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

   
   
   自从80年代初贯彻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之后,众多农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严重侵犯,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现在,对此广大的农民,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在用各种方抵制侵权行为。政府理应调整政策。
   
   **山东临沂乡镇计生办逼出人命**

   
   据李健等公民维权志愿者,今年专门到临沂当地调查(注一),很多乡镇的计生办,为了追找逃避强制堕胎、不愿意结扎的妇女,只要本人不在,当地土政策就是关押当事人亲属,包括丈夫、公婆、娘家爹妈、兄嫂、甚至幼子、邻居,投入私设牢房,当成为人质,拷打虐待,索要“学习费”,“押金”,罚款。逼迫家人寻找当事人,
   
   临沂费城丰厚庄67岁老农石明理,因儿媳“无证怀孕”,外出逃避堕胎,公爹石明理就被抓当人质关押,后来又抓老人女婿,女婿外逃,转抓邻居并唆使邻居之妻整天到老人家门口叫骂,致使石明理2005年5月7日服毒身亡。
   
   **关押小孩婴儿毫无人性**
   
   临沂姚明菊(姚女)娘家沂南姚家官庄,为了强迫她做结扎手术,先后逮走了姚女的哥哥和父母,做人质,后来还抓走姚女的两个孩子,(大的4岁,小的10个月)。直到姚女被强制结扎,才放人。
   
   2005年5月18日,在计生主任的指示下,四个人把姚女的哥哥姚明建硬拽到办公室,跟进去的七八个人,关上门,就手脚并用,至少七、八分钟,把他一顿乱打。直至他趴在地上也不罢手。
   
   姚女之母张士娟被关押4天,计生办不给饭吃,要由家人或亲戚送饭,但是谁送饭他们就扣谁。在被关押期间,张士娟看到有20来个人被关押在里面。
   
   **私设牢房一处关押60至70 人**
   
   计生办人员为了逼找外出的王琴(临沂兰山区下坡村)结扎,今年3月22日开车去抓女的公爹,公爹不在,就把王琴小叔子、弟妹及他们的2岁孩子一起抓走。他们被关的地方,人多时有60—70人,少时40-50人,男女都关在一起,一边是男的,一边是女的,两边各有一个大尿罐,吃饭和上厕所都在屋里,有时还不给水喝,即使喝水也是生水,因此导致好多人得病;饭是由家人或亲戚送的,每天还要交100元钱。
   
   关在里面的人常常被殴打,只要做结扎的没有回来,就每天都被打,都是晚上点名去被打的;计生人员找不着人就打,打到你叫家里去找人。王琴的弟妹孟令红,刚进去时半边脸就被打瘀青,后来嫌打脸难看,就开始用橡皮棍打腰,隔一天打一次,打得苦不堪言,打的身上发青。4月1日,计生人员又把王琴的母亲抓去关起来。这些失去良知的人还公开说:“只要王琴不回来做结扎,四邻八舍的、方圆40米的都抓去。”
   
   **给猪打针的老头也关4天**
   
   临沂兰山区义堂镇下坡村厉志香,因计划外怀孕与丈夫外出躲藏。为找她强制堕胎,计生人员到处抓人质。今年3月开始先后抓了厉女的妯娌,婆母,五姨、舅母、公公送饭也被扣了三天。后去抓四姨的老公公,凑巧有个给猪打针的老头在他家,也给抓去关了四天,这些人都罚了款。厉母交6000元,四姨交4000元,据说打针老头也交了3000元,都没有收据。
   
   厉志香的婆婆被关押期间,他们让这位老人趴在地上用橡皮棍打她的臀部。直到5月16日,实在抓不到,也逼不回厉宝香夫妇,计生人员实在没有办法,就收了400元(也没有任何收据)才把她的婆婆放了,共关了39天。
   
   
   **逼打工妹结扎,兄嫂不放过**
   
   临沂下坡村民葛绪丰夫妇在外打工,为了逼女方结扎,今年3月22日把葛绪丰之嫂孟凡芝拉到计生办关起来。里面被关的大约有20人,男女老少都关在同一个屋里,吃饭、大小便都在里面,由于地方小,白天晚上都只能坐着。多数被关的人都被过打,有的被打四五次。通常是在晚上被点名出去受审,边问边打,有时用脚跺,有时用橡皮棍打,被打者的嚎叫,哭泣声和身体被击打之声,使人胆战心惊,被殴打者,疼痛难忍,有人哭到第二天中午。
   
   这个违法的计生办,不给关在里面的人饭吃,不给水喝,还阻止家人送饭,送饭反而被关,都吓得不敢送饭。除非最后结扎,否则每天还得交100元给他们。这些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抓押吓唬、折磨被关的人。
   
