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孙文广文集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2003年11月1日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关注杜导斌之二2003年11月1日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孙文广
   

   极权国家利用极权,集中民脂民膏,集中人力,夺取奥运金牌,然后又利用金牌,宣传他们的伟大光荣正确。
   
   **中国的奥运金牌热**
   
   今年的奥运,是中国媒体前段时间最大的亮点,中国的宣传机器,党国的喉舌,制造出了宏大的声势。于是人们街谈巷论的话题都是奥运和奥运金牌。
   进入九月份,奥运金牌热还是高潮不断。从奥运代表团归国参加庆功大会,到去香港表演,再到各处欢迎本地奥运健儿荣归故里,一片喜气洋洋,凯歌高奏。
   于是某些人的爱国热情达到了顶点;于是群众的大国意识,强国意识得到了满足;于是各级领导的业绩得到了肯定;于是“伟大光荣正确”者更加光荣、伟大。
   这热闹的景象,使我回想起了四十五年前,“大跃进”中的1961年。
   
   **“大跃进”中的乒乓金牌**
   
   “大跃进”时,我所在的大学正在大炼钢铁。校园内到处都是小高炉,甚至唯一的一个室内的运动场,也变成了“高炉车间”。就在那时,在北京举行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中国代表团由庄则栋、徐寅生、容国团等组成。
   一天晚上,校内的高声喇叭现场直播这场锦标赛,当徐寅生连击十二大板,打败了外国世界名将获得金牌的时候,大学的校园内,掌声、欢呼声雷动。
   在后来的庆功大会上,毛主席万岁,“大跃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于是,伟大光荣者更加伟大。
   
   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体育、文艺、报刊、广播都要为政治服务。
   1959年,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获得世乒赛金牌后,在党的领导下,全国学习他们高举“大跃进”的伟大旗帜,积极拼搏的精神。后来徐寅生又写了一篇长文,记述他如何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受到“大跃进”的鼓舞,打败了外国名将,党支部立即组织大家学习徐寅生的文章、学习毛主席的著作。乒乓球金牌为“大跃进”增光。
   毛泽东死了近30年,这种体育为政治服务体制,直到21世纪并没有大的变化。
   
   **共产极权国家的体育**
   
   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极权国家,体育要为政治服务,他们要用在国际比赛中的金牌来宣传共产主义的制度优越,要运动员为“社会主义”拼搏。
   极权统治下的国家机器,要用国际比赛的金牌来打扮其光辉的形象。
   
   为此,他们利用对国家的垄断权力,大举投资,培养专职运动员,建立庞大的,以争夺金牌为目标的体工大队、各级“体校”、“体院”。
   在这些“体校”和“体院”里不但要养活一批去争金牌的专业运动员,还要有一批“陪练”者。据专业人士说,乒乓球如果没有陪练的球员,在中国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世界冠军。
   这些陪练的运动员要极力模仿外国乒乓名将的打法和风格,为到国外比赛的运动员提供仿真的对手。
   
   极权国家不但利用国家资源大量培养运动员、陪练员,而且还让一些没有希望取得冠军的运动员在一些竞赛中, 干扰他国运动员,给本国运动员夺冠制造机会。甚至为了政治目的,不惜指示本国运动员,故意让球。
   
   有次在中国举办乒乓球国际赛,毛泽东说:“七块金牌我们全拿了也不好,五个就够了”,于是体委的人,连夜组织贯彻最高指示,组织如何做假、让球。他们完全把运动员当作 政治玩具。
   这些有损体育道德,有损体育价值观的流氓作风,正是出自共产极权国家。
   
   在共产极权国家,各级体育委员会(后来改为体育局),其中供养着大批拿着国家工资的官员,他们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夺取金牌。
   正是由于极权国家不存在大众的监督,能够集中国家资源(财力、人力),到奥运会争夺金牌。致使很多财力十分虚弱的极权国家,都成了奥运“金牌”大国,如北朝鲜、罗马尼亚、苏联和过去的中国。
   原来的东德在共产极权的支撑下,一度是奥运金牌大国。10年前柏林墙倒塌,东德走上了自由化民主化的道路,体育竞赛,走向市场,到现在原东德地区运动员的奥运金牌数一落千丈。
   
   **今日德国的体育管理**
   
   我的一位朋友在德国定居近20年,近日返大陆探亲。
   适逢奥运会刚刚结束,他对中国政府在奥运方面的“巨额”投入,和群众的狂热,对金牌的片面追求深为不安。
   
   据他介绍,在今日德国,政府对体育活动的管理,和中国大陆完全不同。
   德国运动员几乎都是业余的。运动员根据爱好平日在俱乐部中活动。俱乐部的经费来自私人或企业赞助。运动员多数有自己的专业工作或学业(大学生、中学生等)。
   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在俱乐部中进行训练。一般每周活动两个晚上,俱乐部每月给400-500欧元的汽油费( 德国一般工人月工资是1500欧元左右)。国家队中的甲级队,每天活动2-3小时。
   
