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唐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唐夫文集]->[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唐夫文集
·名声中华:我的外婆
·漫 话 芬 兰
·四 季 芬 兰
·营 地 芬 兰
·插 队 西 天
·芬 兰 彩 虹
·好热的芬兰夏天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
·温馨的芬兰住宅
·人 生 情 色
·闲话芬兰工会
·周末碎语:小气的芬兰人
·周末谈芬兰坏人坏事
·对芬兰退休金的幻想
·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碎语夜色
·芬兰的秋夜
·答若思朋友问芬兰语及特征
·仲夏节后话芬兰 于周日夜
·比较芬兰奥运精神
·毛泽东还有这样一个儿子
·亡国论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给老婆的信:只等拣到好媳妇
·给老婆的信:拿键盘当你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唐 夫

    这是雨后天晴的妙境,艳阳高照,春日和煦,窗外的树木摇曳,枝条风展,好像对我呼唤,让我不由动兴。起身出门,掀开覆盖在楼下门前的摩托车篷布,带上健身的旱冰鞋就直往市区海边行驶。缓缓驶在林间,寂静的绿色世界被我吵醒,对不起了。在浓郁的遮天碧荫的林间,马达的轰鸣,心情的舒畅,道路的空阔,都汇集这己身的内外,好多意味,自然就这么自然,想天人合一,也许如此。当我驶出树林,满目云天青蓝白绥,走上公路,飒飒的风声,微微的景移,将我带到海边。平常熙熙攘攘的车道,今天特别安静,人们沉浸的教堂的忏悔中,休闲在乡村的别墅里,而我确在划破这静静的环野,悠然驶向市区,今天的市区最静,最清。

    我驶过一座地铁与公路并汇的桥粱,就看到汪洋的海,鳞次栉比的楼房与纵横交错的公路,以及五颜六色的建筑迎面扑来。好了,我不想再劳驾摩托,就停在附近一加油站,把可拆卸的旱冰鞋底滑轮从摩托箱里取出,扣上鞋底,就这么一溜一滑在人行道与自行车并列的泥青路上,飘逸,一种神灵般的飘逸从脚下扩散到全身,这使我想起搅得东海龙王不安,抽了龙太子筋的哪吒,莫非也然。滑轮在足下滚动,身体感觉轻松而溺重,舒服中惊险。我为学滑旱冰曾摔得象从刘文采的收租院出来(下一代人可不识这滑稽的撒谎典故,问则可释)不摔年青了,还摔得自豪,大概在芬兰的华人,我算唯一这样的老态龙钟。但看芬兰小子飞驰轻盈,象燕子般潇洒,鱼儿般游弋。真神!我好想再回头三十年。

    芬兰首都赫尔新基是个海滨城市,海水在城里象湖泊,在城边象河流,在城外则水天一色,浩瀚无比,这里的水网没有威尼斯那么密集,也没有圣彼得堡那么方正,她天然的溶汇在波罗地海怀里,再伸入芬兰肢体,尤似圆润,她簇拥散布着星罗棋布的岛屿。这里海水深沉幽蓝,沙鸥翔集,锦鲮游泳,一派水天景色,令人流连忘返。游轮上芬兰的国旗飘飘,白底蓝十字,基督的精神世界,基督的信仰世界,都在这里,从圣诞老人这里,到整个全球。望着这十字旗,我在想:人类何时才能减少象希特勒毛泽东这样的叛逆呢?

