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

   

   2002年12月26日各地举行了县级人民代表选举。

   山东也举行了选举。在这次选举中,每人都可以拿到一张选票。选票上的候选人除了姓名,既无年龄也无性别及籍贯,当然更无事绩,同意者可以划圈。

   这种选举五年举行一次,选民对候选人几乎是一无所知,不但不认识候选人,连照片也没见过,是男是女,是胖是瘦都不知道。在这样的选举中,很多人都是划了圈投入票箱。

   多少年来有人曾不断向有关方面提出改进意见。要求人大代表的候选人应该与选民见面,应该向选民们发表他们的见解。但是直到2002年12月仍然没有任何改进。

   今年选举后,我问及周围的人对选举的看法,发现多数人对此都非常淡漠。他们表示现在的选举人都是上边安排的,上边中意的人最后总会当选,一两个人投反对票根本影响不了大局,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多数人都是跟着划圈圈。

   这种现象也表示了国人现在对自己的选举权利不够珍惜,缺少权利意识。

   我对这种选举很反感。让我给那些根本不认识的人投赞成票,我认为那是对我的侮辱,所以我在选票上不投赞成票,而是投反对票、投弃权票。我所投的反对票不是反对那位候选人,而是反对那种投票的方法和制度。我想如果多数人都珍惜自己的选举权利,不给那些自己不认识、不了解、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人投赞成票,那么现在选举的组织者就不得不考虑,如何尊重民意,倾听选民的呼声,改进选举办法。

   在现行体制下,国人能够享受兑现的政治权利本来就极少,“投票”本来是个实实在在的权利,但是多数国人也不知道尊重这个权利,真是一种可悲的现象。

   国人缺少政治权利意识,为独裁者、专制者、野心家提供可乘之机,使他们有机会蒙蔽群众,攫取权力。当然国人政治权利意识低下,也是极权主义者刻意打压、塑造的结果。

   **国人为何缺少选举权利意识**

   回顾历史可以看到国人在选举中的权利意识是怎样被打压的。

   记得五十年代初,在中学、大学选举学生会的时候,是很热烈的,同学们举着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到各个年级去宣传,去拉选票,投票也很自由。

   后来在肃反运动中,山东大学揭发出在人大代表的选票中,有人写了美国著名电影明星玛丽莲 梦露的名子,这件事被批判为“反革命”行为。于是在党委的领导下,逐个查对笔迹,最后找到了我的老师 著名物理学家,从美国回来的束星北教授,于是大家一起批判。后来虽然落实不是他写的选票,但束教授一直对此不滿,并表诸言论。在反右运动中,他被加上“攻击肃反运动”等罪名而被打成了“极右派”,被赶到水库去劳改改造。离开了他多年从事的物理教学与研究工作。

   从此以后,在山东大学的选举活动中都是戒备森严,很多人挤在一个教室里写选票。写的字左右的人都能看到,谁也不敢乱写。而且选票的笔迹还可能被查对,于是大家就只知道在选票上划圈圈了。

   1955年,批判“高饶反党集团”,高岗曾担任过中央政府副主席,只是因为在选举前到陈云和邓小平家讲了对某些领导人的不同意见,表示了有争取当选党的副主席和总理的意向。竟被定下了“搞非组织活动”、“阴谋篡党夺权”的大罪名。后来高岗忍受不了精神的折磨自杀身亡。从此之后,谁还敢在选举前交流、串连,“竞选”两字更是绝对的禁忌。

   “四人帮”垮台之后,在八十年代,自由主义思想又开始上升,在八十年代的基层换届选举中,北京等地的一批青年人,出面竞选,北大的胡平等人也被选为区人大代表。但是好景不长,“六四”前后这些人,多被整肃,有的开除,有的坐牢,有的流放国外。国人的选举权利意识再次被“消灭在萌芽状态”。

   **权利意识的苏醒与不合作行动**

   斗转星移,我们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人们的意识也在转变,虽然从整体来看,国人的选举权利意识还很差,但是也出现了苏醒的现象。在最近一次选举中我发现,有少数人已经开始思考问题,他们开始投反对票,投弃权票,甚至根本不理会选票上的名单,而是另写自己的意中人。这次山东大学选举的结果出来了,当选人的票数也只是刚刚超过半数。如果不改革选举制度,下次如法炮制就可能出现全部候选人不能当选的结果。

   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青年报》在2002年12月30日发表了署名张雄的文章,对现行的选举制度提出质疑,他提出这样的选举“对选民们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连候选人是谁都不清楚。”他还转述了一个Z同学的话:“我对候选人没有丝毫的了解,也不知道这样选有什么意义,投弃权票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想这个同学投弃权票是很有意义的。他表示了对现行选举的不合作,这表现了该同学尊重自己的选举权利,他用弃权票表示了他对现在选举制度的否定。在中国像这样珍惜自己政治权利,采取不合作态度的人多起来,中国就有了希望。

   五十年前在印度,圣雄甘地提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当时曾为激进派斥为太消极,但是正是这种不合作运动推动了印度的民主化和自由化,使得他们在上个世现四十年代,在贫穷落后的印度,争取到了自由、民主。并初步建立了民主制度。

   还是《中国青年报》,在1月2日报导,湖南娄底市选举出席省人代会代表时,上级安排的候选人,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何翰屏落选了,按照惯例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理应是省人大代表,而且是代表团的团长。他落选的消息不但惊动了湖南省也传遍了全国。这件事一方面说明该人不得人心,另外也说明了娄底市人大代表有了一定的政治权利意识。敢于投反对票,投弃权票,用选票表达意志。

   但愿这种权利意识能够扩展到全体国民之中,扩展到更多的人民代表之中。

   以上两篇报导都出现在《中国青年报》上,也是值得人们注意的,这种文章在其他报刊上很少见。但愿《中国青年报》能沿着这个方面走下去,成为民众的喉舌,国人的耳目。成为换醒人们政治权利意识的锣鼓。

   于山东大学2002.1.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