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唐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唐夫文集]->[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
唐夫文集
·名声中华:我的外婆
·漫 话 芬 兰
·四 季 芬 兰
·营 地 芬 兰
·插 队 西 天
·芬 兰 彩 虹
·好热的芬兰夏天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
·温馨的芬兰住宅
·人 生 情 色
·闲话芬兰工会
·周末碎语:小气的芬兰人
·周末谈芬兰坏人坏事
·对芬兰退休金的幻想
·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碎语夜色
·芬兰的秋夜
·答若思朋友问芬兰语及特征
·仲夏节后话芬兰 于周日夜
·比较芬兰奥运精神
·毛泽东还有这样一个儿子
·亡国论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给老婆的信:只等拣到好媳妇
·给老婆的信:拿键盘当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唐夫

    我居住的周围现在几乎老外居多,芬兰人倒成了少数民族,俄罗斯,爱沙尼亚,越南,黑非洲,保加利亚人等等,象我这栋楼几乎被俄罗斯人住满。熟的点头,一声:“哈啦嗦。哦清,哈啦嗦!”(俄语,好,很好!)就换得句谢谢回来,小小的情感交易。芬兰人呢,就说“摸依”(你好),回复也然。不熟的凭感觉,想笑就笑笑,作熟视无睹状也无所谓。蓝天白云,随便分配,有狗的放狗,无狗的散步,自由自在,彼此相安无事,作为邻居,没有中国似的亲密更无炎黄般的仇怨,也不麻烦。邻里矛盾,还从来没有过。一晃我们在这里住了十来年,只有一句话可说:平静。

    其实,也有不平静的时候,那是另一类邻居,不那么客气而已。如果外出,我们不关闭凉台门,松鼠大摇大摆进来,耍还无所谓,居然要翻东西,偷糖吃,找花生米,吃饱喝足之后,随便来点小污染,把它的米田共放一两堆,就不辞而别。前次居然翻开柜门,就象自己清仓查库,甚至过犹不及。今年好像学乖了,还没有发现违反三八作风。现在夏季,松鼠色彩金黄,自以为可以选美,常爬在几尺外的树干上与我对瞧,看哪个最先“心惊胆颤”。小鸟的调皮更不拘小节,付总挂在凉台的风干腊肉,嘿!不注意就成了它们的快餐,也怪她要拿东西去喂着玩,把这些家伙养成一付贵族德性。只要开窗就听得叽叽喳喳宣传,甚至还飞在身边,把我们当稀有动物欣赏。说穿了,还是我们好欺。我看着它们常在想,您要是有本事啊,就随我去中国看看,有的是火锅汤料够你游泳。

    说欺负人的话,最霸道的算兔子,一个、两个、三个成群结伴,到处玩耍,知道老常宝来不了这里,放心大胆,年年吃掉我们的青苗,特别对四季豆的嫩枝,吃得斩头切尾,让我们白费心机。有时候我骑摩托回来,它们还在路边草丛欣赏我的车技哟!傲慢极了。狐狸嘛,倒是保持等距离交情,常用的是“你进我退”战术,也分不清是内部矛盾呢,还是外部矛盾,反正远看我们就退居二线。山鸡呢,不远不近说两声就唧唧咕咕,自言自语,不勾通,也不即不离,那神态就是我又不求你,你把我怎么样?

    其实,这都是芬兰人养成的怪僻,看那些退休老头老太,闲极无事,就买些动物食品到树林里和它们拉关系,弄得越来越近,主次都颠倒了,真是不怕麻烦。再说,现在人类已经弄通了好多种动物语言;反之,难道动物就不研究人类么?看到这些门前屋后,天上地下的小邻居,我经常想:要是它们将来会了汉语,会不会向我发难。

    有这天么?

   2004/8/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