    赫尔新基美而惠,都说她是波罗地海的女儿,她太秀丽,太灵气,太活跃而又太婀娜多姿。住这里,没有尘埃的芬兰,你会意识到世界和平的意义,安详的奥义,清净含义。曾碰见一对英国老伴旅游来此和我聊天,最后油然的说:你居住在这里,真是上天给你的运气。那神情真让我感动。诚然,我去过英国,在那危机四伏的贪婪岛上,我知道张伯伦的谨小慎微,在豪华的大英博物馆里,我又感觉到丘吉尔的狂傲和冒失;是的,英国的历史包袱太重,从被侵略到侵略,再从侵略到被侵略(现在英伦住了太多的英籍印巴华人等),她已经显得疲惫而不伦不类,象杯盘狼藉后的宴席,零乱着残羹剩汁,你至今还可以见到狄根斯笔下的凄情。我也去过法国,从幽灵聚集的诺曼底到繁华如梦的巴黎,我感觉到法兰西的故弄玄虚,投机取巧的诡异,难怪越来越被人轻视,她甚至还与萨达姆勾搭亲密。从莫泊桑的项链里,巴黎是那样的浪漫而可怜又可悲。我在凯旋门上为拿破仑惋惜。我还去过美国,横惯西东,最是在喧嚣的纽约地铁里,我看到瞌睡眯唏的倦容,和拥塞的面孔,从摇摆的车厢到自由神像的路径,那时候的双星子楼还那么在灰飞烟灭前的昂然大气,我知道美国付出太多,太累,只身阻挡这整个世界的邪恶,她会象超速的战车和扬蹄奔腾的骏马,可怜的美国,我总要这样对她祷告和祈求。为此,我更爱芬兰,这里静悄悄,轻轻然,平而安,我离开她就要痴恋,如行痴,如动痴,让我总想回到这里。这里海水依依,天色清丽,象情人,象伴侣,象知心朋友,用她的外表,内在,贴近你微波涟漪,象恋人高耸的胸脯对你揉倪,总是蕴酝,总是欣然。我一边滑翔,一边浪漫的思维,移动的海堤,从我的滑轮过去,那停靠的舢板游船游艇,那休闲的靠椅,那草坪,那镶嵌着红地毯色调的小路和行驶的车道,都在的轮下过去,我抬眼望着面前的岛屿,微波荡漾海面,映衬着这是个幽美而安宁的首都。周日的人们坐在露天的酒吧,喝着啤酒,有的躺在礁石上,赤膊的小伙,半裸的姑娘,有的阅读,有的安睡,享受着春天,享受着海洋的碎语。我一边滑翔,一边欣赏,欣赏芬兰,也欣赏自己,感觉很美,很畅,很随心所欲。

    从海边滑个半圆弧度绕城,我再直穿城区街市,其中有不那么平直的道路(欧洲人爱保持石块古道),我只好卸开冰鞋滑轮提着,鞋有点硬(这不同于一般的鞋),但仍然可以漫步。走在路上,通过火车站,见到阿列克赛的塑像,这位曾经书写了“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作家,用自己的心血,灌注了全世界每个成长的孩童灵慧,凡是能触摸文字的没有不知道这本书,没有不为白雪公主怜爱,为七个小矮人可亲。但童心不会涉及作者,儿童的想象总是在作者的笔下。所以,我问过来芬兰的中国旅游者,还没有一人能回答准确这本书的作者。而今,他就在这里沉思,凝视,一座广场在他足下,巨大的石雕,阿列克赛像前的游人相机闪闪,照得他是否欣慰?

   

    当游兴毕后,快要滑回到我的停车处时,一不注意,被一截小小树条枝蹒住,就地滑了半圆,还是摔下去,双手触地,有点重,也有点刺激,起来摔摔手腕,还好,不需要医院门诊,我取下鞋轮,再发动摩托。从市里的最中心到家就十几公里的路径,回来觉得好饿,都下午四点多,才将冰箱里的饭菜取出,用微波炉打热,狼吞虎咽的吃饱喝足之后,头脑感觉昏沉,就倒床休息,一睡之后再起,晚间九点。

   

    周日这样度过,时间就这样消失,今天的一切储存在记忆里,什么时候忘却,也无所谓,记下点点文字,算重新意味。人生,就这么流逝,生命就这样境遇。朦胧中,我好像有点满足,可有什么值得满足,我又无法回答。

   

    续完

   

   2004/6/21 作于芬兰 赫尔新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