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
孙文广文集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

   高智晟大律师,专为弱势群体打官司,最近当局要吊销他律师事务所的执照一年,还派数十人对他全家日夜骚扰,对此我表示谴责与抗议,对高律师夫妇的正义行为表示声援。
   
   **律师夫人用退党抗议迫害**
   最近看到高智晟夫人耿和所写 “强烈抗议对我先生及我家庭的持续迫害”,受到很大鼓舞,一个崇高的妇女形象站在我的面前,她令五尺男儿汗颜。这位女士她有美好的家庭,十佳律师的丈夫事业正处于巅峰,有自己独立的律师事务所,有钱、有地位、有前途,但是她却和丈夫一起,迷上了维权抗争,为了正义,不惜把一些人认为最美好的东西——“党票”,丢到九霄云外,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面对迫害,她勇敢地说出了“不”。
   

   多少人曾把“党员”的称号看作是第二生命,有人甚至看作是第一生命,看大陆的文艺作品、报告文学、伟人传记,正面人物是多么珍惜 “党员”称号,有人临死前最后一句话是:“把存款全部交党费。”有的“伟人”最后的遗言是,要组织考查他没有叛党,最后呼声为:“我不是叛徒”,人快死了,还怕死后丢掉那顶“党员”的帽子。多少年来“党票”成了珍宝,有人爱惜它甚于生命,如果被开除了党籍,那就是奇耻大辱。
   
   耿和女士却突破了传统观念,她说:“党员身份”是个“肮脏的东西”,她要抛弃这个东西,并且在全世界面前正式公开宣布:“耿和退出中国共产党”,掷地有声。(见《大纪元》、《看中国》等海外网站)耿女士的所作所为,表达了她明确的政治取向。
   
   **按中国共党章四年前他们就退党了**
   实际上耿和女士的退党,并不是从现在开始,按照共产党的党章,党员无故不过组织生活,或不交党费,半年之后,就算自行脱党(见中共党章第九条),她们在五年之前就已经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按理说她在四年之前已经不是党员了,这样的党员在中共内部为数不少。但共产党还硬是要把他们留在党内,以便冒充有6900万党员的繁荣。
   
   **中共外表的繁荣,难掩内部空虚**
   红楼梦中的一段话说贾府,比当前,值得回味:“ 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宴必散的俗语,此时要不早为后虑,临期自恐后悔无疑。”还有一句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需寻各自门” (红楼梦第十三回)。 现在别看中共宣传的多么光辉、伟大其实党内早已空虚,腐败了,如果严格按照党章审查,自动退党的人不知有多少。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一位山大老师的“右派”得到改正,领导上说他可以恢复中断二十多年的党籍,但是该人却要退党。党支书是个好人,说这样太危险,共产党不许退党,你要退了,它会给你扣上别的帽子;后来看他执意要退,就给他出点子,说:你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半年之后,我就把你当自动脱党上报,大家都省了麻烦,事情就那样解决了。
   
   
   **很多党员对中共已彻底失望**
   现在大陆对共产党已经彻底失望的“党员”不在少数,但是愿意用真名实姓宣布退党的人还是很少,原因有多方面。有人为了生存,因为公开退党和“反党”是一个概念,当局可能会端掉你的饭碗,一家老小怎么活?有的人怕失掉当前的环境及活动空间,他想做点学问,搞点研究,(比如搞自然科学)。一旦退了党,上边刁难下来怎么办?活动空间会不会缩小?有的人还在职务、职称上爬坡,这也是一家老小的希望所在,不想让家人失望,他也在勉强的混着,不愿撕开脸面退党。打个比方:一个人在高寒之下,冰天雪地之中,身上只有一件破棉袄,它又脏又臭,你舍得抛弃吗?一般人都会忍耐一时,等天气暖和,或有了新棉袄再丢它不迟,这也是很多人不愿公开退党的原因。当年苏联共产党是个庞然大物,一旦崩塌还有多少人留在党内?
   
   最近,在海外声明退党者已达到500多万人,海外的华人当然不少,国内也有不少人化名退党,我也曾听几个人说,为了安全已经化名退党了,针对大陆目前的情况,这也容易理解,无可厚非。
   退不退党是个人的自由,不退党也可以利用党员身份,做一些党外人做不到的事情,党员称号不应是束缚人们自由权利的枷锁。
   
   **祝贺高智晟有个杰出的夫人**
   我曾多次公开赞扬过高智晟律师。他公开为庶民请命,专打有风险无效益的维权官司,其人格,其道德,受人敬仰,常言道,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位女人,现在看来这位女性就是他的爱妻耿和女士。
   我曾接触过一些很有才华的知识分子,对当前的世道看得很透彻,但是在关键时刻却打了退堂鼓,究其原因就是妻子不支持。作为女人,会首先为丈夫,子女安危着想。官员们清楚知道,维护家庭利益,最敏感的是女主人。他们会从多个角度,劝导女主人,晓以利害,动以情感,既有说教,又有恐吓,通过女主人去做先生的工作。而耿和女士,则是其中的异类,是个女中豪杰,她不为一己私事所累,断然在困难时节支持高智晟先生,使他能义无反顾的面对强权。我为高先生有这样一位贤内助,一位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的伴侣而向他祝贺。近几天我曾两次打电话给高律师,表示声援和慰问,听到高律师的声音充满自信,他的勇气 是与海内外民众和夫人的支持分不开的。让我们祝愿他们夫妇在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的行程中比翼双飞,共同创出一番辉煌的事业。
   
   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在当前的骚扰中,能保持冷静和耐心,要认识,这是当局对待异见人士的惯用手法,如果气坏了身体实在不值得。古人道:“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苏轼《留侯论》
   2005年11月23日于山东大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