   在国际重大比赛之前,有二周左右的集训时间,喝的水,擦脸的毛巾全都是自己带去。出国比赛,由各种协会组织 ,这些协会基本上是民间的,其经费来自私人赞助,国家只适当补充一些,并没有吃皇粮的大批专职工作人员。
   
   至于运动员参加了奥运会,得了金牌国回之后,其工作问题,上了年纪之后的养老问题,国家全是不管的。
   
   在民主国家政府对体育的投入主要是在设施上。在德国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小学都有体育馆,为了晚上活动,都有灯光球场。这是为给大众提供锻炼身体的场地。
   
   政府对体育运动只是提供设施和方便,而且这也要根据自己的国力量力而行,经济水平提高了,体育方面的建设自然会增加。
   
   **民主国家的体育**
   
   在发达的民主国家中运动员基本都是业余的。
   
   在一段时间里,奥运会规定专业运动员不准参加比赛。
   
   中国参加奥运的运动员,哪一个不是专业的?有些运动员从七八岁就开始严酷的专业训练,为了给“祖国”争光,这些儿童运动员必须忍受身心的摧残,实际上他们是被剥夺了接受全面教育的权利,这和使用童工有什么区别?为了夺取奥运金牌,某些领导人,也就顾不上中国儿童的权利了。
   
   当前在所有发达民主国家,体育运动,是民众锻炼身体的手段,娱乐的方式,是发展个人体能的爱好,人们通过体育健全身心,体育和政治无关。
   
   国家对运动员的培养不承担责任。国家也不投资建立以培养运动员为目标的各级专业队伍体育学校,体育学院。
   
   民主国家,实行的市场经济。有些俱乐部的经营是市场化的,特别是象篮球、足球、拳击富有观赏性的运动,他们根据竞赛的收入来运作。如果经营不善,又得不到赞助,俱乐部会关门。体育俱乐部在竞争中求生存,也很有活力。
   
   **中国的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二十年前中国开始了经济体制改革,但是体育运动管理体制仍是苏联那一套,没有改,仍是五十年一贯制。
   
   过去取得的大量奥运金牌是陈旧体制的产物,是为党国贴金的形象工程。奥运闭幕之后人们在庆功的同时也在思考:
   
   中国这次奥运得了32块金牌,仅次于美国的33块,中国成了全世界金牌第二大国。但是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却排在世界111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这是托极权统治之福。
   
   美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中国的35倍,人均收入远高于中国的日本、德国、英国的金牌数却远远落在中国的后面,日本、德国国家整体经济实力也并不比中国差。
   
   难道32块金牌能说明中国的强大吗?当然不能。这些金牌只能给陈旧的制度贴金,满足少数领导人和某些人的虚荣心。
   
   有人算了一笔账,为了这32块金牌,国家的投入大概是200亿。这些钱可以增加多少下岗工人、贫苦农民的收入?可以变成对多少大学生的奖学金、助学金?可以建设多少防治污染的工程?
   现在中国有大约50万特别困难的大学生,教育部每人每天他们4元钱的生活补助,一年要从财政拨款7个亿,只是奥运金牌投入的三十分之一。为去争奥运金牌,我们花掉200个亿,这些钱可以使多少青年大学生改善生活,改善体质造福下一代。
   
   
   **应该揭露中国体育内幕**
   
   近年来国内很多专业人士,从他们的专业出发,揭露旧体制的弊端。
   北京301医院的蒋彦永主任,在“非典”(沙士)肆虐前,道出真相,揭露了官场的黑暗。震惊国内外,被誉为中国人民的良心,被亚洲周刊评为“英雄人物”。
   
   北京大学传播系的教授焦国标写下了“讨伐中宣部”的雄文,为出版、言论自由呐喊、呼号,被誉为传播界的英雄人物。
   
   中国的体育界,能否出现象蒋彦永、焦国标那样的英雄人物,发出讨伐陈旧体育管理制度的檄文呢?
   本人所学不是体育专业,只有爱好,对我国的体育运动的管理制度,不能深入解剖,期望体育界有识之士,体育界的良心,发出有号召力的呼声、强音。
   
   我反对有关当局,把金牌做为追求的目标,把体育泛政治化,拿民众的血汗,为掌权者,为旧体制镀金。
   对于刻苦锻炼,追求优异成绩的运动员,我怀着敬意。我也喜爱观赏那些没有政治背景的体育竞赛、表演;我为胜利者喝彩,也为顽强的失败者叫好。
   
   但是我十分厌恶,把神圣的体育运动,变成为,给极权统治贴金的手段。
   
   
   2004年10月于山东大学
   
   
   (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