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
王丹文集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王丹

   我本来是有机会见到赵紫阳一面的。那是八九民运的后期,已经是赵紫阳五四讲话和「五一九」戒严令颁布之后。这时的紫阳,已经在政治上失势,赋闲家中观察事态发展。一位身为气功师的长辈去看过他之后,专门到社科院我们「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开会的地方找我,一方面告诉我赵已经失去权力,另一方面也建议我可以到紫阳家里去看看他,并表示他可以从中安排。当时我的头脑比较简单,尽管局势已经发展到政治层面,但我仍然觉得自己参与的是学生运动,不宜介入上层政治斗争,也不应让上层政治斗争介入我们学生。运动开始时,曾有人表示要介绍我认识邓小平的子女被我拒绝,就是因为这个顾虑,这一次我还是摆脱不掉原来的框架,因此考虑的结果还是婉拒了那位长辈的建议,没有设法去见紫阳。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遗憾。倒不是说见了紫阳会对八九民运有甚么作用,而是错过了一个当面向他表示敬意的机会。

     是赵紫阳,还有胡耀邦、胡绩伟、李锐、习仲勋等一些共产党内部的开明派,让我一直到现在,在如何看待共产党的问题上,还能维持作为反对派的温和路线。因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一个简单的道理:共产党是一个恶质的政治组织,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共产党员都是恶人。我们没有理由因为共产党这个组织犯下的罪恶,就对共产党员这个群体一棍子打死。即使是像赵紫阳这样的共产党的总书记,也可以在历史的关键时刻站在正确的一边。这说明我们作为反对派,不能排除与中共内部开明派合作的可能。

     同时,我也深切的感受到,在中共这样的体制下,赵紫阳,再次扮演了一个悲剧人物的角色。这样的角色,在中共的历史上放眼皆是。从被中共彻底抛弃的创党人陈独秀,到临终前对自己的政治选择产生困惑的瞿秋白,从一心吹捧毛泽东但最终被毛整到死无葬身之地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到因为总是戴一副眼镜就总是被党内左派看不惯总是成为政治斗争靶子的黄克诚,他们的政治选择,都成了一生中致命的错误。他们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其实只是一只异化的怪兽,当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为时已晚,他们自己已经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和最初参加社会革命所想要打倒的势力。还有什么比这个结局更具备悲剧效果的吗?赵紫阳在八九年之后,已经可以看到中共对民主的天生抗拒,而他,已经为了这个党,这个剥夺他的自由,这个把他一生对党的贡献一笔抹煞的怪兽,耗尽了一生的心血。赵紫阳心中的痛,又岂是可以为外人道的呢?

     但是,我们还是有可以为赵紫阳感到欣慰的地方的。当他八十年代担任中共总书记的时候,他是中共的法人代表,因此也是矛头所向,那时的他,并不是赵紫阳这个个人,而是共产党的代表。可以说,那时的赵紫阳,被抽离了人的身份,而成了一个符号。恰恰是在他离开了共产党之后,他的人性的光辉才得以呈现出来。他对八九年自己的抉择的坚持,已经赢得了海内外对他的敬仰。离开了共产党,他才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写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良知去书写自己的人生。这不也是一种解脱和成就吗?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他不仅仅是一个悲剧人物,他在自己的晚年回归了自我,这让我们可以为他欣慰。因为今天,还有多少人仍然留在中共内部说一些违心的谎言!他们活的比赵紫阳可能更自由更舒适,但是绝对没有赵紫阳那样的心底光明。

     赵紫阳的经历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个案,让我们看到极权制度与人性的关系,让我们了解人的自我解放对摧毁极权制度的重要意义。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原载开放杂志2005年2月号)(2/1/2005 2: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