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滕彪文集]->[体制的边界]
滕彪文集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AB的故事
·陈克贵家属关于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的声明
·这个时代最优异的死刑辩词/茉莉
·自救的力量
·不只是问问而已
·The use of Citizens Documentary in Chines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行政强制法起草至今23年未通过
·Rights Defence Movement Online and Offline
·遭遇中国司法
·一个单纯的反对者/阳光时务周刊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政治意涵/滕彪
·财产公开,与虎谋皮
·Changing China through Mandarin
·通过法律的抢劫——答《公民论坛》问
·Teng Biao: Defense in the Second Trial of Xia Junfeng Case
·血拆危局/滕彪
·“中国专制体制依赖死刑的象征性”
·To Remember Is to Resist/Teng Biao
·Striking a blow for freedom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上)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下)
·达赖喇嘛与中国国内人士视频会面问答全文
·台灣法庭初體驗-專訪滕彪
·滕彪:中国政治需要死刑作伴
·一个反动分子的自白
·强烈要求释放丁红芬等公民、立即取缔黑监狱的呼吁书
·The Confessions of a Reactionary
·浦志强 滕彪: 王天成诉周叶中案代理词
·选择维权是一种必然/德国之声
·A courageous Chinese lawyer urges his country to follow its own laws
·警方建议起诉许志永,意见书似“公民范本”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滕彪访谈录:在“反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因家暴杀夫被核准死刑 学界联名呼吁“刀下留人”
·川妇因反抗家暴面临死刑 各界紧急呼吁刀下留人
·Activist’s Death Questioned as U.N. Considers Chinese Rights Report
·Tales of an unjust justice
·打虎不是反腐
·What Is a “Legal Education Center” in China
·曹雅学:谁是许志永—— 与滕彪博士的访谈
·高层有人倒行逆施 民间却在不断成长
·让我们记住作恶的法官
·China’s growing human rights movement can claim many accomplishments
·總有一種花將會開遍中華大地/郭宏治
·不要忘记为争取​自由而失去自由的人们
·Testimony at CECC Hearing on China’s Crackdown on Rights Advocates
·Tiananmen at 25: China's next revolution may already be underway
·宗教自由普度共识
·"Purdue Consensus on Religious Freedom"
·Beijing urged to respect religious freedom amid ‘anti-church’ crackd
·“中共难容宗教对意识形态的消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制的边界

