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交叉点
·历史与文学创作—再读汪建辉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舞台文学剧本·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囚人猎记

1)
   我成了一个政治犯人,因为我触犯了你们,所以你们将我囚禁在这里。对,我是囚者,告诉你们我准备逃跑,到很远、很远的沙漠,那里有一个牧羊女,唱着歌儿踏着黄沙赶着羊群 从我的身边走过,我上前告诉她我是囚犯、我告诉她我对她一见倾心、我告诉她我要随她而去。喝!我是一个情种,你们可以看出来了――一个十分懂得爱的人。一个不正常的狂人,难怪她也看出来了,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向前而去。她严重地触犯了我的自尊心,我捏紧拳头向她的左胸击去(据说那里靠着心脏一击便死),正如我意愿的那样她死了,倒在沙漠上,像一枝凋零的罂粟,白发、白脸、白沙、白天,她躺下了,我不敢计算她死去的时间,不敢抚闭她微张的双眼。我转身逃去,我的背后天光渐渐暗淡――后来,便成了一幕黑纱。像挽联。
   那张雪白的脸紧跟随着我。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我,告诉你们(不过你们可以猜得到)我被捕了。不过,是我去自首的,我要求法官宽大处理,可是法官却掏出了一把枪对着我说:你杀了人,杀人偿命。于是我就成了阶下囚、死囚。死了人,还要再死人。你们要用正义的“方法”将我杀死。对着石壁我重新在酝酿一个计划,不过我不告诉你,因为我知道我告诉了你,你一定会告诉他,而他又会告诉他、他、他……我不说,我不能说。我也有密秘了――一个赤裸的人,我得意地想:你们一定很慌张,一定在猜测我在准备干什么,你们头昏脑胀。喝喝,让你们去想吧,想得头发发白、脱落;想得头痛;想得如一团乱麻。嘿,没想到我也能使你们烦恼,我悄悄地喊;你们去烦恼吧!你们跟着我的思维来吧!你们生怕跟不上是吗? 好,我慢一点,再慢一点,你们跟上来了吗?好!
   2)
   一只牛撞上了南墙,它还在撞,它不回头。我站在一边双手叉腰冷静地看着,墙角下流着一滩血。看,这时有一个人从旁边窜出将牛角紧紧抓住,他将它制服了,它跟他去了。你们一定不相信他能够制服它,看,它有多么茁壮的体魄,而他却显得多么的弱小。还是让我来揭露这个秘密,因为我一直是一个旁观者。它撞痛了,它想回头,而我又始终在一边观看,它抹不下面子,于是它开始用生命作赌注,这时他冲出来了,他要制止它,于是它就马上同意了,这是一出戏,自然、偶和、机智相依,他救了它,它使他显得强壮有力。这时你们一定要问:可你为什么不去救它呢?你想看着它死去吗?对,我想看清事情的所有过程,我想把看见的告诉你们,我所做的就是我的事情,比方说,刚才我不是告诉了你们一个事实的真象吗?你们不是知道了事情的本质吗?你们一定会问:如果他没有碰见它,那么它不就是白白的送了命吗?对,可那又与你们何干呢?我则又是一个间接的杀手,一个残忍无情的人。而你们知 道在它死后你们又一定会有一顿丰盛的晚餐——烤牛肉。你们是受益者,而我永远是一个无情的人,一个牺牲品。
   是的,现在我将两只手举起来,代表一种弱小而又虔敬的物质,你们望着我,心里油然升起一种强壮的感觉;你们是强者,你们要拯救一颗弱小的灵魂。你们向我走来站在我的面前仔细地审视着我,然后将手放在我的背脊上轻轻地抚摸,我感觉有一阵暖流在我的躯体间窜动 ,你是我的恩人,可我又是谁的恩人?我也要去帮助人,可又有谁比我弱小呢?对我要战胜你,首先要战胜你。我在你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你的血淌了满地,象那只牛一样,你疯狂地后悔起来,并忿怒地向一块石头撞去,你不想活了,你要死,可我不能让你去死,我象他一样从斜刺地窜出紧紧地抱住了你的腰。我救了你,我看见你感激地望着我。你问我是那里人,叫什么,姓什么?噢不,我不能告诉你,否则一定会露马脚,还是让你们慢慢地去想, 慢慢地去找吧,到时我的形象与身份已经改变,到时你们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叫一声:恩人。