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 ]
孙文广文集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

   

   我在网上发了几篇声援刘荻的文章。有人当面问我:“你认识刘荻吗?”“你了解她吗?”“刘荻抓起来你声援她,你是不是也想坐牢?”我并不认识刘荻,只是在她被捕后才在网上查到她的几篇文章。从有限的 文章中,凭我的经验,凭我的分析和判断,她不但没有罪 而且是个杰出的大学生。对于这样一位大学生,现在受到无理伤害,关在监狱之中,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声援她、为她鸣冤。

   **“言论”不应该定罪**

   刘荻被捕快三个月了,当局可能给她定个什么罪名?据报导,抄家时地上的碎纸片都捡走了,难道能用这些根本没有发表过的只字片句定罪吗?文革中用日记定罪很普遍,罪名是“思想反动”。时至今日我想再愚蠢的法官大概也不可能用这个罪名给人定罪了。

   刘荻在网上以“不锈钢老鼠”的笔各写了很多文章,按照有人的说法是“白纸黑字”应该是定罪的依据。但这些文章都是些抨击现实弊端、启迪人思想的佳作,按刘获同班同学的评价这些文章已经超过他们老师的水平。

   退一步说,即使对这些文章有不同看法,而文章只是一种言论的表达,何罪之有?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这里“言论自由”应包括讲错话的自由。有人说要杀人、要放火,只要他还没有付诸行动,他就没有罪。以公民的“言论”治罪是违犯宪法的,现在是二十一丗纪,仿效一百年前的满清,制造“文字狱”,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当权者有这个胆量吗?难道不怕后人唾骂?

   **参与“非法组织”罪不能成立**

   据说公安查抄刘荻住所时曾表示刘获可能与“非法组识”有联系。“非法组织”罪一直是个很吓人的罪名-。著名学者郭罗基先生为刘获案写了篇“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郭罗基先生把道理说得非常清楚:中国政府的法外之法和非法之法 刘荻犯了什么罪?据说,抓她是因为她参加了“非法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并没有“非法组织罪”,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所据者乃法外之法。

   或曰,没有按照国务院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经登记批准的组织就是“非法组织”。 这个《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才是非法的。国务院是行政机关,没有立法权。行政法规的制定应是委任立法。委任立法的根据是立法机关通过的法律。立法机关至今尚未制定《结社法》,而国务院颁布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管理”的法律根据何在?从立法程序来说,国务院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是越权立法,因而是非法之法。

   从《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内容来说,它是违宪的。1989年颁布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社会团体经核准登记后,方可进行活动。”成立社团需预先登记,未经核准不可进行活动;没有活动,社团如何能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宪法并没有规定公民享有这些自由时需经政府批准。公民的言论自由难道需经政府批准才能发言吗?如果成立社团决定于政府的批准,不批准就不能成立,那么公民还有什么结社自由可言?

   从以上郭罗基先生的论述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非法组织”的罪名是不能成立的。

   **为公民鸣冤没错、更没罪**

   在中国漫长的毛泽东黑暗统治时期,掌权者可以任意把人打成“右派”“反革命”“反动学术权威”,谁也不准说“不”字。谁说了谁就也得是“右派”“反革命”。

   “反右”时,我的老师,著名物理学家束星北教授,被打“右派”,我的同班同学,班长王文诚不同意,贴了一张大字报表明反对观点。他立刻遭到批判,也被打成了“右派”,赶到农村二十二年,青春年华戴着右派帽子,饱受煎熬。这就是五七年一个面对强权敢于说“不”的伏秀大学生的下场。

   刘获的祖母刘刘衡在一九五七年,因为对打“右派”的方式不滿,结果自己也成了右派。

   1976年12月中共主席华国锋在大会上说下乡知识青年张铁生是“反革命”,我在监狱中给他写信,表示不同意,结果一年后我被判七年刑,罪名之一是“为反革命分子鸣冤叫屈”。

   在黑喑的年代,当权者说了、专政机关判了某人有罪,某人就必须有罪,谁为他鸣冤谁就要坐牢。中国的冤案数以十万计、百万计,沉冤数十年,只能等冤案制造者死后谈论平反,这种体制为什么不能改变?

   为了张扬人权,制止冤案的发生,我们必须纠维护公民为冤案呜冤的权利。

   司法机关抓了人,法院判了人,如果有公民认为抓错了、判错了,人人有鸣冤的权利,人人有声援受害者的权力。即使将来历史证明被判之人有罪,呜冤者也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学习刘获为黄琦鸣冤的精神**

   黄琦创办公益性网站《天网》,开展网上寻人业务,曾受到有关方面的表彰。后来因《天网》“呐喊”揭露打工农民被强迫割阑尾一事而得罪地方当局,被威胁关站。2001年6月,黄琦被捕。

   刘荻写了一篇:《柿油派网虫集体向党和政府投诚》的文章,为黄琦鸣冤,指出“黄琦案件纯属冤案”并表示“我们这些曾在网上发表大量反动言论的柿油派网虫获悉黄琦案件,良心发现,深感与黄琦相比,我们罪孽深重,不忍让黄琦独受牢狱之灾而自己逍遥法外,因此决定集体投案自首,以示公正。”(这里的“柿油派”出自鲁迅的《狂人日记》,意为“自由派”,是为江浙地方话的谐音。)

   写了这篇文章之后不久,为黄琦鸣冤的刘获被抓进了监狱。

   刘获小小年纪不畏牢狱之苦,为受难同志鸣冤,她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她的行为值得我们追随。

   我们这些没有被抓的人,有责住、有义务为她呜冤、为她征集签名。中国的希望就在刘荻这样的人,不怕坐牢,前仆后继,一人被抓,众人声援。

   民不畏坐牢,奈何以抓人惧之。

   沿着刘荻的道路,坚持去下去,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法治化总有一天会实现。

   2003年2月7日于山东大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