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孙文广文集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禁书与《出版法》70214
·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兼说政协改革70214
·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70304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70317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70401
·李金平清明欲去广场悼紫阳70402
·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70408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五四70429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民主党派70510
·受杨宪宏专访如何跟警方打交道70531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七一70627
·奥运前必须保障人权70814
·十七大胡报告回避重要历史问题71017
·民建孙文广支持民盟郭泉711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为了在农村消灭私有制,实行地土公有化,斯大林在苏联推行集体化、要“消灭富农”,强行流放、富农地主200多万。毛泽东在中国先是推行暴力的土改,消灭“地主阶级”,以后推行合作化、公社化实行土地公有制。

   **苏俄的土地公有化**

   1917年11月7日,列宁斯大林领导”十月革命”,用暴力夺取了政权。

   1917年11月8日,在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土地法令》,规定:“立即毫无报酬地废除地主土地私有制”(《联共(布 )党史》p258)宣布永久取消了地主对土地的所有权,土地成为公有财产,土地不能买卖。

   列宁。斯大林,所以要在夺取政的次日,宣布:“废除土地私有制”,是为了号召农村无产者支持苏维埃,也是为了标明“十月革命”“消灭私有制”的性质。由此召来地主、富农的强烈反抗,开始了“红”“白”两军的国内战争。

   为了落实土地公有化,推行农村集体化,考虑到农村多数土地掌握在富农手中,联共(布)中央1930年1月通过决议:《在全盘集体化地区消灭富农经济的措施》,制定了“消灭富农”的措施。将富农分为三类:

   第一类 从事“反对苏维埃政权”的反革命富农处死刑;

   第二类 大富农、地主流放到国家边远地区

   第三类 一般富农流放到本地边远地区。几乎所有富农地主,或者被流放,或者被枪杀。

   苏俄在“集体化”中,到底消灭了多少富农,因为苏联封锁,一直难有准数。直到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后,公布了“国家档案“这才知道:1930——1940年在苏俄总共流放了229万人,死亡54万人。可见斯大林为了消灭私有制,推行集体化,是何等的残酷与冷血。自从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凡是反对政府,反对现行政策者都可能是“反革命”,从1921年到1954年按“反革命”罪判刑的有378万人,处死64万人。(《读书》2003.11 P48)

   当年斯大林领导下,强行推动土地公有化,为此不惜“消灭富农”,迫使二百多万的富农离开家园,流放到边远地区,造成数十万人死亡。事过七十多年,俄罗斯实现了自由化,民主化。

   俄罗斯总统普京,不久前宣布,要在俄国要实行土地私有化。俄罗斯从1917年“十月革命”开始经过了八十多年时间,转了一个大圈,现在又要回到原点。

   为了消灭私有制,实行土地公有化,斯大林等人以牺牲人的生命,国家的财富,社会的传统文化做代价,换来的却是,现在俄国的落后,和国家难以弥合的创伤。这难道不是消灭私有制带来的灾难。

   **毛泽东与湖南农民暴动**

   要在农村消灭土地私有制,“地主”不可能自愿、无偿地交出土地,于是只能 使用暴力,制造血腥,制造恐怖。

   毛泽东在湖南领导农民暴动,开始于1925年冬,1926年北伐军进入南京、武汉后达到高潮,湖南农会号称有618万人,一度实行一切权力归农会的群众专制。当时中共领袖陈独秀在致共产国际的电文就承认,湖南农运造成:“北伐军官家属土地和财产被没收,亲戚被逮捕,平白遭受拘捕与惩罚,米的运输受阻,向商人勒捐,农民抢米粮,吃大户,士兵寄回家中的少数金钱均被农民没收与瓜分。”(张耀杰《曹禺笔下的农民暴动》)

   毛泽东1927年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记录了毛泽东当时是怎样组织农民暴动。

   首先组织农会,农会拥有无上权利,不受法律约束,表现‘无法无天’,他们可以把‘地主’拉出来游街,戴高帽子,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可以到地主家里去杀猪出谷。