   在2005年3月22日,村长、书记、两个妇女主任等10人,把葛绪丰的二哥葛绪成抓起来,关押了十五天。
   
   **妹外出打工,姐遭酷刑拷打**
   
   临沂蒙阴县桑园村李长兰在外地打工,为了逼其回来结扎,今年4月13日午夜计生办12人,开两辆车穿联防队制服,先后把李长兰的大姐(李长琴)、四妹抓到计生办。里面共有13人被关,有男有女。
   
   当天晚上,一个20多岁的高胖计生人员,把门插上,让大姐趴在地上,用半米长手腕粗细的橡皮棍,抽打她的腰至大腿的地方,一边打还一边说:“我不打你不行,当官的非叫打不可”,打了好长时间,第二天臀部都肿的发紫不敢走路。
   
   第二天白天,又把她们姐俩叫到屋里,把门插上,把门帘拉上,命令她们趴下,还要她们用手指头和脚尖支撑起整个身体,这些没有人性的计生人员,用3根橡皮棍握在一起打她们,一边打还一边说:“今天要把你的屎打出来”。由于瓷砖地面滑,李长芹支撑不住,他们还用脚踢她,几个人踢来踢去。
   
   **三县一区调查,只冰山一角**
   
   从李健等人在临沂三县一区调查所作的调查可以看到,在临沂很多乡镇的计生人员,私设牢房,大批捕抓拷打逼迫人质,索要罚款,强制妇女堕胎、做结扎手术。这些人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放荡无忌,根本置宪法和刑法于不顾。
   
   在临沂出现的大范围的违法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犯法行为,绝非个别事例,而是有代表性的典型事例。这些事例不但出现在临沂,也出现在其他省份。
   
   **安徽省也私设牢房关押无辜 **
   
   2004 年出版 的《中国农民调查》(陈桂隶著),也揭露了安徽省很多计划生育中侵犯农民人身自由的事例,如:安徽省利辛县孙庙乡干部林明、袁志东、李鹏三人,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日开始,到一九九九年五月间,以办人口学校为名,配备打手和专车,以“超生”、“无证生育”、“妨碍公务”等莫须有罪名,甚至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将涉及到孙庙乡二十二个村的两百多名无辜农民从家中抓走,私设牢房,通过骇人听闻的非法拘禁农民,并大肆敲诈钱财。
   
   他们私设的三间牢房,阴森恐怖,窗户被封死,室内也没有任何照明设施,白天也和夜里一样。因为大小便全部在牢房里,牢房整日臭气熏天。被关压的农民自带被褥,只能席地而睡,不得不与粪便虫蛆为伍,境况不堪目睹。因难产乡里无法处理后到县医院做了手术的李英,被抓的理由居然是“未定点分娩”;邱继海因为“刚结婚就怀孕”;一个叫马引的产妇,因“无证怀孕”,最后竟在牢房中生下一个孩子,受尽了折磨;马引父亲马学义和马引妹妹马三引,得知情况去牢房探望,结果竟被无故扣留,以替换马引为由将二人关押。
   
   利辛县是国家贫困县,许多农户为凑足被“罚”的钱款,不得不多方举债,有的变卖家产、房产,从此一贫如洗。(注2)
   
   从以上揭露可以看到,2005年山东临沂所出现的对农民的伤害违法事件,也正是六年前安徽的翻版。
   
   对临沂的事件必须从整体上、体系上调查清楚,向公众披露。并对有关的责任者绳之以法,公之于众,对被害人和牵连者的身心伤害、误工、看病等经济损失,必须要有足够的经济赔偿。
   
   像临沂市这样大规模的违宪、违法案件,如果不能得到完满的处理,何谈和谐社会?何谈安定团结?
   
   临沂计生办私设牢房,捉捕人质,拷打无辜,逼出人命的事件是否能得到完满的解决,一靠维权人士的揭露、呼吁,关键还要靠当地受害者和广大农民的维权抗争、上告、上访,上级政府只有及时出面,公正、公开地处理,使每个受害者,都能满意,包括惩处违法者、犯罪者,使受害者得到赔偿,并对相应的机构进行处理,才是对农民,对社会负责的态度。
   
   在推行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中,出现了山东临沂和安徽的严重的伤害农民的违法事件,类似的事件在全国相当普遍,而且连续时间很长,不该隐瞒这些事件,当前必须制止强制堕胎和强制结扎绝育,应该废除超生罚款的制度。
   
   注1:见李健先生创建的《公民维权网》调字[2005]第1号《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燕南评论》有转载。李健先生电话:0411——87530776。
   
   注2:陈桂隶 春桃著:《中国农民调查》p154——155。
   
   2005年7月26日于山东大学(电话:0531-88365021)(7/26/2005 12:22)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