你们从没有遇见象我这样的好人,是吗?是的,那是因为我的现象就是现象,而本质永远在本质之中,你们看不见,你们在你们的信仰之中永远走不出来,而我永远是一个外人,离自己很远,甚至还要处心积虑地观察自己。我看见我是一堆纵横的骨胳而组成,看我从中抽出一根骨头,放在手中用它打击一根木桩,将自己的脚钉在地面,我成了一个囚者,我成了自 己的囚者。你们知道――一定知道的,你们从我的身边走过,嘲弄地望着我,你们要发泄你们的怒气,别的什么也不想,你们浪费了自己,因为你们不会囚禁自己;你们在空气中被同化或异化了之后,我对你们说:你们在自我消失了以后,都成了一个影子,你们空虚吗?你们在充实了信仰之后更感到了安慰,而这些却都是虚无。我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实在的。
   3)
   我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我坐在放风场的中央,让思想从头顶的钢筋网中逃逸,(请记住我的“另一个”正在坐着,他没有知觉却又是实质的我)我沿着街道的右方向前行走,四周很静,没有一个人,人呢?都到哪儿去了呢?我感觉到不安与恐惧不时向我袭来,我开始加快了步子——突然我撞到了一个人,我问:别的人呢?他向前一指惶惶而去。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行走,我看见了一大群人正围着一个人听些什么;那个人正高声讲着。他竟引诱了那么多人,他是谁,他要干什么?啊!多么危险啊,多么可怕。这些人都将可能被他迷惑,他要害人哪 ,如此众多的人,我要抓住他,我要制止他。我整了整衣襟,果断地向前而去,挤进人群,我抓住了他的右臂,我大声喝道:你让这么多人围着你,你引导了这么多人,你相信自已吗?来你跟我去。他怔怔地望着他自已,像望着一个苹果一样,他要吃掉他自己。我惊恐起来,他要吃掉我,吃掉我的肉,喝干我的血,砸碎我的骨头。我开始后悔起来不该挤入人群,我被他同化了,成了他,我拨脚便向回咆。喝,我说,我跑回来了,我看见我还坐在铁网下 ,我赶紧回到了自己。现在我放心了,我不跑了,再也不跑了,我安安静静地回想一些往事 ,其它的我什么也不想,那么我的未来呢?我不去想,未来的就来了,它来的及其自然,我坐在那里然后站起来走,走,走,什么就都来了,什么也就都去了。
   4)
   你们怎么啦,原来你们也怕我。我吃惊起来,看着自己,我的头开始大起来,我飘飘然了;你们要我说,把一切都告诉你们,那时你们对我了如指掌,你们就不怕我了。我说给你们听,我不需要你们怕,不需要任何人怕。我看见西下的太阳照进屋子,我拉亮了灯,太阳还是照进来,后来我分不清外面的阳光和屋里的灯光,再后来灯光射出了屋外。你们很清楚天黑了,我看见我是一个亮着灯的屋子,而你们呢!在外面的黑夜里,我看不到你们在哪里,可 我不怕,我知道真正的罪恶不是在黑夜中进行,而是在白天里展开,黑夜只是酝酿。嗯,我要休息了,我要养好精神来对付你们。我要从白天进入黑夜进入你们。
   可是,我输了。正如你们希望的一样很惨,我的额头在流血,我的心在流血,血流在屋里,一片红色,红的心颤。我成了色盲,我看见的是一片红色:红色的恐怖。
   5)
   我不准备作任何复仇,我已疲倦了。我不能动,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一只手来抚摸着我的伤口,这只温暖的手在抚过之后停在我的额头上期待着什么。这时,我懒懒地对他说:我不要。他伤心地去了,我知道。而我更伤心,他则不知道。我注视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片茫然。
   我做错了吗?我问。我问谁呢?没有,这里没有人,这里没有灵魂,有人这样说,我也这样断定。我环顾着四周,发现我很孤独,像一只竹竿,象一块地砖,我坐在地板上。很凉,我就这样坐着;或者天黑,或者天亮。我很舒服是吗?是的,可我不要,我正准备离去,你们当然知道象一股烟一样离去,你们手中拿着扇子吗?如有那请你们放下,我要像气一样悄悄而 去,你们不要摇动扇子。我太松软了、太软弱了,我知道我如睡眠一样的走了,走的象你们说的那样毫无价值,毫无意义。是吗?
