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王丹文集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中国式改革的特点----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展望之三
·期待“黄金交叉点”的出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反思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作者:王丹

   --------------------------------------------------------------------------------

   上次提到宁夏银川市6800多名计程车司机集体罢工事件。从当局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我们可以看到中共面对新出现的社会抗议浪潮缺乏新的处理方式。

   当计程车司机的罢工开始以后,银川市长有出面道歉。不过,在银川市长对市民的所谓「道歉」中,并无一字对市政府巧取豪夺之乱政的歉意,而是施展权术,玩弄字眼,再次将责任转嫁到「少数别有用心者」的煽动,这真是贼喊捉贼欲盖弥彰。真正煽动这次罢工的罪魁祸首是谁呢?不正是朝令夕改、作威作福的银川市政府吗!

   每一次使中共政府丢脸的群体事件过后,中共总可以及时地找出一些「别有用心者」,栽赃陷害,转移矛盾,殊不知,正是这种推卸责任的态度,这种以无辜者的自由为他们洗刷责任的做法,为下一次更大规模群体事件的发生制造群众基础。

   由于中共不肯正视各种群体事件的根源,不从根本上建立民主科学的决策机制,并漠视民众的理性要求,堵塞正常的申诉和诉讼渠道,最终只能使弱势群体形成一种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的心理。而对「少数别有用心者」的肆意打击,又使得民众在上访或集会示威等事件发生时,为降低个体的风险,产生出一种让更多人参与进来以形成保护的心理,可以说,中共对法律的随意运用,及其杀鸡骇猴的拙劣做法,对历次群体事件的酝酿和迅速扩散,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破坏稳定」的能力,绝不是「少数别有用心者」能够比拟的。

   单从运作技术上讲,在引发风潮的相关规定发布后短短的几天之内,「少数别有用心者」也没有可能将6800多辆计程车全部「煽动」起来,集体罢工事件的发生,背后是一种忍无可忍的群体心理。这在罢工前的上访行动中已有显现,但是银川的官僚体系对此似乎没有觉察,直到罢工事件发生,「党和政府」的颜面丧尽之后,才回过味来,开始照自己脸上打耳光。

   为了避免大规模群体事件的发生,中共一直采取高压政策,广布眼线,肆意拘押无辜,但是在这个资讯高速传播的时代,权利意识觉醒的民众很可能在一种「大闹大解决」的无奈心理驱使之下,以中共意想不到的方式形成合力。压得越狠,反弹越大。假如某一天,在北京的街道上突然冒出万人计的抗议人群,从目前的民众情绪看,应该不会令人吃惊,而在民怨沸腾而无处申诉的政治氛围之下,这种事件的形成似乎只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专政机关的布局再严密,总有防范不到的时候。而在长时间的压抑之后,任何成规模的聚会都有迅速聚集、星火燎原的可能。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9/17/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