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唐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唐夫文集]->[闲话芬兰工会 ]
唐夫文集
·名声中华:我的外婆
·漫 话 芬 兰
·四 季 芬 兰
·营 地 芬 兰
·插 队 西 天
·芬 兰 彩 虹
·好热的芬兰夏天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
·温馨的芬兰住宅
·人 生 情 色
·闲话芬兰工会
·周末碎语:小气的芬兰人
·周末谈芬兰坏人坏事
·对芬兰退休金的幻想
·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碎语夜色
·芬兰的秋夜
·答若思朋友问芬兰语及特征
·仲夏节后话芬兰 于周日夜
·比较芬兰奥运精神
·毛泽东还有这样一个儿子
·亡国论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给老婆的信:只等拣到好媳妇
·给老婆的信:拿键盘当你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话芬兰工会

    唐 夫

   

    我曾在中共麾下打工,看工会就象小孩看大人的内裤。小学课本里有个林祥谦,为北洋军阀搞死,后来也不提了,估计那工会榜样不妥吧。出国来现在西方打工,我无意接触 工会,才知道原来不光是罢工的干活。

   

    在芬兰混了十来年才进厂,一次偶尔与工友迪莫交谈,这中年胖子是工会头目,算不算地下党,我不知道,但他每月到总部开会一次,除此而外,成天与我们一道照样干活,流汗的时候多,别无二致。迪莫苹果脸型,很逗姑娘喜爱。最近离婚,看样子要做卡桑 洛瓦,运气怎样不知。每有工人生日退休工或厂节假活动,迪莫都是头人,这时候显出工会作用。我问他加入章程,才知是工人自由选择,每月缴纳工资2%作为会费,连续8个月会龄之后,可获得500天工作日全工资的60%为失业或辞职期保障费用,甚至还有推荐别的工作机会。真是小亏与大便利。于是,我填了申请表,一月后我的工资单上少了20多欧元,做起黄盖。一晃三年过去,多少贡献了六七百欧元,还是心悦诚服,痛感没有。要真的想耍,那500天的回报算来也是几万欧元(以我的约70欧元/天计),填小肠鸡肚有余。

   

    今年初里的一天,闲聊中与迪莫说到工厂应给工人每年增加工资的程序,我是外哈(重庆话意指‘傻’),不知老板品格差异,就顺手把当月的工资单给他瞧。迪莫一看:“Moi,moi(芬兰语‘嗨嗨’)!不对呀,你的级别没有升够呢?”我觉得奇怪,明明每年二月都升级加薪了的呀:“怎么可能呢?”他见我这么说,就细心解释:“按照工会法规,工作一年之后应跳薪两级,以后每年级次晋升。而你的单据上看来少得一级。哼!我找老板去。”于是他收下我的工资单。隔了几天,迪莫告诉老板固执己见:不错,不加!“怎么办?”我问他。那不由他加不加,迪莫还是Moi了两声。第二天就将一陈述表格填上叫我签字,然后他又去找老板,事实如此,老板也签。迪莫将此寄给行业工会总部,“Moi,moi!这下由老板协会要和工会去干战,我们等着就是。”他笑笑的说得轻松,苹果脸上的小嘴巴一翘。我到是第一次听说老板也有协会。想来也然,各行各业都有组织机构,团体结社才对。就是中国过去也有青红帮嘛,也解决问题呀。

   

    再过了半月,结论来了,所有拖欠一律补足,这几百欧元比拣来的感觉好。我拿中国那套行径对迪莫说:“MOI,MOI!嗨,劳苦功高,我请你喝啤酒。”他愕然!这是我该做的呀,这倒让我极不好意思,中式思维,岂不令人耻笑。同年,工厂有位调皮工人叫葛约,人样干瘦,嘴皮不饶人。他没有加入工会,几乎吵遍所有,也与我干战过,为爱骂人,被老板警告多次,最后一次连老板也骂,终于解雇永别。迪莫说:“MOI,MOI!要 ÷是他属工会,老板是不敢随意开销的。”可见工会还真有力量。这仅仅是小厂工会之能,每个会员都在保护之列。而总工会的动作,就大多了。

   

    四年前,大雪纷飞之际,赫尔新基两家汽车公司合并,本辖属市府,不应出问题,不知为何接纳单位要把被接纳公司的工龄算断。为此,工会出面抗争。市府象未嫁的姑娘,半含羞颜。工会见软的不行,那就齐声唤吧,前头有个“张辉赞”。嗨!一呼百诺,那可不得了,全市公车与冰雪同甘共苦。害得没有车的,要么找出租车,要么找亲友,而各行各业工作依然,没有怨言,冷眼旁观倒是。那时女儿读高中,待我清早想送她上学 ,一发动,嗨,不早不晚,我的车也恰到好处的罢工。情急之下,我忙给麦克林电话,手机还在他睡觉的太太枕边,说他正在送另一个中国孩子(他们的名誉养子)中途,又忙叫我等等,声音嘶哑,还带睡意。过一会,得知麦克林已调转车头过来,女儿高兴得要跳。

   

    哎呀!那次罢工,足足一周未决,工会火大了,发出呼吁,立即得到火车,轮船,飞机等行业工会响应。这下芬兰面临海陆空瘫痪。哈!连国会,总统都惴惴不安,最后几管齐下,市府只有向工会乖乖投降,接收公司不得恣意妄为,所有条件照算,罢工全胜(当然,法律规定,罢工期间没有工资,那由工会付与)。而后又发生过护士工会罢工,医生工会罢工。市民怨声载道,结束得不偿失,护士灰溜溜的。救火工人工会闹过,同样下场。看来公民很懂道理,不支持的就不理睬。

   

    老实说,这公共汽车属服务行业,定时定点发车,这里是经常空空如也,居民太少,线路太多,靠几张月票或零售,维持一部几十上百万的车,是个问题。而且更新换代极快,每辆崭新如斯。我走过好多国家,还没见到有比芬兰公车乖巧华丽的(瑞典的公车也不行),当然,大家纳税,也该享受。在美国洛山基,我看那破旧的公车,喘气呼呼,一小时一班,等死人的天长地久,真想叫山姆别充老大了,留点钱自己花。最近市府想更改直辖公车为股份公司,发行上市,这当然是为了经营利益计。那样一来,谁都可以收购或兼并,也可落入外国公司之手,便有螳螂捕蝉之剧。工会考虑之后,还是社会主义好,为此与市府协商不妥,便定于下周一全市汽车原地不动。见报之后大家议论纷纷,找车的找车,找老板说聊斋的也然。我叫付总用我的摩托,我骑单车,可她练习过两次,敢小摸不敢大用。要自骑单车。

   

    面临这样状况,人人都有点忧心忡忡,我不由得生气的问迪莫:“这样罢工集会,置市容于不顾,把政府弄冒火,开出坦克!”他一听哈哈大笑:“Moi,moi!看你说的,要都是中国工会那样窝囊,我们还有F18战机呢!”

   

    那明天就拭目以待吧!

    2004/9/12

   今天是我离开中国整整十五年整,离开南美十四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随笔为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