   那么,这里我要问你们价值是什么?就是买卖、或衡量么,是你给别人的准则么?不,它是自己的,完全的自己,什么时候你们可以代表它呢?你们都低头不语,你们是在凝思还是在逃避呢?我不知道。你们是你们,就是你们,而我只是我。我从我中来,我只能到你们的身边注视你们,我不能进入你们,不能强制你们?而你们却在进入我的躯体,进入我的视野,可你们不能进入我的灵魂,这是属于我的,这一点你们非常清楚。但你们又不相信,你们要进行攻克,你们的坚顽与专政注定了这一点。那么,我说:你们来吧!试试看。噢,你们早就来了,你们的敲砖石放在我的门口很久了,我不知道我的门板是否坚硬,我伸手抚摸,它凉冷、平滑,这是一个好兆头,很好的兆头,我高兴起来了。我不禁要笑,可我不敢,因为你站在门边,握紧了石头,我冷静下来。好!你们来吧,我等着,虽然我的心在发颤、脚在发抖,可我要试一试我的硬度,就象你们那样。好,来吧,我低下头象一只疯死的牛,卧着,这是最好地姿势。
   好!你敲了第一下,很响,屋内翁翁着响。再来一下;再来一下。我的心反而安稳了。
   6)
   什么?你们要给我自由。那么,自由是你们的么?你们本身是自由的吗?是?自由是挂在嘴边的吗?是有界线的吗?是一个实体吗?永恒不变?不要发展?你们没有想过,你们想的、做的就是剥夺别人的自由,你们要别人心服口服地失去自由,而后你们再给他们一点点,让别人感激吗?不,你们想错了,你们利用别人,别人反而利用了你,假如你一心空明,假如你无欲无忧,你就是一潭透明的清泉,柔而又柔,却刚而又刚。你们不知道别人永远攻不破的是明朗,你们太隐诲了,你们的理想与未来都在人们中间。人们需要你吗,需要你的改造吗?你们说要,那好吧,你们拿出来吧!给我,让我给他们行吗?不行你们不信任我,那么,你们又怎么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呢?你们是好人,你们受了教育,你们坚定思想也要别人坚定吗?你们 要别人这样是吗?好,我这样了,你们怎样?你们给我自由。我自由了,我呼吸新清空气,我的自由是以自由换来的。我自由后还需要坚定跟随你们,一定要的,因为不那样我就又将失去自由,我的自由是不自由的本质。你们知道吗?你们也是那样。你们不相信?好,你们走吧,看着我的影子,你们跟上来了,你们又要抓起我了,是吗?
   你们又要给我自由,一定要给?好!给我(我将它捧在手中)。可我没有任何东西交换,因为它本身就是我的。(我使用了计谋是吗?是的我知道对付卑鄙者更卑鄙的手段)。你们现在看出来了你们的失误,你们不应该把一点的希望也给予了我,我是一个得寸进尺毫无道义的人, 现在你们后悔了。你们重新制定了一个计划,计划着怎样把我重新控制起来,可是你们忘了 ,泼出去的水收得回来吗?行,那么你们来吧!一天夜里我坐在放风场上抑头数着天上的星星363、364、365,好,刚好一年,每一天都是在这一点一点之间过去的吗?每一天都是一样吗?是的,但是只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意义。我去感触了吗?没有,我无法,我让我的思想溜出去,又收回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游戏,366、367 、368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