   
   滕 彪
   
   有人批评这次为杜导斌的呼吁书(要求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解释的呼吁书)似乎是在作秀,他希望“在艰辛的宪政和民主自由之路上”有更多的体制内的行动,而不仅仅是体制外的呼吁(陈绪纲:《叫狗与咬狗》)。他的意思我明白:爱叫的狗大多是不会咬人的,不叫的狗反而会偷着咬人一口。他还支了两招:找代表在全国人大正式提出议案;以及让这些联名呼吁的人去给杜提供法律援助。我还算学过一点法律,知道在中国一个当事人最多能找两名代理律师,也知道在一个案件中并非律师越多越管用。在目前的选举体制下,能不能找到30个敢提出这种议案的全国人大代表,我心里没谱儿。退一步讲,就是提了案,能管用吗?山东靳士让先生的儿子被警察打死一案,几十个全国人大代表已经三次联名反映问题,工人日报等几家媒体也作过报道,到现在也没解决。“体制内”的行动当然也很重要,但要说联名的人没有想过这个办法,那就有问题了。
   知识分子作秀的事也见得多了,但要说这次要求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解释”的102个发起人以及支持联名的上千人是作秀,总觉得有点儿不近人情。发起人当中,有被监视的作家,因为这次呼吁,监视和跟踪措施可能变本加厉;有大学教师,因为这次签名可能失去教职,至少也要受到特殊“照顾”;有赚钱不少的律师,因为这次举动可能被吊销执照;有几次进出监狱的、更敏感的人物,因为这次公开的“秘密活动”,可能再一次失去自由——想想在一个只允许拥护的政府治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几个字出现在公开信的名称里,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果这也算作秀,那CCTV关于领导人的新闻我就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这次签名也是一个有意义的标志,它表明民权运动更成熟了,比如注重时机、注重法律技术、注重媒介传播;也更多元化了,人身自由、财产权利和言论自由等不同领域的人权同时争取,各阶层、各行业、各地区遥相呼应。越来越多的人克服了恐惧。逮捕网络作家,违背了一个普通人的基本良知,践踏了人类伦理的底线,而且也给我们生存于其中的社会带来巨大的耻辱和危险。对我来说,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作为个一个心智健全的普通公民,我觉得沉默比站出来说话,要承受更大的痛苦。——不必讲什么更高的信仰和道德良知,我只是为了自己心灵不想受更大的煎熬而已。所以晓波老师给我发来Email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表示支持。
   我给晓波的回信也谈了策略问题:怎样运作能起到更实际有效的作用。现在想来,这次呼吁行动至少有三个地方很妙:一个是,“体制内”的人和“体制外”的人形成了共识。因此给当局的印象不是一小撮人在捣乱,而是多数人希望这个社会更理性、更人道而不得不发出的声音。第二,要求最高法院对刑法103条第2款作出司法解释,也是一个理性的、有节制的行动。不是谴责这一规定是多么邪恶和荒谬,多么背逆历史潮流,也不是直接要求废除这一条款,因此是一个极其温和的诉求:而且行动似乎暗含了对其统治合法性的默认——在这个意义上,它属于典型的“体制内”的行动。第三,更重要的是,它狠狠地给当局将了一“车”:要么你顺应民主潮流作出修改,这可以大大减少公民因言获罪之恐惧;要么你不作出修改,在国际大家庭面前承认你的恶法、承认你公然作恶并继续作恶,这也大大地丢分儿。
   这样一个有理、有利、有节的公民行动借助互连网的力量产生了巨大反响,冲击了体制的“边界”。体制容忍的边界到底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只有用不断地言说来克服我们内心的恐惧(王怡语),只有不断地用理性的、技术化的、有节制的行动来扩展我们自由的空间,只有对一切反自由、反人道的法律和行为作出持久的抗议、并且在争民主的时候也知道妥协和宽容(胡平语,“见坏就上,见好就收”),我们才能推动制度的变迁和拓宽体制的边界。
   陈还隐约批评杜导斌应该更多地“关注应城本地的民生和自由”,这样,“会有更多的乡亲去理解和援助”。我也有点糊涂了。不用说人类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香港人自由的减损未必就和我们无关;也不用说在中国其他地区没有自由的情况下,应城一地日子也好不了哪去;单看那些关注本地民生和自由的人,不是一样被害得很惨?写信控告乡长县长而被弄得家破人亡的事,已算不上新闻了;独立竞选人大代表的大学生,被阻拦、威胁、哄骗,还有穿不完的小鞋;维护上海拆迁户权利的郑恩宠律师,被粗暴地关进监狱;我所住的回龙观小区,几个维权代表刚刚被抓进去。不用提这些关注本地民生民权的人,那些仅仅关注自己那几年冤狱或几千块钱的上访者,不是一样被驱赶、被压制、被逼得死去活来。甚至不用提这些争取自己权利的上访者,就是那些放弃自己生命权利的自焚者和投河者,也被强迫接受死不了活不好的命运。——看来,我们的命运真的连在一起,体制内和体制外这种二分法好像有问题了。无论是公务员还是教师,无论是个体户还是农民工,无论是自由职业者还是监狱里的囚徒,我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自由、宽容和人道的社会,我们都希望“体制”能够促进而不是阻碍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我们都希望走出专制阴影,共同完成体制的和平转型。什么是体制外的?我们的体制不能够包容他们的思想观念,那是他们的思想观念错了,还是我们的体制错了?什么是体制内的?难道一个人是体制内的,就必须接受和服从这个体制的一切,参与这个体制运作所生产的“必要的恶”?
   一个不允许反抗的体制恰恰丧失了要求人们服从的义务。在各条战线上都有一些积极推进制度革新的人。在国务院里、在人民日报里、在中央党校里,都有独立的思想者和精神上的不服从者;很多律师、教师、记者或作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策略地推动某个制度的变革;甚至在公检法队伍里,也有坚持正义和基本良知的人,拒绝在某些案件中参与罪恶。杜导斌本人也曾是体制内的,他被捕前是湖北省应城市医疗保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我收到不少上访材料,除了农民和下岗工人以外,也有一些军人、教授和国家干部。一个对体制外的人不予保护的体制,也无法保护体制内的人的权利。没有人可以永远呆在体制内,因为一旦你不拥护这个体制,立刻就会被开除、被宣布异己分子。把人群划成敌人和人民,这种苦头我们吃得太多太多了。这种划分让谁都没有安全感,因为决定谁是敌人、谁是人民的是实力。体制内和体制外这种二分法蕴涵着这样的逻辑:你们可以整我们,因为你们是体制内的;一旦我们得势成为体制内的、而你们成为体制外的时候,我们也往死了整你们。这是一种狭隘的亡命徒式的报仇心态,是陈胜、吴广、洪秀全的皇帝梦,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而且它隐含了对迫害弱者的承认,谁让我们枪杆子里头的那个“政权“还没出来呢?(在国际问题上是“落后就要挨打”这种反动口号,挨打是应该的,谁让你落后呢?在这种思维下,永远不会有国际正义和国际民主。)
   我们绝不是洪秀全,我们也绝不需要洪秀全。我希望不再有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划分,因为人类的智慧早已创造了一种能够容纳不同思想、兼顾各种利益的体制。孔子讲“君子和而不同”,罗素先生讲“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源”,费孝通先生讲“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因为我们彼此不同,世界才会多姿多彩;思想、言论、性格、行为是丰富多元的,活着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理论存在紧张,思维才有乐趣;文化存在差异,交流才有收获;利益存在冲突,谈判才有必要。大家坐下来商定一些基础原则,比如法治、分权、民主程序,通过这些原则,我们既可以解决公共事物的安排问题,又可以在私人空间里过我们想过的那种生活。“我们用点人头的方法而不是砍人头的方法来统治”。这就是我们应该为之努力的民主体制,而不是革命,革命,革革革,没完没了。被革了命的还想反革别人的命,革了别人的命的也害怕被人革命;所以两边都怕得要命,所以革命已经成功的和革命尚未成功的,都搞恐怖主义。
   我希望不再有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划分。我希望在未来某一天,我们的体制允许批评和反对,鼓励自由思想、独立写作和不同的生活方式;我希望在未来某一天,决定我们命运的,不是在“体制”之内或之外,而是我们的智慧、心灵和创造力。
   
   2004年2月2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