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王丹文集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中国式改革的特点----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展望之三
·期待“黄金交叉点”的出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反思之四
·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起跑
·个人魅力主导的选举
·国家与社会的黄金交叉点
·面对经济衰退,中国应该做些什么?
·这是一次精彩的大选
·2009年对中共的挑战
·对台湾的新春祝愿
·2009年我们做什么
·还记得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吗?
·理想主义的火炬手----悼念戈扬阿姨
·人们真的忘却了吗?
·一只鞋子的启示
·中国需要启蒙运动----从戈扬病逝思想起
·从二十年到三十年
·公民行动的力量
·且看《文汇报》的反民主言论
·致港大学生第二封信:为柴玲辩护
·就六四问题做出的几个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生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让白色覆盖中国
·记忆的力量
·中国今天的强大,只有肌肉没有头脑
·网路上的中国
·难忘的一夜
·中共审判刘晓波说明了什么?
·中共強硬派正在抬头
·晓波在写历史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公共知识分子的典范
·回顾与展望
·中国大陆的三代公共知识分子
·中国六十周年国庆有感
·中共应当向人民道歉
·看不见的台湾
·国家暴力——中共应向国人做出的第二个道歉
·中共御用学者在台湾的嘴脸
·台湾青年学生对大陆越来越关切
·中国会不会是下一个杜拜
·中共又帮民进党选赢了一次
·国民党的接班人问题
·含泪抗议中共重判刘晓波
·在网络上建设一个新中国
·中国与西方的蜜月期结束了
·刘晓波案在台湾的反响
·中国的拉美化前景
·一个人出去了,一群人进来了
·台湾的前车之鉴
·西南旱灾揭示的问题
·推荐一本关于曼德拉的书
·何谓“改革开放”
·当度假成为人权
·面对中国的现实,要如何做起?
·西南旱灾的后果严重
·我们凭什么忘记──写在“六四”21周年到来之际
·
·假如八九民运成功
·我们无法容忍
·拒绝自由的人
·二十年稳定到头了吗?
·人民需要自我教育
·台湾与大陆的征地纠纷体现了制度的差别
·中国的拉美化前景
·不要再幻想进入中国的传媒市场
·今世奇谭之媒体管制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王丹
     
     

     王丹:超华你好,我想我们可以先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如果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两组关系:文学与政治,文学与社会。你认为这两组关系的不同在哪里?可以提供给我们什么不同的思考?
     王超华:最现成也最一般的答案会说,它们的两两相关之间,肯定是互有作用,却未必总能建立起绝对的因果联系。再深入具体一点,就要分别考虑了。我对中国大陆以外的文学所知甚少,对中国当代文学,了解的也并不及时准确。不过,我想,如果我在这里引进电影艺术的话,也许我们仍然可以从这个角度获取一些启发。以台湾为例,在民主进程启动、但又没有完成时,侯孝贤、杨德昌的一系列社会历史题材的电影,代表了那时文艺和社会理想互相激荡,为艺术家提供了广泛深厚的探索动力和想象刺激;民主进程在1990年代初进入高潮,社会胶着于某种悬念状态,出现的是杨德昌、蔡明亮关于现代都市里的异化人生的佳作;政党交替实现,民主进程大体完成后,政治变得喧嚣空洞,而社会理想趋向萎缩,像林正盛那样在社会细节上挖掘精神能源的影片,就表现出经历过理想主义的世代面对现实的不甘愿;现在,也许更年轻的一代会引进新的和当代消费社会互动的形态。这样说来,艺术和政治的关系,脱离不开艺术和社会的关系。
     简言之,文学并不直接对应于政治。相比较而言,文学一方面会更直接地反映社会的精神脉搏,而未必是当下的政治事件或政治局势,另一方面,文学又永远会探索人类整体以及作为个体的人的生存状态和意义,因而,各种不同的文学在探索思考个体或人类的生存状态和意义时,常常会反映出不同的时代地域特征。文学的表达工具是语言,语言本身会在不同时空环境下发生繁富吊诡的种种变化,文学艺术家不但必然会受到这些变化的限制,而且由于他们对语言的敏感,更可能成为新变化的探索者和创始人,为自己的时代地域打上个人的标签,历代的伟大诗人和文学家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王丹:这样看来,你觉得文学有可能与现实政治完全脱钩吗?有这个必要吗?如果不脱钩的话,该如何防止文学成为政治的附庸呢?这方面你有什么成功或失败的例子可以分析一下吗?
     王超华:如果社会生活不可能与现实政治完全脱钩,那么,文学当然也不可能与现实政治绝对脱钩。作为密切关心现实政治的读者,我们通常会对直接干预社会生活和现实政治的文学作品会更敏感,更注意。但很显然,这类作品的文学价值未必就比别种作品高。世界文学史表明,站在时代精神的高度,艺术家有可能在任何题材范围内创造出旷世佳构。换言之,在我看来,绝对的“纯文学”是不存在的。不过,假如因为历史证明没有绝对的脱钩,就认为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和社会压力来要求文学家必须挂钩,同样会扼杀文学,扼杀作家的创造力。
     如何防止文学成为政治的附庸?我想这包括两方面。从政治家和政府角度说,他们没有权利限制文学创作的题材、体裁、内容等等。为了大众社会和青少年成长的福利,他们可以根据情况限制发行阅读的范围,但不应因为文学作品而惩治作家。积极方面,他们应当以政府资金支援文学的独立发展,因为这是有益于全人类和全社会的事业,但他们又必须回避使用手中的公权力来干涉文学界的奖掖等活动,允许文学界自行处理内部“权威”“标准”更新换代等现实问题。
     从文学界角度来说,遇到有关文学问题的争论时,应当自觉回避并杜绝向政治势力寻求支援,并在发现这种行为时,公开大力地抨击,以便保持某种“职业伦理”的底线。与此类似,挟市场成功而攻击他人者,同样应该有某种“业内”标准来规范并排斥。好的作品当然也可能有市场成功,但市场不成功的并不等于作品不好,文学界如果失去了一般评判的社会机构基础和共识形式,流于市场控制,同样是文学的悲哀。在这个意义上,政府的公共性(而非政治性)支援又是必须要理直气壮地争取的。
     