   在农民暴动激烈时,“地主”被活活打死,或拉出去枪毙,以后还夺取枪支弹药建立农民武装。

   毛泽东在湖南领导的农民暴动,不允许任何人讲一个“不”字,湖南一个大知识分子,只因为写了一首讽刺农会的打油诗,即被农会公审,就地枪决,当时的农村一片红色恐怖,毛泽东却认为这样的恐怖“好的很”。当然农村的流氓无产者,痞子,因为分得了财产会感到欢欣鼓舞。

   **中国的血腥土改**

   “斗地主”是土改中发动群众,扫掉地主威风的最重要的过程。首先发动“苦大仇深”的“贫雇农”,向他们进行“教育”,使他们知道“地主”收地租,是“剥削”,宣传对“地主”的“仇恨”,然后,向贫苦农民许以地主的“财物”“土地”,拉出地主来“批斗”,由“苦主”出面控诉,调动贫苦农民的仇恨情绪,以后是侮辱,欧打,有的地主就这样活活被打死,至于“苦主”们的控诉的内容,当然是不受约束的,是真是假难以考证,这时的地主已完全被剥夺了发言权。

   在农村,还要杀一批,关一批。据国外的报道,在中国的土改中,致死的地主全国大概在一百万到数百万之间

   王若望亲身参加过山东土改,根据《王若望自传》,透露:光是一九四七年第三季度在土改斗争高潮中,鲁南地区就有二十多万人被流氓无产者活活打死,其中三分之一只是富农、中农或小商贩。王若望指出:“中共特别强调地主还乡团对共产党怀有刻骨仇恨,试问:促成并加深这种刻骨仇恨仇恨的根子是谁呢?”该书还摘引一名用乱棍打死地主的贫农所述:“俺们端了他全家,分了他的浮财,要是留下他活着,肯给咱罢休吗?”。土改运动实际上比“文化大革命”残酷多了,由于新闻封锁,外界对这段血淋淋的历史所知甚少。

   **“公社化”造成中国大饥荒**

   “土改”只是在农村,“消灭私有制”的第一步。从“合作化”,到“公社化”,在全国农村,完成了包括土地在内的公有化。

   1958年毛泽东亲自组织和领导了“公社化“运动,在全国农村普遍建立了“人民公社”,在农村土地、牲畜,大型耕具,甚至炊具都实行公有化,农民对土地的支配权完全丧失。从此后农民的活动都在“公社”的统一指挥下进行,农民彻底失去了私人的生产资料,从此也就丧失了对农业的经营的自由,一切行动听“公社”、“生产队”的指挥。

   “人民公社”的口号是 “组织上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 农田的耕种实行军事化的组织,几十人上百人排着队像军队一样下地劳动。在人民“公社化”后,停发农民的口粮,强迫农民到公共食堂吃饭,一度没收农民的炊具等私有财产。

   “公社化”极大的摧残了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加上荒谬的决策和指挥,在农村,造成了灾难性的大破坏,粮食大减产,形成全国大饥荒,很多人饿得皮包骨头,得了浮肿病。全国饿死的人在2000万以上。

   中国的人口在1958年之前,平均每年增长约1500万。从1959年起,中国人口的增长率,开始下降,1960年,出现全国人口负增长。

   这几年的全国人口数为

   1959年6.72亿1960年6.62亿1961年6.58亿(见1983年《中国统计年鉴》P103)

   从1959年到1961年之间全国人数减少了约1400万,考虑到人口的出生,这几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当在2000万以上,这是中国一百多年的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人为的灾难,

   这场大灾难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毛泽东领导的以消灭私有制为目标的“公社化”。

   过去说58年后饿死人,是因为“大跃进”,其实以“大炼钢铁”为标志的“大跃进”对农村粮食生产的直接影响并不大,造成粮食大减产的主要原因是“公社化”带来的“平均主义”“大锅饭”,瞎指挥。58年后饿死人,主要原因是“公社化”。

   以“消灭私有制”为目标,在世界很多国家,建立了的共产极权统治,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要实现“合作化”“集体化”,要消灭土地私有制,在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造成灾难,带来血腥。

   2003-12-27于山东大学(12/27/2003 16:4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