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我毕业了]
王丹文集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毕业了

   说实话,“毕业”这个词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的记忆。

   1989年以后,大陆有一部地下纪录片,名字就叫《我毕业了》,是记述“天安门一代”大学生──87、88级──毕业时的悲苦心境与迷茫。他们有同学死在长安街上,自己又感同身受地体验政治肃杀,那种深切的压抑使毕业成了心灵的葬礼。他们不想毕业,不想因为自己的离去使孤魂更加孤苦,使理想主义的过去彻底化为灰烬。记得影片中最打动人的是黄金刚(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的悠长而忧伤的歌声:“亲爱的人,再见再见……”。只有我们这些经历过年轻的死亡的人才可以体会到,这不是对生者、而是对死者的告别。

   1994年我在北京的时候,招待各方面的朋友看这部片子。每一次都见到有朋友大哭着从我放电视机的房间里出来。我总是递过去纸巾,而自己,却从来不敢与他们一起再看一遍。那时,我从来没有毕业过,但“毕业”这个词却在我心中代表了悲伤,代表了泪水,代表了那么多人永远斩不断的记忆。

   现在我真的毕业了,从哈佛大学东亚地区研究毕业。货真价实的毕业,但并没有货真价实的毕业生的快乐。有些沉重是命中注定的。当你只能承担时,回避毫无意义。我对於毕业的记忆就是如此。

   在毕业典礼那天,周围的美国同学尖叫、欢笑,但我的内心如一片秋天景象,孤寂而荒凉。一瞬间,我的耳边响起的是重付的歌声:“亲爱的人,再见再见……”

   亲爱的人,我的生命是幸存的,但我的悲伤与记忆,永远陪着你们。(2001年6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