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
孙文广文集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

   我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也没有练过任何功法。但我认为把法轮功定为邪教,进行镇压,都是错误的。
   
   今年2月28日我给两会写了 “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的公开信,3月3日《大纪元》的记者辛菲对我进行采访,并以《应该给法轮功公开评价》为题写了报道。从此接到很多信电。
   
   (1)小册子撒到天南海北

   
   因为我给两会的信,希望能给回音,所以信上留下了我的电话和通信地址,发表之后我收到了大量的民间来电和来信,除了少数电话是来叫骂的,很多是来自法轮功学员。电话来自全国四面八方,南有
   广东、广西,北有黑龙江,西面有陕西,也有来自海外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的电话。
   
   有的国内法轮功学员,在长途电话中号啕大哭,述说他们因为练法轮功而受到的迫害,遭受到非人待遇,有的致残,有的亲人牺牲了性命。
   
   他们在电话中,对我关心法轮功,表示支持、鼓励和感谢。后来我问他们怎样看到我的信,他们都说是看到了散发的小册子。我这才知道我的公开信和记者的采访,已经传播到大江南北,四面八方。后来有人给我送来这样的小册子,印刷还相当精致。
   
   (2) 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和宽容
   
   在这之前,我与法轮功学员虽有接触,但比较少,通过几个月我见到的信电和来访者,使我进一步感受到这些学员的真诚、善良和宽容,他们不想伤害任何人,有的学员在诉说看守所中如何折磨学员时,再三说明那里的管理人员中,也有好人。我相信他们的练功行为,他们的信仰,绝不会危害社会。
   
   我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更感谢法轮功学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中国的信仰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开拓空间。胡适讲过: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这句话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也是很恰当的。个人争取自由身,汇集起来便成潮流,能推动社会前进。我们应该谢谢他们,他们为维护自身的基本人权而进行的抗争,对社会进步,对中国的自由化,都有着积极的意义。我相信后人也会纪念他们的行为。
   
   因为他们的来信,多数没有留下详细的地址,有的也没有署上真实姓名(可能是考虑安全问题),我不能一一作覆。现在我借助网站给他们一个回应。并摘录一部分来函的内容和照片发表出来。
   
   (3)济南法轮功学员于亚丽
   
   从来信来访中,我了解到,济南法轮功学员于亚丽,在2004年4月30日被拘留,当年5月被捕,当年11月被判七年徒刑。她被判刑的依据之一,竟是在她家电脑中发现的,从网上下载的“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攻击610办公室等反动文章”,这种定罪方式,和文革时期很相似。党和国家领导人,只不过是国家的工作人员,对这些人的批评,是公民权利所允许的,怎么会成了罪行?610办公室只是政府的工作部门,为什么不能批评?而且这些文章并非于亚丽制作和散发,是网站上他人的作品,怎能也成为了于亚丽的罪行?在抄家时发现的“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也成了罪证。更加奇怪的是,在她家抄出的印刷品,还没有对外散发和传播,根据什么把这些文字当判刑依据?
   
   于亚丽被捕后发现怀有身孕。家人要求保外就医,被拒绝。结果在610办公室做了流产手术。她在狱中,因为不服判决而绝食。体重由原来的120斤锐减为70斤。她的父母已经七十多岁,是离退休干部,两位老人多次给我打电话,并到我家来,说及女儿的冤情,泣不成声。他们的女儿对探视的父母说: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个民族,但我也爱这个功法,因为它治好我的病。由于她始终没有转变信念,所以断绝了减刑的道路。父母对此心急如焚,他们最后给全国最高法院院长写了信,反映情况,并将此信转给吴邦国、温家宝。
   
   对这两位七十高龄的老人。我一方面建议他们继续向有关方面去争取,另外也请他们探监时,转告他们的女儿,要珍惜身体,不要绝食,绝食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4)山东柏在进老先生的来信
   
   山东的柏在进老先生,是一个退休的小学教师,因为练了法轮功,受到多种非人的迫害,遭受抄家、罚款、关押、酷刑折磨,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然长期扣押他的养老金。这不是把他们逼上死路吗?他们一家十几口人,聚在一起念了我给两会的公开信,全家人热泪盈眶。他们代表了当地30几位法轮功学员给我寄来了一封信。
   
   孙文广教授:您好?
   首先我代表我全家15口人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最衷心的感谢!
   
