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孙文广、李昌玉: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附录:刘如平: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
   
   孙文广、李昌玉
   

   济南律师刘如平11月25日在海外网站上发表了《立刻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12天之后,12月7日被拘捕,7天之后,2005年12月14日被决定劳动教养1年3个月。押送王村劳教所劳教。
   
   **刘如平简介**
   
   刘如平1961年出生,系山东济南市人
   1982年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农经系,
   1993年考取律师资格证书,任长清天齐律师事务所律师。
   2003年到济南舜天律师事务所任专职律师。
   2005年12月被拘捕,并劳教一年三个月。
   
   刘如平为人正直,深受工作单位和街坊邻居的夸耀,在家中是妻子的好丈夫,父母的好儿子,子女的好父亲。刘如平被关押劳教之后,他的家人以泪洗面,不知何处诉冤
   
   **必须停止强制思想转化**
   
   刘如平所写《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认为,根据宪法和有关法律条款的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思想自由、人身自由的权利;他揭发批判了有关当局,对公民的信仰强制“转化”的违法性、绑架公民到“转化班”的非法性,将公民关进劳教所“转化”和强制“转化”行为的实体违法性。
   
   刘如平律师的文章是在捍卫法律的的尊严,人道的尊严,人权的尊严,这完全是一种正义的行为。
   
   刘如平揭露有关当局,把众多不同信仰的公民,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强制绑架到“学习班”进行思想转化的事实。
   
   **迫害不同信仰者,制造“信仰罪犯”**
   
   公民因为信仰问题被剥夺了权利,进了“转化班”或劳教所,使他们完全丧失了陈述申辩的权利和向外界披露真相的权利。不准律师为这些人做代理,法院也不为这些人的维权诉讼立案。
   
   只要被绑架者承认了信仰错误、思想错误,或者辱骂了自己崇拜的偶像,就能够马上被释放回家。如果被关押者不认错,就继续关钾,每天还要收取100元的食宿费用,看管人员还时时用劳教判刑进行威胁,说明这完全是对信仰自由的迫害。
   
   “信仰罪犯”是中国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和21世纪之初,在中国最严重的践踏人权的事件,涉及数以百万计的不同信仰者。
   
   刘如平先生,出于他律师的良心、出于他职业的道德,大义凛然,坚持正义,揭露真相,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其行为光明磊落,可歌可颂,我们对他表示敬意和声援。我们要求有关部门立即释放刘如平。
   
   22005年12月24日于山东大学
   
   
   【附录】
   刘如平: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
   
   在“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口号下的今天,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然是游离于国家法律之外,比如对法轮功学员维权案件法院不立案、不准律师代理,对法轮功学员的处罚、强制“转化”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续,所有这些“是公开的、毫无遮拦意义上的逆规则行事”。更为令人痛心的是执法者视这种野蛮践踏规则为寻常事,天天在背着良心、葬送道义、蹂躏正义之法进行着所谓的“执法”。这里仅谈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行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这是一种严重的践踏法律的违法行为。因此,强烈呼吁政府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
   
   一、强制“转化”行为的程序违法性
   
   99年7.20以后,大部份强制“转化”是通过各种“转化班”(或名法制培训中心)和劳教所进行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进去的,这种绑架是随意的,或秘密抓捕,或因请愿、发材料而被绑架。
   1、强制绑架到“转化班”的非法性
   
   强制绑架到“转化班”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者从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续,法轮功学员的来和去从未接到过任何法律手续。面对这种强制限制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法轮功学员手里没有任何书面证据。比如,济南市长清区农村一女老年法轮功学员由于在5月13日仅因在家放了一挂火鞭,被恶人举报,被长清公安局和长清610绑架到济南市“转化班”(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强制“转化”20多天;历下区一女老年法轮功学员在千佛山发真象资料时被绑架到济南市“转化班”。绑架她们都没有任何手续。她们是罪犯吗?不是,没有经过法院审判。她们是公民,然而只因为法轮功学员身份而被强制限制人身自由、强制被“转化”。
   
   我是于10月17日晚在张贴《法轮大法公告》时被长清区公安局东关派出所绑架,18日晚以“利用××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名义拘留于长清看守所,10月25日以“犯罪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予以释放的同时,又被长清公安局反××侦察大队绑架到济南市转化班强制转化,11月14日我父亲在焦虑悲愤中去世,村委会担保我发丧一星期,现我流离失所。在看守所公安没有给我拘留证,只给了我释放证;绑架到转化班没有任何手续。
   
   2、劳教所“转化”的违法性
   
   如果在转化班不转化,那么就会转到劳教所进行封闭式强制转化。
   
   现在国内许多有识之士都在强烈呼吁,劳教制度存在是违法的、劳教制度应当立即取消!目前,劳教所已经成为公安局非法操作关押行为的自留地和610任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现在,劳教制度已经非常明显的严重的违反了《宪法》第五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行政处罚法》第十条及《立法法》第八条之规定。剥夺一个公民可长达三年的人身自由,对被剥夺人身自由者而言,是没有任何可以陈述、申辩及听证的程序。当一个劳教决定送到被处罚者手中时,即被送进劳教所。被剥夺自由后的被劳教者的所有救济途径都形同虚设。这在法治文明的社会里是不可思议的事。在包括警察在内的全体公民都知晓劳教制度违反宪法、基本法律、违反现代法治文明的情势下,继续其存在和维持,有违我国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精神,有违建设和谐社会的政府目标。
   
   二、强制“转化”行为的实体违法性
   
   所谓“转化”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思想、信仰、观念,法轮功学员是一批要做好人、要做更好的人,思想高尚举止文明,你要转化他(她),你要往哪里转化他(她)呢?“转化班”没有课程表,没有培训计划,时间可长可短,每天放光盘强制洗脑“学习”,强迫写心得材料。强制“转化”还在于强制被转化者自己拿钱交“转化费”,每天高达100元。而“转化”行为的可笑性和荒唐性就在于,法轮功学员的一句话或者是否写“三书”,不管是否违心的说和写,就可以决定自己是立即回家还是判刑、劳教或加刑期,这是执行的什么法律,骂法轮功骂师父就可回家,不骂法轮功不骂师父就不能回家,这是法律吗?没有这样的法律。这是玩幼儿游戏。这是文明政府的耻辱,这是执法者的耻辱,这是“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悲哀,这是对有五千年古老文明古国的亵渎。古今中外没有任何国家荒唐至此!
   
   我们知道,无论是在制定法系国家里,还是海洋法系国家里,刑法所调整的只能是人的行为而不能是人的思想或某一类人的身份,这已是全世界普遍的刑罚文明成果。我国的刑罚也吸收了这一成果。然而,客观事实是大量修炼法轮功的公民是因为其具有法轮功人员的身份而被绑架强制“转化”或被治罪。这是对现代法治文明的反动,是对现行刑罚原则的野蛮践踏!是谁在破坏法律实施,由此可见一斑。因此,强制“转化”是违反宪法原则、违反刑法原则的严重违法行为,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
   
   作为一个律师,我忠实于法律,维护社会正义,强烈呼吁政府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这不仅是一个有脊梁的中国人的良知,也是配做一个法律人、一个中国律师最基本的使命。
   
   济南律师刘如平
   二OO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见明慧网2005年11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