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王丹文集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中国式改革的特点----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展望之三
·期待“黄金交叉点”的出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反思之四
·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起跑
·个人魅力主导的选举
·国家与社会的黄金交叉点
·面对经济衰退,中国应该做些什么?
·这是一次精彩的大选
·2009年对中共的挑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16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读书的一年级学生的时候,是卢梭,洛克这些欧洲思想家的著作给了我对民主自由理念的启蒙,是法国大革命的历史给了我理想主义的热情。1989年中国爆发大规模学生运动,当年也正好是法国大革命200周年。欧洲在人类历史上重大贡献之一,就是使民主自由的理念成为人类社会的不可动摇的基础。这,本来应当是欧洲的骄傲。
   
   16年前,中共用常规战争的规模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当时的欧盟集体决议,对中国政府进行武器禁运以表达愤慨,这让我们这些已经受到逮捕,监禁,流亡等等命运的学生深受鼓舞,让我们知道,在国际社会,是有正义作为国际关系的基础的。然而,今天,我们惊诧地听到,欧盟已经要决定解除当年的这项禁令了。

   
   是当年发表禁令的条件已经不存在了吗?当然不是。有的欧洲政治领袖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有了进步,这完全是对中国实际状况的不了解。不错,中国的经济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政治方面,应当说是有退步的。以我个人为例,1988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大学草地上组织民主沙龙,当局虽然不满,但是并未强行阻止,但是今天,原北大学生杨子立等四人私下组织关于政治问题的讨论,不仅被判重刑,而且在狱中受到虐待。请问,这是进步还是退步?
   
   有人说,六四问题已经过去了。事实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今天,大批原来参与六四的人滞留海外不能回国,我本人就是一个例子。我原来持有的中国护照,5年期限到了,中国使馆拒绝给我延期,剥夺我做一个中国人的权利。这都是因为我参与了六四,对于六四受到镇压的一方来说,中共政权对我们的打击从来没有中断过。今天在中国,公开悼念六四死难者都不是被允许的事情。我们有什么理由说,已经具备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条件了呢?
   
   我充分理解与中国保持接触的重要性,事实上,我本人支持过美国给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支持过中国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但是,对华输出武器是另一回事。保持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得到好处的是中国老百姓;而卖武器给中国,得到好处的,只是那些军火商和政府官员,对促进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对提高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没有关系。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六四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在中国人权状况不进反退的情况下,欧盟却坚持要解除对华武器禁运。
   
   欧洲在我的心目中,代表着人类对自由的追求的发源地,欧洲得到的尊重就来自于对这种传统价值的捍卫。如果中共至今仍然坚持当年屠杀学生是正确的―――事实上他们正是如此―――的时候,欧盟却坚持送给屠夫武器,这样的欧洲,还值得尊敬吗?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 此文登载在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上(05年3月23日),英文版有所增减。/英文翻译:李晓蓉。)(3/23/2005 12:4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