     王丹:对英语诗歌贡献极大的美国诗人庞德因为“二战”中支援纳粹,直到今年英国才给予他的文学地位以官方的承认。在中国,也有周作人这样的例子。当一个文学家违背了社会正义的时候,作为评论者和欣赏者应当如何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呢?
     王超华:承认文学家不仅生活在文学领域,而且是社会人,是公民,评论者就可以在特定的层次上,以对现代公民的期望来评判他们在文学领域以外的言行,而且评判他们以文学积极干预社会的作品(在这种时候,他们的作品可以说具备着直接参与的政治意义)。而且,由于评论者本身各有一定的政治倾向,在评判文学家的公民角色时,实际上也是在宣示评论者自己的政治立场。这样,在某些场合,因为沈默有可能代表认同,评论者就必须发言表态,以尽自认的公民责任。而在一定历史时期之后,这种发言和评判渐渐失去自我表态的相关性,评价和欣赏就有可能更主要地集中于他们的文学成就,而不再过多考虑当时的政治立场。就古典文学来说,谁会在欣赏李白诗歌的时候,斤斤计较他最后服务于永王磷是否属于政治错误呢?
     在中国的当代文化生活中,青年杂文家刘荻、杜导斌,因言获罪,引起社会强烈反弹,就是我们身边的例子,表明了公民权利意识的共通性。这是支援正面立场的例子。就批评反面事例而言,在中国大陆社会氛围下,目前要进行道义谴责,似乎比十年前更困难了。但对一个评论者和欣赏者来说,仍然会面对自己感觉不能不做的情况。在公民行为方面,余杰曾经抓住余秋雨的文革历史不放,就是一例。在艺术创作方面,比如张艺谋的《英雄》,用后现代民族帝国的意识形态,臆解历史上贵族诸侯争战、游侠士人周游列国的时代,强行建构为了一个大天下不但要牺牲小群体,并且要容忍暴君的“普世(史)性”话语言说,那么,不管张艺谋自己怎样说《英雄》和《十面埋伏》表现了看起来几乎是截然相反的价值取向,不过是他的两个商业片尝试而已,我以为仍然有必要指出《英雄》所表现出的对现代性的反动(而不仅仅是后现代)的准法西斯意识特征。
     
