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
孙文广文集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2003年11月1日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关注杜导斌之二2003年11月1日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

    孙文广

   6月29日,朋友告诉我当天法国台广播了吴敬琏的文章《建设一个公开、透明和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他对该文赞扬有加,要我一定找来看看。 网上查找之后,发现吴敬琏、蒋彦永两人,在抗击非典中都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

   **吴敬琏、蒋彦永简介**

   他们两人都是1930年出生,都于1952年入党。都学有专长。

   蒋彦永是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肿瘤专家,有大量著述,多次出国访问,退休后还带着两个博士研究生,

   蒋彦永的事迹已经广泛见诸海内外媒体,被称为“英雄”。

   吴敬琏的抗击非典事迹则少有人介绍,因为他意见是在内部会议上提出来的。

   吴敬琏先生是大陆著名经济学家,现任社科院的教授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2000年众多媒体联合评选年度经济风云人物,吴敬琏先生高居榜首。

   吴敬琏先生是中国力主市场经济理论的“旗手”,素有“吴市场”之称。为了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他大胆揭露中国股市黑幕,从而使吴敬琏名闻遐尔。他曾经把中国的股市比做赌场,后来被视为“赌场论”。中国股市后来从2000年2200多点,跌到1300多点,至今还在1500点左右徘徊,使股市风险得到一定释放,吴敬琏起了一定作用。参与股市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吴敬琏的,很多证券工作者都非常重视他的言论和著作。

   **吴敬琏、蒋彦永同心合力抗“非典”**

   吴敬琏与蒋彦永两人往昔素不相识。

     早在今年4月初,吴敬琏就根据自己对多方信息的分析,深切关注着国内非典疫情的发展。他感到,一些负责官员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有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4月9日吴敬琏在在由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对官员们的态度提出了批评。 据当时在场的经济学家胡鞍钢回忆,吴敬琏提出有关批评建议后,温家宝总理作出了正面回应。温总理指出,人们关心自己的生命、健康是正常的,应当充分地理解。新一届政府成立一个月来已多次研究“非典”问题,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是政府的首要职责,因此抗击“非典”是政府的当务之急。

   也是4月9日,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蒋彦永大夫的一封署名信,揭露前卫生部长张文康隐瞒非典疫情。蒋彦永在4月8日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询问时,确认自己写了信,他说,自己之所以站出来说话,是因为不说实话,要死更多的人。   进入5月下旬,疫情开始缓解。而在5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有记者说及有的报刊把蒋彦永当作英雄时,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却说,不理解蒋彦永为什么那么受人关注,蒋大夫只是600万医护人员中的一个。高还公开为在防治非典中严重失职的前卫生部长张文康辩护。

   吴敬琏对在抗非典斗争中的蒋彦永仰慕已久,当听到官员对蒋大夫的不负责任言论时,他感到有必要表达自己的支持和敬意。

   6月3日,吴敬琏给从未谋面的蒋彦永打电话说: 你为我们国家立了大功,为人民立了大功。 我向你致敬。不是对你个人,而是要辨明这种行为的正确性。好像有人在这里把这个弄颠倒了。 在蒋彦永遇到了很大的压力时,素不相识的吴敬琏向他伸出了友好的手。

   **建设公开、透明的政府**

   反思非典,吴敬琏多次提出改革政府的建议,最近他写了《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的文章(见《新世纪网2003.6.26》)。在文中回顾非典发生和蔓延过程后指出:

   “一些负责官员在SARS传播这个关系大众生命安全的问题上采取极不负责的态度,封锁消息、隐瞒疫情、散布虚假信息,居然还自认为理所当然,合乎政府办事的规程。”

   “在信息公开方面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个别负责官员固然有一定的责任,然而更重要的问题却在于全能政府体制下形成的一套陈规陋习,其中包括对大众传媒的行政管制”

   “政府机构和政府官员对于决策权的垄断,通常靠他们对于公共信息的垄断来支撑。政府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产生的信息,本来是一种公共资源,是公众得以了解公共事务和政府工作状况,监督公务人员的必要条件。因此现代国家通常都有信息公开、“阳光政府”的立法;除了由于涉及国家安全并经法定程序得到豁免的公共信息,都要公之于众。只有建立起信息透明的制度,才能把政府和政府官员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

