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唐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唐夫文集]->[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唐夫文集
·名声中华:我的外婆
·漫 话 芬 兰
·四 季 芬 兰
·营 地 芬 兰
·插 队 西 天
·芬 兰 彩 虹
·好热的芬兰夏天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
·温馨的芬兰住宅
·人 生 情 色
·闲话芬兰工会
·周末碎语:小气的芬兰人
·周末谈芬兰坏人坏事
·对芬兰退休金的幻想
·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碎语夜色
·芬兰的秋夜
·答若思朋友问芬兰语及特征
·仲夏节后话芬兰 于周日夜
·比较芬兰奥运精神
·毛泽东还有这样一个儿子
·亡国论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给老婆的信:只等拣到好媳妇
·给老婆的信:拿键盘当你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唐 夫

    上午春雨唧唧,丝丝如箭,哗哗扑地,推窗望出,环野仍然清爽洁净,在没有污染的北极,这意味就两个字:洁净!大概地球的重量都挤在热带和亚热带,难怪那里多是妖魔鬼怪,九分好斗,恐怖十分。而生活在这里没有压力,人也会流于疏懒和乏味,凡望峰息心者,心态油然颓废凋残。难怪沾染烟酒与毒品的不为鲜见。

    这雨使我打消出门念头,干脆进到另一世界,一个神灵的橱窗,看书信,读新闻,游熟悉的网站,熟悉的名字,熟悉的文字,而后游游网页,读点乱七八糟的咚咚,算是消遣,也是充实。人嘛,都在咀嚼感觉中度日。至于贵贱荣殊,还真的风马牛不相及。

    于是,我烧好一杯加糖的咖啡,甜甜的品尝,漫漫流进唇齿,就燃起了思绪的青烟,缭绕在胸,缭绕在脑海。想巴尔扎克竟然把咖啡喝进天堂,著作没有写完,生命热能确过早耗尽。我克制着自己每日两三杯,估计不会做扎克巴尔。哈哈,算老巴最后的岁月,正是我的今天,幸好我没有天赋。从咖啡里给人的清爽,再从苦涩的回甜中阅读自己的文字,也是喜乐交加,要把一篇文章字斟句酌完毕,有时候会有点烦,文字活跃,稍微不慎,精彩的语言,精彩的段落就失之交臂,惋惜是够刻骨铭心的。写文章就象酿酒,哪怕已成,还得掩埋些时间,会发现其中的味道。可我竟然还无法避免错别字(据说海明威也然),这暗藏的钉子硬伤阅读者的情感。常常因为性急,觉得可以就寄出刊登,让别人去阅读,虽然没有丝毫收益,读者就是伙伴与朋友,只要他们在静静的阅读中能够体会我的世界,就是我的知音。人生的知音不多,说珍贵也然。别的,我还计较什么?可能我是太弱智,或者与文字很少交道,总是捉襟见肘,总是不尽人意。

    忆当年生不逢时,从小见到文人如郭沫若巴金,沈从文陈荒煤之类,有点鄙视,那样的文字我实在不敢夸奖。至少,言为心声,文章合为事的标准他们没有达到,谎话总是言不由衷。童年很少见有益的文字,那结果让我压根儿没有想过这也是爱好。现在孤身海外,时间多余,工作轻松简单,靠一点工资――对斤斤计较的老板――我就不做铁人了。这才想到文字,就是找些话来说吧。

    于是,搜索枯肠,绞尽脑汁,念头发霉生酵,好的坏的,一股脑儿都拥塞在心,还真象茶壶里有汤圆。想写,脑海就成了大海,只有波涛,没有头绪。你看,我是那么的一无所知。

    这么茫然的上午就这样流逝,等我看到身边的时钟,哦!的一声,才知道已经是偏日在窗了。于是,我得结束被电脑的诱惑。打开窗户,就打开一片日光,我想我得沐浴在晴天下。

   2004-6-21

   下午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