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滕彪文集]->[清明节,我去了天安门广场]
滕彪文集
·用法律武器保护家园——青岛市河西村民拆迁诉讼代理词
·关于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
·再审甘锦华 生死仍成谜
·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星星——为六四而作
·I Cannot Give Up: Record of a "Kidnapping"
·Political Legitimacy and Charter 08
·六四短信
·倡议“5•10”作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谁是敌人——回"新浪网友"
·为逯军喝彩
·赠晓波
·正义的运动场——邓玉娇案二人谈
·这六年,公盟做了什么?
·公盟不死
·我们不怕/Elena Milashina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AB的故事
·陈克贵家属关于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的声明
·这个时代最优异的死刑辩词/茉莉
·自救的力量
·不只是问问而已
·The use of Citizens Documentary in Chines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节,我去了天安门广场

   
   
   
   赵紫阳逝世后的一段时间,期待天安门广场出现大规模的抗议事件,一度成为某些自由民主派人士的强烈情绪,或者潜意识中的某种幻想。这也可以理解,因为四五运动和八九民运,都和清明节、和天安门紧密相关,人们希望再次以悼念领袖为契机推进民主诉求;因为对于极权统治的终结,人们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不过我认为,这个想法既不现实,也不高明。目前最需要的是切实的公民行动,民间社会的培育,公民精神的培养,社区民主的建设等等,而不是广场政治。在2月底在网络流传一封署名为北大15名研究生的公开信,呼吁全国大学生在清明节去天安门广场公祭赵紫阳。我也觉得不可能成功。一方面,当局一定会不惜血本加强防卫;而另一方面,民众或大学生也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绝大多数大学生无法知道这个消息,而绝大多数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不能或不愿采取任何行动。由于不断地要和极权政治进行艰难的博弈,公民社会的形成也许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不过,今天是清明节,我还是要到广场去看看。

   八点多,我走出前门地铁,看到四个警察,手持对讲机,紧张地注视着每一个人:在他们眼里,每一个人都是反动分子。也的确如此,党和政府苦心孤诣地利用愚民政策和高压政策来制造每一个人的忠诚,可到头来,它又几乎无法信任每一个人。
   广场依旧是人来人往,导游们举着白的、粉的、黄的小旗帜,领着一队一队的游客匆忙地行走。三三两两的游人在纪念碑前、在暴君像前,咔嚓咔嚓地照相。纪念堂前人们排起长龙,等着朝拜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独裁者。直到现在人们仍然把专制恶魔的尸体摆在广场中央来膜拜,想起来我既恶心又寒心。每走几步就碰到警车、警察,以及认得出的便衣。他们或站着不动,或四处游走,或在车里监视,对讲机里传来不间断的急促声音。但他们的眼中可以明显地感到他们内心的恐慌。这些优秀的看守随时注意着周围的人群,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各种信息,并且最准确地提供给上级主子。警察和盖世太保系统也是这个体制的一个重要部分。
   八点三十一分,一个穿蓝衣服的工人骑自行车在广场穿行,被保安叫住。我听到的两句对话是:
   “你在耽误我的时间,你知道不?”
   “你让那个(骑自行车的)人出去,我就出去。”
   后来来了一个警察,询问了几句之后,放他走了。
   八点三十四分,在纪念碑与历史博物馆之间,一个警察叫住三个正在行走的人:“站住!”
   三个人不知道是在叫他们,继续往前走。
   警察凶狠地说:“让你站住,你听见没有?”
   三个人这才站住。我也在离警察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来,看。三个人有两个是农民模样,一个是学生模样。他们眼中也充满了恐惧。
   这个戴墨镜的警察像审问犯人一样恶狠狠地问:“你们和他们是不是一块儿的?”他指着刚刚走过去的一拨人。这个问题展示了这个忠实走狗的全部智慧,当然也展示了这个政权的极度心虚。这也是我今天听到的最经典的一句话。这句话,连同这个特定的场景,几乎浓缩了后极权体制的社会结构和政治态势的核心内涵。
   被问到的那个农民怯生生地回答:“不是。”
   “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是啊。”几个人同时说。
   “走吧。”
   警察已经注意到了我在观察他,马上用挑衅性的口吻问我:“怎么着,你,有事吗?”
   我心里说:“你管得着吗?还有,那三个人和前面的人是不是一起的,你管得着吗?”但我要赶回去上课,就冷冷地跟他说:“没事。”
   八点四十二分,前门地铁站的A号入口,一个警察命令一个拎着黑包的人停下,那人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愣了一下;警察狠狠地揪着他的上衣,让他马上把包打开。这些细节实际上是这个制度对待个体的一个缩影:那就是与人的尊严为敌,与人的自由为敌。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人们看不出任何问题,甚至处处透露着欢乐、繁荣与和谐。但是只要稍微深入生活的内部,只要稍微突破信息封锁知道某些真相,只要稍微反思一个这个制度的历史和现实,就可以发现它在处处与生活为敌。一个人民不能投票也不能反对的政权,一个执行了全世界90%以上死刑的政权,一个把朝鲜难民交给流氓政府的政权,一个监禁了记者、作家和信教者的政权,一个用机枪坦克来对付大学生的政权,现在声称要建立“和谐社会”了,倒是有趣。
   在回去的路上,我总是回想着那些对讲机里的急促声音,那些千百倍于警察的来往人群:回想着那句经典的问话,以及农民眼中的麻木与恐惧。——我醒悟到,正是在这里,隐藏着极权制度的运作秘密:警察可以高效地互通信息,而民众被剥夺了了解真相、彼此交流、相互聚集的机会,因此这种制度不需要太多的血腥就可以维持表面的稳定。但是在稳定与浮华的背后,充满了不可预测的、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能倒下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清明节,我去了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继续存在,也看到了红色政权为什么不能持续太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