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 ]
孙文广文集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禁书与《出版法》70214
·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兼说政协改革70214
·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70304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70317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70401
·李金平清明欲去广场悼紫阳70402
·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70408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五四70429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民主党派70510
·受杨宪宏专访如何跟警方打交道70531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七一7062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

   
   
   农民为争取自身权益的群体上访,表现了农民维权意识的提高,这种群体上访像一条条小溪,汇集起来,不但会为农民带来经济利益,而且能带动农村的政治改革,会出现人才。
   
   **山东省委上访人潮涌动**

   
   半年前我与大约40名山大教师一起,为分房事去山东省委上访。
   
   上午8点前,省委门前已是黑鸦鸦人潮一片,上访者在大门口两侧等待,有40-50名警员,还停着两辆警车 ,省委大门前设置有弧形铁栏杆,大概是防止有人冲到门口去拦车鸣冤,接近8点,省政府有几个官员来门口察看。到了8点半,上访的人群被分散到附近接待处,一批上访者,百余人,从衣着看,是来自农村,他们自行排好整齐的队伍,还有一个带头人在旁边指挥、领队,从省委门口,穿过两条马路,到接待处。我们进入接待处,室内十几排连椅已经坐满人,院子里还有站着的。
   
   后来听说,几乎每天在省政府、省委门前都有大批上访者,都有警车和大批警员。青岛市一位朋友也对我说,青岛市政府也有类似的情况,上访,在全国大城市已是普遍的、经常的现象。据说北京去年有百万人上访。
   
   **我看到的农民上访**
   
   那天有两批农民上访。分别来自山东曲阜和临沂,虽然不同地区,但问题一样,都是因为修公路,在1986至1988年间,占用了他们的耕地。耕地是集体所有,补偿金自然要先发到村长、支部书记手中,没有交给失地农民,理由是要兴办集体事业或兴办乡村企业,当时中共中央正号召大办乡镇企业,说农民可以到乡镇企业去做工,这当然会给农民带来美好的希望。
   
   不久前,数十名济南郊区农民,到山东大学门口示威,有大字宣示牌,有横幅,诉说他们的耕地被大学所占,造成生活困苦,要求补偿。询问之后得知,情况和曲阜、临沂的农民情况十分相似。
   
   在农村兴办的乡村企业,当然由村和乡镇干部主管,这种企业有几个能办好的?一是他们不懂企业经营之道,二是谁能监督他们不把集体的钱放进自己的腰包?经过将近二十几年时间,农村集体所有企业,几乎没有不垮的。干部自然是肥了,但是哪些失地农民怎么办?要打官司吗?你去告谁?谁有钱找律师?而且造成现在这个结果,也不完全是基层干部的责任。这其中还有各级政府的决策,还有耕地集体所有制的弊端,这些问题并非通过法律途径能够得到解决。耕地问题关系到千家万户,问题在村里解决不了,在乡镇,甚至县一级都解决不了,所以最后找到省里,一两个代表到省里人家不重视,于是就有数十人上百人的群体上访。
   
   **群体上访的意义**
   
   参加群体上访的民众,可能只想到解决个人生计。但是群体上访的潮流,却有着深远的意义。首先上级政府已经不能把全部责任压到乡镇和县级政府。农民争自己的权益,群体上访的洪流将迫使政府调整政策。
   
   (1) 应该追究占地补偿金中途流失的责任,应该追究政府的责任,拨出资金,对失地农民进行补偿。
   (2) 调整政策,以后凡征用耕地,必须与农民协商,明令补偿金必须发放到失地农民的手中。
   (3) 必须检讨耕地集体所有制的弊端,实行耕地归农民所有,杜绝乡村干部利用耕地以权谋私,防止政府在耕地问题上的错误决策。
   (4) 必须保障农民的民主权利,实行村长、乡镇长直接竞选,把乡村干部的选择权交给广大的农民,让广大的农民在农村当家作主。在农村实行乡镇、县一级自治,这既是减少农村干部贪污腐败现象的有效途径,也可有效抵制上级错误决策。
   乡镇、县的自治和官员的直接竞争选举,会受到特权阶层的抵制,因此农民的维权,抗争,必然是长期的。
   
   **上访推动农村政治改革**
   
   越来越多的农村群体上访现象,使人们看到农村的政治改革严重滞后,在中国的农村积累了那么多的民怨、民愤,民意如何表达?谁来代表民意?有人说要依靠党组织,请问农村的党支部书记,能够代表民意吗?我问过一些农民,他们都说,哪些支部书记,自己得了好处,他怎能代表大家。乡镇干部能代表民意吗?答曰“他们是上面任命的,看上面脸色行事。我们上访都要绕开他们。”“人民代表”能代表民意吗?答曰“这些代表都没有经过竞选,是上面指定的,他们怎能代表民意!那么当前在农村能够代表民意?
   
   我认为当前的民意代表是那些组织领导农民群体上访的人。是哪些不怕抢打出头鸟的维权组织者。是他们在唤醒农民的维权意识,公民意识,是他们奔走,宣讲使民意汇成一股一股的潮流。现在可能是小溪,将来可能汇成江河,为中国的民主化作出贡献。
   
   最近一位农民朋友告诉我,在胶东地区有人利用权力操纵村干部选举,已经有农民为此而组织 上访,我想这是个很好的开端,理应要求在农村进行公正、公平地直接竞选干部。
   
   台湾五十年之前,在1950年前后,就已经实行乡镇长、县长的直接竞选。为什么我们在五十年之后还不能进行乡镇长的直接选举呢?为什么我们在“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要直接进行竞争选举村长、乡镇长就那么难?
   
   如果说当前条件还不成熟,那么什么时候才成熟?有没有直接竞选的时间表?有人说台湾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是富人的民主,但是陈水扁是佃农家庭出身,不也选上总统了吗?
   
   有朝一日在农村开展直接竞选活动,我想哪些冒着风险,代表民意组织维权上访的人的得票率,一定超过那些不干实事的党支书,因为他们在农村组织维权、上访中获得了农民的信任。
   
   2005年7月6日于山东大学
   
   (7/6/2005 13:57)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