   “在社会生活日益丰富、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信息爆炸”的今天,遏制传媒发挥应有的作用,只会使社会生活处于信息阻断的状态之中,其经济、政治和社会后果将十分严重。传播体制的改革应当尽快提上议事日程,成为SARS危机之后提升我国的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的一项重点工作。”

   吴教授总结非典教训,提出的信息公开、政府透明应是我国政府改革的重要任务。只有人民享有了知情权,才可能监督政府,实行民主政治。

   **政府放弃垄断 实行社群自治**

   吴教授是是经济改革的旗手,他通过总结中国的经济改革,引伸到政府改革。提出政府要放弃垄断。

   “其实也很简单,这就是政府放弃垄断,把经济决策权归还给经济活动的当事人,由他们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和各自的利益判断,分散地进行决策。”

   “现代社会利益多元,社会活动五彩缤纷,公共事务不能仅仅靠党政机关和行政官员来处理,而要发展市民社会,广泛实行各种社群的自治。然而,传统的“大政府、小社会”体制的一个重要特点,却是国家权力的充分扩张和市民社会活动空间的尽量压缩,因此在1956年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特别是1958年实现“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化以后,除了独立性岌岌可危的家庭,其他的社群组织都已不复存在,整个社会的三百六十行,不论属于什么行业或领域,都被整合到一个以官职为本位的统一单调的行政科层体系中去。这是一种缺乏生机与活力的“纤维化”体系,或者叫做“没有社会的国家”。如果政府领导作出决策和下达命令,这种组织体系可以运用国家的权威,动员一切能够调动的资源去实现特定的国家目标。”    “但是,这样的体系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社群缺乏自组织能力,遇事只能依赖于政府的命令,任何非国家规定的项目或未经官员允准的活动都只能停顿下来,或者举步维艰。因而,在这样的体制下,不可能出现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和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当然也不可能有经济文化的全面繁荣。”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家庭的功能开始复苏,民营企业等非政府组织作用也日渐提高。但是,其他方面的社群组织,例如社会基层的自治机构、行业性的同业公会、以及具有专门目标的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仍然十分弱小,这表明民间社会的发育程度很低。有的学者把这种社会组织的缺陷叫做“社群缺位”。”  在这次SARS危机中,这种自组织能力薄弱、市民社会发育不良的缺陷使中国除了政府单打独斗,几乎没有社群组织有力量提供普及知识、募集资金、为患者和医疗人员家属提供服务等活动。

   吴教授在这里提出的,要放弃政府对多项业务的垄断,广泛实行各种社群自治,这正是解放每个人的聪明才智,调动众人积极性的重要途径。

   **老年知识分子的良知**

   吴敬琏、蒋彦永两人都是学有专长的名人, 难得的是,他们都有一颗知识分子的良心,当他们看到“非典”危害国计民生时,他们不顾自己的得失,据实揭露,据理力争。

   一个不怕违犯党纪,向境外媒体投稿,回答美国媒体的采访。一个不看官场风向,在温家宝主持的会上,备陈利害。他们行动,几乎是同时(蒋的稿子在4月9日发表,吴同日在国务院会上讲话)。

   在这之后4月20日,国务院终于作出了公布疫情,免去了卫生部长张文康党内职务的决定。吴敬琏、蒋彦永,按说都是在“体制内”,但他们按自己的方式抗击非典,为国家为人民作出了大贡献。他们的专业都不是政治,但是面对公共利益,人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挺身而出,精神值得学习。

   吴敬琏先生提出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这不但需要知识份子呼吁和响应,更需要众人的推动。不妨先从反思非典开始,公布“非典”全过程,及其在国内外造成的后果(包刮数字),开展公开地讨论。逐步提高政府的公开透明度,争取使政府成为可问责服务型的政府.

   2003-7-2于山东大学([email protected])(7/2/2003 14: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