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汪建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汪建辉文集]->[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汪建辉文集
·汪建辉简介
·练习现代汉语(第一课:人)
·裴志海:风中的火柴——读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我们――集体主义语境下的写作
·你们--与一个群体的纠葛及死亡
·他们――一个民族的诞生
·“唯物”
·小说:存在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正言)(又言)(再言)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一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二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三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四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六卷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囚人猎记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一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二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三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四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五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六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七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八卷
·长篇纪念文章《十四年》――那些我认识的人:第九卷
小说:彼/此
本书共十二余万字,分为三个部分:
彼(过去时)——人性中极端的状态,沌净与邪恶。相当于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偏向于优美、梦幻的描述。是超验的存在。
/(彼与此之间)——相对应的是文化、历史以及历史与文化之间的交叉点:什么样的历史必定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语言是历史的必然对称”。以记叙为主。是串连起历史与现实的一条可靠线索。是经验的存在。
此(现在时)——生存中的具体问题。责任、义务、承担、追求、理想、成功、权力、欲望、贪婪,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变异、异化、混合、交媾,而产生出的现实之怪胎。文体多为经验性叙述、阐释及议论。是经验的此在。
本书对人性及人生,产生出深深的绝望,如果你仍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幻想,慎入。
·彼/此
·彼——一篇找不到历史对称的文本
·/——一场现实中的人与事
·此——寻找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交叉点
·历史与文学创作—再读汪建辉长篇小说《中国地图》
·等待另一只鞋子·一直向北走(舞台文学剧本·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哲理诗:人间的思路:第五卷

要追求她就必须忘记她是美好的,因为追求就是深入到存在的心中,深入到最偶然最荒唐之中。
   ——萨特《想像的心理学》
   时间像一列永远开不尽的列车从我的身边驶过。我选择了一节车厢上去——1979年6月4日——我坐在车上一直向前去。

   我不知道这辆车会开向哪里,只知道它在空间中运动,它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时间与空间的相交点。
   就像坐标中的任意一点都有其的横坐标与纵坐标一样。
   我坐在车上向窗外望去,大片的田畴在原野中移动,变幻着各种图案,在这些图案中麦苗青了,麦穗黄了,花儿开了,花儿谢了。
   在列车的前进中,自然在宇宙苍穹之间做着永恒的轮回——
   这是一条时间的长廊,尽头一直通向
   死亡的圣地。这条长廊每到夜间便很
   荒凉,不见人迹。这天晚上——和以
   前任何一天一样——时间在悄悄地行