   我与老伴都是法轮功弟子。近六年来遭受了多次抄家、抓捕、关押、罚款、长期扣养老金,多次遭受打骂等酷刑,致使左眼失明致残。
   
   今天是星期天,不例外,我们的孩子都来看望我们,10点多钟基本都来了,大儿子把他们都招呼在桌前,共同学习了大纪元报道,你致全国人大政协的公开信,与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您的报道,我们全家人对您这一正义之举都感动的热泪盈眶,诚挚的向您表示感谢!这几年我的孩子也都不同程度的遭到无辜的株连。我欣慰的是他(她)们都很通情达理,明辨是非;我更为他们幸运(欣慰)的是现在他们都走上了修炼的路。
   
   孙教授,我是从事了一辈子小学教育工作的,历尽沧桑。也曾不断的在想人生真谛与向往,因为那年月的环境恶劣,喘气都费劲,人的真谛与向往只是昙花一现。退休后身体不好,为祛病健身学练法轮功。可一学,为之一震,一生梦中所求的归宿和人生向往的真谛,展现在我的面前。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近几年虽遭到不公的对待与迫害,但我总不后悔,反而感到自己找到了回归的路而荣幸。
   
   孙教授,您为法轮功说出了公道话,并赋予行动。我们这里的30位同修都表示向您致谢!都希望您也走上这回归之路,这是人生唯一的真正归宿。请您多保重,我深知邪恶的残暴无人性的伎俩,甚么事它都会干得出来。
   
   最后再次表示感谢,我们全家向您致以崇高的敬礼!
   法轮功弟子:柏在进及全家15口人
   2005年4月17日
   
   (5)海外华人的越洋电话
   
   海外一些未曾谋面素不相识的朋友,不远万里给我打来了电话。有些电话要讲一个多小时。
   
   一位在美国朋友告诉我,他不练法轮功,但是他说:应该尊重信仰自由,他向我介绍,海外很多国家在法律上没有邪教这个名词,美国有一千多个教派,形形色色,没听说政府取缔了哪个教派。只有当他们当中的某个人,做出了违法活动才进行追究。
   
   另一个美籍华人说,在很多国家你要说某个教派是邪教,他要到法院去告你,很多报纸电台对宗教信仰问题的报道,都是极其慎重的,省得惹麻烦。
   
   一个多年旅居欧洲的华人对我说,他到过很多国家和地区,当地政府都允许法轮功传播,法轮功的书可以全文出版。甚至华人聚居的台湾香港,法轮功都能够正常发展。台湾现任副总统吕秀莲,都去参加台湾法轮功的大型集会,并发表讲话表示支持。为什么大陆偏偏要定它邪教加以取缔?
   
   有人说他对法轮功问题没有深入研究,但他认为有人练法轮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这犯什么法?为什么要取缔?他实在不能理解。
   
   有位朋友在电话中说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他们的教主参与地铁中施放毒气,结果被逮捕。他的女儿继任教主,仍把原教主视为精神领袖。但是这个教派并没有被政府定邪教加以取缔。
   
   有人还说即使有邪教,人们也有信仰邪教的自由,只要他们不触犯刑律,关于骗人,有的说,人应该有受骗的自由。
   
   从电话中,我感到海外朋友关心的,不仅是大陆法轮功学员处境,他们更关心的是信仰自由、结社自由等基本人权问题,这些问题和每个人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维护他人的基本权利其实也是在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向海外人士学习。
   
   2005年11月修改于山东大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