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 ]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

   
   
   前言:近期上市很多“跟毛泽东学”打头的书,如“跟毛泽东学领导”、“跟毛泽东学史”、“跟毛泽东学文” “跟毛泽东学智慧”等等,每册都有40-50万字,很是热闹。据说有些青年人喜欢看。本人不才,也不自量力,打算写点“不跟毛泽东学”打头的文章,凑凑热闹,这是其中第二篇。
   
   10月15日,中国载人飞船上天之后,全国媒体一片沸腾,多数报纸都以几个版面作有关报道,通栏的标题包括:

   
   “抒我中华豪情。”
   “飞天之路壮美如诗”
   “社会掀起航天热”
   “别人不敢小看我们了”
   电视几天来连续不断地报道:发射飞船现场、航天员归来现场、领导的接见、群众的欢呼、家庭的议论、青年的自豪、激动和狂热。
   
   **1957苏联卫星上天**
   
   这不禁使我回想起,历史上的两次类似的重大航天事件。
   
   其中一次是,四十六年前的1957年,苏联发射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
   
   中国和苏联是亲密无间的同志加兄弟,苏联是中国最亲近的老大哥。苏联卫星上天是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最大喜讯。
   
   当时苏联卫星发射成功,中国的媒体和现在一样地热闹。苏联卫星上天说明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美帝国主义做不到的事社会主义的苏联做到了,说明我们即将战胜资本主义,人人心中都充满了对社会主义的自豪感。
   
   那时谁也没有想到,苏联会在卫星上天30多年之后,红旗落了地,国家解了体。随后暴露出了苏联国家的贫穷、落后和黑暗。原苏联地区的人民一度陷入迷茫之中。
   
   **1970中国第一颗卫星上天**
   
   另一次是,三十三年前的1970年4月,中国发射成功第一颗人造卫星。
   当时我随山东大学物理系教师一起正在农村劳动。北方的早春还是很冷。
   
   卫星上天的消息传来,使很多人振奋不已,浑身发热。
   有人找来了锣鼓,于是锣鼓声欢呼声口号声响成一片。
   
   收音机中一遍一遍的传出“东方红”的乐曲。大家也放声歌唱: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报纸上也是同样的大字标题,热情歌颂毛主席,赞扬共产党,欢呼毛主席万岁,文化大革命万岁。通过狂热的宣传,全国更加如痴如醉。中国人民的民族自豪感又达到了新的高潮。
   
   1970年“文化大革命”进行了一半,全国缺吃少穿,经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毛泽东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为了让“东方红”乐曲响彻太空。也为了说明他的“文革业绩”,他不顾民众死活,一定要让卫星上天。
   
   那时中国卫星上天,在世界上属第五名。排在苏联、美国、法国、日本之后。有人还嫌美中不足。说:如果早两个月发射就能抢在日本前面,就成了世界第4。虚荣心是没有止境的。
   
   此事过了整33年,在江泽民主席十余年的关怀和领导下,中国终于成为发射载人飞船的世界第三名。
   
   回想这两次事件,有很多的相像。
   同样的媒体狂热宣传,同样的有人欢呼,有人兴奋,有人赞扬,有人写文章,论述民族自信心、自尊心的加强,景致大体相同。
   
   但是正像李慎之先生在“风雨苍黄五十年”中所表达一样,有些人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其中包括:很多经过这三次事件的人,和善于思考的人。
   
   **载人飞船代价知多少**
   
   这次的载人飞船上天之后,我想借问,这样的上天到底要花多少钱?
   回答终于在报纸上出现,为了上天,从1992年开始,总共花了180亿元。人们都知道像这样的数字,会有很多水分。
   
   媒体同时公布了近期的发射费用是10亿人民币。而法国广播电台说这次的开支应是4亿美元(合32亿人民币相当中国公布数字的3倍。)
   
   中国政府,为了说明“少花钱多办事”,为了证明“光荣伟大正确”,报道政府开支的数字一般都是偏低,外国估算的数字,大概是中国报道数的3倍,也就是说为了制造和发射载人飞船,中国要花500亿左右的人民币。
   
   据外国的专家们分析,这样的载人飞船,对经济发展影响很小,对实用科学贡献也不大。
   这样的发射,主要是为了宣传效果,其次才是军事作用。
   
   为了宣传我们的伟大成就,为了让世界不要小看我们,为了一些人的虚荣心、自豪感,投入数百亿计的资金,发展载人航天飞船,值得吗?为了争取世界第三航天大国的地位值得花那么多钱吗?
   
   我国现在家庭人均收入,不到625元的贫困人口,有3000万,(见温家宝2003年3月答记者问)。
   发射载人飞船要花180多亿(往少处说),这些钱,如果分给这3000万贫困人口,每人可得600多元,相当他们一年的收入。
   
   我国现在大量下岗工人生活艰难,贫苦农民,为了不能给考上大学的子女教上学费,而饮恨自尽,180多亿能够提供400万大学生一年的学费。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
   
   我国的河流40%遭到污染,有三分之一的国土遭酸雨侵害,为什么不能抽出点资金来进行治理?我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中,要倒着数。正着数,大概要排到100名左右,为什么要去争那个“载人飞船上天”的世界第三呢?
   
   日本、德国、英、法,人均收入,都是中国的几十倍,科技力量远超中国。
   为什么他们不争载人飞船第三?因为他们知道,这件事劳民伤财,意义不大。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争,我看重要的是虚荣心作怪,总结教训,我们还是不跟毛泽东学虚荣为好。
   
   我国发射载人飞船,好比:一个月人均收入不到70元的家庭,常年不闻肉香,但为了增加“自豪感”,却借钱,买了件名牌西装,穿在身上,到处炫耀,招摇过市,打肿脸充胖子,这种虚荣心自豪感有什么必要?
   
   这次“载人航天”开始于1992年,当年正是江泽民主政三年之后,以后的工作都是在他的领导下进行的。据10月16日新华社报道,1998年8月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条令》,正是根据这个条令,开展了对航天员的培训,使得航天计划按期完成。
   
   江泽民这个人,从主政14年的表现来看,虚荣心很重,为此做了不少劳民伤财的事,他不应该成为后来者的榜样。
   
   2003年10月19日于山东大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