   走,没有发出一点响动。事情就从这
   里开始,城市的灯光忽然全部亮了起
   来,我从车窗看出去,我看见了高速
   发展的电子工业,看见了在城市的阴
   暗处耸立着一枚枚危险的导弹。我拔
   脚就逃。因为我知道危险,我怕死。
   列车越开越快,远离了城市,一头扎
   入黑暗之中。灯光突然熄灭了,猛然
   间我相信,我向往的是光明,那种闪
   亮的东西。只是我惧怕光明中的阴影
   这是一条城市的长廊,尽头一直通向郊外,及郊外不能再远的远处。我相信有人在跟着我,因为我们走在街道上,街道上充满了来来去去的人。总会有人在跟着人。我一直向长廊的尽头走去,在郊外我看见跟着我的人少了,每一个相互遇到的人总要相互望一眼,想,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他不怕孤独么?在郊外的不能再远的地方,我发现跟踪我的人没有了,只有我一个人,我知道现在我什么都能做,因为我是自由的。但我不知道我应该干些什么。我发觉我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于是我想:后面有人在跟踪我,身后肯定有人在跟踪,我转身看了一看,一个高高的女人,很瘦,瘦得像一个痨病鬼,她笑笑地看我,嘴巴大得像是横切过脸上的刀痕。我认出来了,那是阴间的逃犯,她赤着双脚,她还在笑,伤口般的嘴不断地裂开,我怕极了,赶紧将她从想像中驱走。
   我曾经听见过她尖利的笑声。
   回想起来心中就是这样一种关于恐惧的回忆。
   如果可以进一步说,那个女人如果用手触及我,即便是轻轻地一触,我就会陷入比死还要悲惨的境地,我就会陷入痴呆。
   我来到路边的一棵树下,将头依偎在树的怀抱中,树开始对我说一个沉默的故事,我在用心倾听,它说沉默即包含了最多最丰富的语言。
   沉默不是无语,而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即是沉默的真正表达、含义。
   树叶在风中相互低语,沙沙地响着,谁也不知道它们在说些什么。
   车窗外整齐的稻田由棱形变为方形,然后又由方形变为棱形。我知道这是因为列车在运动着,田野随着运动所产生的视觉变化。
   一天上午,同以前的每一天上午一样,列车前进着。火车经过了小村,透过窗子我看见了路德正从盛开着夹竹桃花的小路向铁路走来,他的样子有些惊慌、疲惫、恐惧。
   ★   ★   ★
   那是一个干旱的季节,幽灵在空中歌唱,施展着魔法,天空中“游动”着鱼。
   大地上的河流成为道路,道路上铺满了圆圆的卵石,卵石上行走着饥渴的行人。
   那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一个少女在雨中行走,消失在雨中。路德不知道她将走向哪里。大地上的道路却变成为河流,河中上上下下地游动着鱼,鱼行走在道路上。
   那是一个与常年一样的季节,人们照常来来往往,有一天人们发现来往的人中多了一个少女,少女的到来使小村有了新的“流”。
   流使小村有了清新的活力。
   那是一个平淡无味的季节,女人们将自己的身体装饰得凸凸凹凹。在平淡无味中男人们发现了无聊,发现了无聊的日子中对美的渴望,渴望中男人决定去爱女人。
   ★   ★   ★
   那就是爱情,同过去传宗接代的婚姻不一样,爱情包含有肉体和肉体接触之外的东西,那就是由精神、文化中产生出来的属于“不在”的范畴的情感。
   一个女人在远处汲水,水花溅湿了她的长裙,裙摆失去了往常的柔软,死沉沉地垂着。
   这时我们感觉到了一丝的困惑,感觉到一个鲜活生命的沉重负担。
   我将目光向上移去停留在她的脸上,我看见她的脸因运动而潮红,细密的汗珠在她的脸颊上跳动,宛如太阳照射着大海海面闪现出点点银光;我看见她脸上一片金亮,那就是生命的活力,那就是生活的内容,那就是存在的意义。水花溅湿了她的裙子,汗水顺着脸颊淌下,浸湿了她的衣衫。她回头对我望着,一副不在乎、不失意的样子,就像是大自然中的一副风景图。
   这时我发现在眼前的是一幅《汲水的姑娘》的油画。
   路德在远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上前去接过少女手中的水罐向茶馆走去。
   少女在他的身后沉默地站着,不动。
   她将目光投射到他的背上,说不出是感激是迷茫还是内疚。她不爱他这是事实。她知道:他爱她,他帮助她,他为她宁肯死去。这她也知道。但是,她不能够因此而爱他,因为她知道爱情不能取决于单方面的爱慕、奉献,而决定于两颗心相互容纳、包涵。如果说爱情只取决于一方对另一方单方面的爱;如果说爱情只要有一方爱另一方,另一方就必须接受这一方的爱,那么爱情就成为必然的事了,那么一切的爱就都会有一个完好的结局。而爱情是偶然的,它的成功没有任何特定的条件,而只是偶然的容纳。爱情有时又是一种荒谬的结合。如果这个世界的事物都是一种顺理成章的发展,那么这个世界的本质才是最大的荒诞——人等同于大自然万物的自然循环。人除了由生到死是必然的之外,其它的一切都是偶然的。
   人不能将自己的感情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我也不能违背自己的意愿去硬性接受自己所不愿意的东西,这样也许会伤害某人使某人绝望,但这就是人的自由。