     王丹:我知道你是做现代文学的。在我看来,在现代文学史上,政治与文学的纠葛似乎格外多。你觉得这里是时代因素和社会环境在起作用呢?还是说其实古今中外政治与文学的纠葛一直都是很多,现代没有什么例外之处呢?
     王超华:我想,很可能确实是这样的。至于说为什么会这样,恐怕要牵涉到现代史、文学史、政治学、社会学等诸多领域的很多重要议题,这些议题最近几十年一直吸引着思想家和学者们的极大兴趣,也持续引起各种论争;对这些问题的回答,至今仍有着极为对立、互不相容的立场。在这个背景下,如果要简述个人看法的话,我会说,现代以来,平民政治的趋势和民族主义的上升,是两个主要的原因(你看,我的思路仍然是从政治角度出发)。这两个重要的发展,改变了社会与政治以及文学与社会的关系,造成了文学甚至哲学(如梁漱溟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朱光潜的《美学书简》,或者毛泽东的《矛盾论》《实践论》)和社会脉动之间的密切呼应。我想,这是以往的历史时代从未有过的情况;而且,我相信,这和近现代以来,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在全球的扩张密切相关。在这一点上,我和国内某些著名中青年学者的观点不同。由于后殖民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等学术理论的发展,人们开始注意到,过去的大历史叙述曾经粗暴地抹杀掩盖了大量的社会多元存在;在学者的多方努力下,我们对多元多层次的社会历史,有了比以前远为丰富复杂的了解,这是必须要肯定,而且值得继续努力探索的一个方向。但我以为,这个方向取得的成就仍然无法改变一个历史事实,即资本主义的世界性扩张,对欧美以外的国家社会踏入现代性的困境,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也可以说,在我看来,由西欧发源的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和世界各国各地的社会文化现代性问题,有着不可忽略的重要联系。平民政治的趋势和民族主义的兴起,是这种现代性突出的表现形式,也决定了现代史上,文学和政治有着比以往历代都更为直接复杂的纠葛。
     
     王丹:今天的中国,文学发展呈现令人失望的停滞状态,真正的大家和伟大作品都没有出现。如果说,原因在于政治环境的严酷的话,那其实近20年来,对作家创作的政治限制已经远没有文革时期那么严重,你认为原因是什么?这里有政治与文学之间的张力呈现出来吗?
     王超华:你说今日的中国文学处于停滞,没有真正的大家和伟大作品。可是,大家和伟大作品的评价标准本身,就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我读的当代作品非常少,很难正面回应。不过,我对与此有关的另外两点很感兴趣。第一,我们似乎正面临着一种世界性的文化变化。一方面,经济发展取代大历史的意识形态,成为各国政治和社会生活的中心议题。像乌克兰,刚刚经历了“桔黄色革命”,就立即进入与全球经济整合的进程,这似乎在“现代”时期的政治中很少见。是不是可以说,经济现实在政治领域中的凸显,是后现代世界的特征之一呢?在这种情况下,政治和大众的关系似乎也越来越经由市场关系来调整,而不是通过思想文化、通过提升或表达时代精神等等“现代性”的媒介了。另一方面,在这个时代,文化生活实际上倒像是格外丰富多彩,只不过,文化的主流也已纳入市场,文化工业和文化市场的金科玉律就是要迎合消费者,而不是震惊、烦扰、吓跑消费者。这是非常坦率地谈论经济效益的文化,而且,即使偶尔有“黑马”,只要是吸引了出乎意料的大批群众,市场就会迅速跟进,销蚀其棱角,软化其锋芒,这是和“现代性”时期的文化有所不同的。人们已经心甘情愿地抛弃了所有的乌托邦和理想,今日追求“正义”的各种努力,不妨说,充其量只是出现在这种抛弃之后的一个非常软弱的弥补和代用。这可能是文学力量渐渐衰弱的大背景,并不仅仅是中国的局部现象。
     第二,文学“力量”的衰弱,大约是说文学对社会的影响力,文学质量是否也在衰落,我的有限阅读很难判断究竟。不过,我有时会阅读英文书评刊物,如《纽约书评》、《伦敦书评》、《时报文学副刊》等等,常常感觉他们的文学评论有一种底气,知道过去有过伟大,也知道伟大经得起不同角度精研推敲的多重解读。对当前不伟大的制作,评论起来可能尖酸刻薄一针见血,令人忍俊不禁,也可能热情推崇,而且,总能生发挥洒出相关的其他有趣议论;假如因此引起在通讯栏的争论,编辑正求之不得。在各种文学评奖公布结果的时候,他们也会竞相发表对文学发展趋势的观感和预测,但如果只是流于泛泛之谈,作者就可能失去信誉。借用这个阅读经验观察中国当代文学,我以为中国的文学批评还比较弱,比较虚,泛泛有余,辨析不足,重读重解以往著作时,常常更为缺少辨析和新的探索。也许可以说,坚持政治批判的权利和空间,坚持加强社会批判和文化批判,都是必须的;而具体到文学,可能还需要加强文学批评的独立品格和空间,鼓励批评和创作之间的有活力有冲撞的互动,促进文学的生命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