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九九归一”论
[主页]->[宗教信仰]->[中国“九九归一”论]->[之五:“赤色王朝”与“蒋家王朝”离奇归宿揭秘]
中国“九九归一”论
·之一:“赤朝”时代奇生“赤潮”异象
·之二:【推背图】对“赤色王朝”的预言
·之三:中共“赤色王朝”与“28”数的不解之缘
·之四:“赤色王朝”毛泽东的大成秘数之谜
·之五:“赤色王朝”与“蒋家王朝”离奇归宿揭秘
·之六:海之“一龟三头”与江之“三位一体”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五:“赤色王朝”与“蒋家王朝”离奇归宿揭秘

【博讯2001年3月08日】博讯编者按:对于现代人类来说,《预测学》仍然是个难解之谜,但人们探知未来的好奇心理却是世人的天性。中国古代预测常常使用阴历月日及其干支,而北山道人多用现代阳历月日之数,又能如此奇验,真让人有些困惑不解。记者童蒙就此问题曾拜访过北山道人,道人说:“老子《道德经》开篇就讲‘道可道,非常道’,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地发展变化着的,预测学也是如此。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必须要因时通变,否则将会误入歧途,不得要领。”亲爱的网友们,您会不会从北山道人的言语中会不会悟出什么道理呢?

“赤色王朝”与“蒋家王朝”离奇归宿揭秘

   “赤色王朝”与“蒋家王朝”相互争斗了约半个世纪,最终以水域为界分治于海峡两岸。经过几十年的浴血奋战,“赤色土匪”(当时简称“赤匪”)仅凭着小米加步枪竟干败了号称拥有精锐部队的国民党“正规军”。这一幕,在中国的历史上前所未有,真是破天荒的奇迹!对于国共争锋后的离奇结局,各家解法不一,众说纷纭。中共方面说,夺取全国胜利,是毛泽东的英明决策在关键时刻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共产国际组织认为,中共之所以能取得最后胜利,是因为得到了国际共产社会的支持与援助。港台堪舆家说毛蒋之争是“二龙戏珠”:毛原是“土龙”,必居大陆;蒋原是“水龙”,定入台湾;按五行学说,“土龙”必克制“水龙”。中国命相学则有另一番解释:内战时期,国统区有位命相大师相毛为“男生女面”(汉代刘邦即为“男生女面”),属“嫦娥奔月”之相;蒋为“伏犀贯顶”,属“灵龟降世”之相。等等,不一而足。然而,上述所论均为事物表征之象而已,并未触及天地造化之本源。为此,本文将围绕此类谜团,对“赤色王朝”与“蒋家王朝”的离奇归宿略加探幽如下:

一、毛泽东的别名

   毛泽东一生用过许多名号:谱名“泽东”,字“润之”(或咏芝、润芝),乳名“石三伢子”。一九二三年在《前锋杂志》上曾用笔名“石山”发表过“省宪下之湖南”一文。在长沙第一师范学校求学时,同学们曾给毛起过一个外号,叫“毛奇”,形容他爱看奇书、爱交奇友、爱作奇文。在青年求学时期,毛曾崇拜过梁启超(别号“任公”),故自取别号为“子任”,意为“石三伢子”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在延安时期,曾用“杨子任”的署名给国统区同学写过信。一九二九年在中央苏区,毛曾化名为“杨引之”(或“杨先生”),含有缅怀杨开慧之情。一九四七年转战陕北时期,毛还用过一个寓意深长的化名“李得胜”(谐音“离得胜”),意思是:今天我们离开延安,就是为了明天解放延安,乃至将来解放全中国!此外,毛还用过“事任”、“自任”、“马任”、“允滋”、“赵东”、“国彬”等化名。这些名字都预示着毛及其“赤色王朝”每一时期妙处对此就不再一一评点了。

二、毛泽东的诗词

   毛从小反抗精神就很强,为了发泄心中对社会的不满情绪,十七岁那年曾写过一首《咏蛙诗》:“独居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一九二五年秋天,毛为抒发革命情怀,提笔写了一首《沁园春·长沙》词:“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游。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竞自由。怅廖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下半阕略)”

   这两首诗都可以称得上是毛青少年时期的独特力作,其共同之处都是“独”字开头。“独”,有独立、独裁的意思。毛的早期诗作中的两个首字——“独”,明显暗示了“赤色王朝”必定要走早期独立自主、晚期独裁专制的社会主义道路。

   一九二三年毛别离杨开慧时,曾写过一首《贺新郎》。那是毛的第一首情诗,写得悲悲切切、凄凄惨惨,似有与夫人分离而不能重见之情。诗中有“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照横塘半天残月”、“恰似昆仑崩绝壁”、“凭割断愁丝恨缕”等词语,其中“孤”、“残”、“绝”就已经能够揉碎肝肠了,又连续出现两个“断”字,这岂不成了生离死别的诅咒之诗了吗?因此,这首《贺新郎》暗示了毛与杨开慧从此分离的诀别辞。此外,这首毛诗的词牌子首字是个“贺”字,也暗示着毛与杨别离后要娶“贺”为妻。

三、毛泽东杭州抽签

   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四日,《上海文化艺术报》曾刊载过一篇报道,说是毛与谭、罗二人于一九五二年的一天,爬上杭州西湖的玉皇山后,来到了坐落在山顶上的福星观。在观中逗留片刻后,毛便随手从桌上的竹筒里抽出一个命签。此签有:“此命威权不可当,紫袍玉带坐朝堂。——取妻三房。”毛泽东独霸朝纲,一生娶过三房妻子,即杨开慧、贺子珍和李进(江青)。

   此签文似乎很灵验,还是什么“大吉上上”签,其实只不过是个“恶作剧”而已。理由有三:

   一是抽签者看完签辞后,不允许将灵签丢在地上,更不可带出堂外;

   二是“取妻三房”一句不合史实,毛一生娶妻四房,故事编造者竟忽略了毛十三岁那年父母包办的、比他长四岁的原配夫人罗氏(一说李氏);

   三是“取妻三房”与上两句签辞不合牙,前两句是“四三”结构,后一句不应出现“三四”结构;

   四是查遍案头有关《灵签》书籍,均未发现《上海文化艺术报》那篇报道所登载的签文内容;

   五是所谓的签辞很可能抄录于鬼谷子《称骨歌》,并非出自占筮灵签。全诗应为:“此格威权不可当,紫袍金带坐高堂(或“功名高凛列朝堂”)。荣华富贵谁能及,积玉堆金满储仓。此乃官职、尚书、侍郎之命也。”

   因此可以断定,该报道是伪作的可能性很大。

四、毛泽东最后一句话

   一九七六年,毛已病入膏肓,但思维一直清晰。据毛的医生回忆:毛临终前问他:“没有希望了吗?”(指病情)他当时只能回答:“有希望。”万万没有想到,这句话竟成了毛的最后遗言了。中国人十分重视临终遗嘱,毛是一国之君,这句“没有希望了吗?”自然相当重要了。事实也是如此,毛死后的第二十八天就发生了“宫廷政变”事件,“二十八”后“赤色王朝”很可能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