   人在这个世界上离得最近的就是自己。
   路德提着水一直来到了茶馆,茶馆里坐满了闲着无聊的人,人们看见路德进来便大声地调侃他:“又有新进展了吧,兄弟,慢慢来吧!不要急。死缠烂打。一定能够打动她的心的,要知道如果你这样对我,我就一定嫁给你的。”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只有路德不笑,一脸专心致志的样子,不容外界任何事物的干扰,在他的脸上人们看见了一种单一的毫不复杂的世界,那就是:我的生活世界里只有两个人:我,她,其他的任何东西在我的眼中都是“没有”的。这时,少女进来,人们便不笑了。继续低头喝茶。
   人们像是进入了一种深沉的思考,
   都不说话,茶馆里响起一阵阵轻微
   的吮吸声。喝完茶的人走了,又有
   喝茶的人进来。少女对路德说,你
   走吧,我一个人就行。我的世界很
   小,无法容纳别人对我的感情。我
   已经很累很累了,包括那些感情方
   面的重负。路德便转身默默地离去
   太阳向西边坠去,使人觉得它越去越远,太阳落下山不见了,路德的背影也从人们的眼中消失。
   仿佛一切都没有了。
   空间中的物体都隐藏起来。
   尽管如此,这寂静的空气中仍飘荡着浸人的芳香,是忍冬草、染料木放出的阵阵浓郁的香气。
   香气在空间中一股股地飘荡
   如一只无形的看不见的纱巾
   有时两条甚至更多条的纱巾交织在了一起,于是空气便混乱起来,如一团团交织在一起的乱麻怎么也分不开。只是这些人们都看不见,只能去想象去感觉,再说,何必要一切都看得见呢?何必为大地上的看得见的东西去苦思冥想呢?它是什么就是什么,在它是什么之前它本身就是“是”着的。
   何必要为大地上的一切一动一静去担惊受怕呢?它想怎么样就让它怎样吧!要知道对这一切的认识都必须由人来介入,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
   “今天夜里没有什么动静,就像一切都死光了,你听,什么也没有。”“不,我看见有一个人在注视着我,他在空气中隐藏着。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目光中的潮湿气息。”另一个说。
   ★   ★   ★
   何必要为那些苦恼的事情去苦恼呢?
   事情不会苦恼,真正苦恼的是做事情的人。
   如果做事情的人苦恼,那么就是事情决定人,而不是人决定事情。
   对于荒原上的野花,它只能带给我无限的遐思。我看见长蛇在草丛中窜动,惊得花颤颤摇摇,我不忍心再注目下去了。何必为这些事情去苦恼呢?
   是啊!何必为这些事情去烦恼呢?荒原中开放的星星点点的野花使我想起了夜晚的天空,夜晚的天空中闪烁着星星,那是否是宇宙的荒原。宇宙是生命的吗?宇宙中存在着荒原吗?我看见一个人在荒原中踱步、徘徊,他的脚踏在嶙峋的乱石上,他的头低垂着,花在他的身边摇摆、坠落。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些,他是一个被抛弃的人的儿子,他已经麻木了,荒原对他熟悉得已经再也提不起探寻的兴趣。荒原风在他的额头、在他的脸颊、在他的身上刻下了一道道坚硬的横纹。他已经麻木了,在花丛中踱着步,花在他的脚下摇摆、坠落,他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是将茫然的目光射向天空,停在一个地方,仿佛要将它望穿。他已经麻木了,任随风雨浸湿着躯体,任随青苔长满了躯体,他仰着头来回地踱着步,就像一株绿色的植物。有一天,人们看见了这棵绿色的走动着的植物,这一天人们发现这种植物在人群中迅速地繁茂地蔓延生长起来。那天,荒原中的花已经凋零殆尽,正值秋天,草艾开始枯萎,树木开始落叶。荒原在每一座城市的边缘,在每一个有人群聚居的边缘,在每一处有人到过的地方存在着,荒原离每一个生存的人都很近,但同时又很远,因为人们害怕它、躲避它、远离它,因之荒原成之为荒原。
   ★   ★   ★
   距小村六里外的地方有一片荒原,这片荒原在高粱地的尽头远远地窥视着村庄,并小心地向前迈动着脚步。每当它迈出了脚步,它迈出的脚便被农人砍去了,因为这是一片高粱地,人们要种高粱要吃高粱,人们要生存下去,因此人与荒原在做着永恒的斗争,但尽管斗争了多年,高粱地与荒原的界域始终没有更变。
   路思居住的城市也有一片荒原,那是一个距城市六十公里的地方。
   这是一片人为的荒原,随着废弃物的不断涌入,荒原的面积不断增大。
   在荒原的边缘倒塌着数座房屋,房屋里的住户已经离去,剩下的只有几只野猫在房子里进进出出,偶尔它们发出两声鸣叫,凄凄惨惨的,如孩子的哭声。
   哭声在荒原上来回地飘荡着,空气震荡起来,废弃的房屋又塌去了一角。荒原更急剧地抖动起来,野猫们惊得四散逃离。
   荒原开始有了片刻的沉静。
   死亡一样的沉寂。
   没有风,没有声音,没有生命,只有被废弃的东西散发出来的令人讨厌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如餐馆里的一块肮脏的抹布,黑黑的,沉沉的,湿湿的,在你的脸上擦着。让人感到恶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