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孙文广文集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禁书与《出版法》70214
·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兼说政协改革70214
·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70304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70317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70401
·李金平清明欲去广场悼紫阳70402
·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70408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五四70429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民主党派70510
·受杨宪宏专访如何跟警方打交道70531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七一70627
·奥运前必须保障人权70814
·十七大胡报告回避重要历史问题71017
·民建孙文广支持民盟郭泉71120
·清明成公民假日意义深远——为国务院《办法》叫好71218
· 台广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清明节71219
·清明成公民假日意义深远——为国务院《办法》叫好071218
·北京失踪纪071226
·北京密会守灵钉子户李金平071126
·北京失踪纪071226
*
*
2008年文章
·千载难逢的伟大战争与转型070101
·容忍乱说,不准乱动——兼论拘捕胡佳20080125
·大学生考碗遇非党歧视20080205
·种族歧视与非党歧视——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二802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孙文广
   

   极权国家利用极权,集中民脂民膏,集中人力,夺取奥运金牌,然后又利用金牌,宣传他们的伟大光荣正确。
   
   **中国的奥运金牌热**
   
   今年的奥运,是中国媒体前段时间最大的亮点,中国的宣传机器,党国的喉舌,制造出了宏大的声势。于是人们街谈巷论的话题都是奥运和奥运金牌。
   进入九月份,奥运金牌热还是高潮不断。从奥运代表团归国参加庆功大会,到去香港表演,再到各处欢迎本地奥运健儿荣归故里,一片喜气洋洋,凯歌高奏。
   于是某些人的爱国热情达到了顶点;于是群众的大国意识,强国意识得到了满足;于是各级领导的业绩得到了肯定;于是“伟大光荣正确”者更加光荣、伟大。
   这热闹的景象,使我回想起了四十五年前,“大跃进”中的1961年。
   
   **“大跃进”中的乒乓金牌**
   
   “大跃进”时,我所在的大学正在大炼钢铁。校园内到处都是小高炉,甚至唯一的一个室内的运动场,也变成了“高炉车间”。就在那时,在北京举行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中国代表团由庄则栋、徐寅生、容国团等组成。
   一天晚上,校内的高声喇叭现场直播这场锦标赛,当徐寅生连击十二大板,打败了外国世界名将获得金牌的时候,大学的校园内,掌声、欢呼声雷动。
   在后来的庆功大会上,毛主席万岁,“大跃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于是,伟大光荣者更加伟大。
   
   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体育、文艺、报刊、广播都要为政治服务。
   1959年,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获得世乒赛金牌后,在党的领导下,全国学习他们高举“大跃进”的伟大旗帜,积极拼搏的精神。后来徐寅生又写了一篇长文,记述他如何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受到“大跃进”的鼓舞,打败了外国名将,党支部立即组织大家学习徐寅生的文章、学习毛主席的著作。乒乓球金牌为“大跃进”增光。
   毛泽东死了近30年,这种体育为政治服务体制,直到21世纪并没有大的变化。
   
   **共产极权国家的体育**
   
   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极权国家,体育要为政治服务,他们要用在国际比赛中的金牌来宣传共产主义的制度优越,要运动员为“社会主义”拼搏。
   极权统治下的国家机器,要用国际比赛的金牌来打扮其光辉的形象。
   
   为此,他们利用对国家的垄断权力,大举投资,培养专职运动员,建立庞大的,以争夺金牌为目标的体工大队、各级“体校”、“体院”。
   在这些“体校”和“体院”里不但要养活一批去争金牌的专业运动员,还要有一批“陪练”者。据专业人士说,乒乓球如果没有陪练的球员,在中国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世界冠军。
   这些陪练的运动员要极力模仿外国乒乓名将的打法和风格,为到国外比赛的运动员提供仿真的对手。
   
   极权国家不但利用国家资源大量培养运动员、陪练员,而且还让一些没有希望取得冠军的运动员在一些竞赛中, 干扰他国运动员,给本国运动员夺冠制造机会。甚至为了政治目的,不惜指示本国运动员,故意让球。
   
   有次在中国举办乒乓球国际赛,毛泽东说:“七块金牌我们全拿了也不好,五个就够了”,于是体委的人,连夜组织贯彻最高指示,组织如何做假、让球。他们完全把运动员当作 政治玩具。
   这些有损体育道德,有损体育价值观的流氓作风,正是出自共产极权国家。
   
   在共产极权国家,各级体育委员会(后来改为体育局),其中供养着大批拿着国家工资的官员,他们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夺取金牌。
   正是由于极权国家不存在大众的监督,能够集中国家资源(财力、人力),到奥运会争夺金牌。致使很多财力十分虚弱的极权国家,都成了奥运“金牌”大国,如北朝鲜、罗马尼亚、苏联和过去的中国。
   原来的东德在共产极权的支撑下,一度是奥运金牌大国。10年前柏林墙倒塌,东德走上了自由化民主化的道路,体育竞赛,走向市场,到现在原东德地区运动员的奥运金牌数一落千丈。
   
   **今日德国的体育管理**
   
   我的一位朋友在德国定居近20年,近日返大陆探亲。
   适逢奥运会刚刚结束,他对中国政府在奥运方面的“巨额”投入,和群众的狂热,对金牌的片面追求深为不安。
   
   据他介绍,在今日德国,政府对体育活动的管理,和中国大陆完全不同。
   德国运动员几乎都是业余的。运动员根据爱好平日在俱乐部中活动。俱乐部的经费来自私人或企业赞助。运动员多数有自己的专业工作或学业(大学生、中学生等)。
   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在俱乐部中进行训练。一般每周活动两个晚上,俱乐部每月给400-500欧元的汽油费( 德国一般工人月工资是1500欧元左右)。国家队中的甲级队,每天活动2-3小时。
   
   在国际重大比赛之前,有二周左右的集训时间,喝的水,擦脸的毛巾全都是自己带去。出国比赛,由各种协会组织 ,这些协会基本上是民间的,其经费来自私人赞助,国家只适当补充一些,并没有吃皇粮的大批专职工作人员。
   
   至于运动员参加了奥运会,得了金牌国回之后,其工作问题,上了年纪之后的养老问题,国家全是不管的。
   
   在民主国家政府对体育的投入主要是在设施上。在德国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小学都有体育馆,为了晚上活动,都有灯光球场。这是为给大众提供锻炼身体的场地。
   
   政府对体育运动只是提供设施和方便,而且这也要根据自己的国力量力而行,经济水平提高了,体育方面的建设自然会增加。
   
   **民主国家的体育**
   
   在发达的民主国家中运动员基本都是业余的。
   
   在一段时间里,奥运会规定专业运动员不准参加比赛。
   
   中国参加奥运的运动员,哪一个不是专业的?有些运动员从七八岁就开始严酷的专业训练,为了给“祖国”争光,这些儿童运动员必须忍受身心的摧残,实际上他们是被剥夺了接受全面教育的权利,这和使用童工有什么区别?为了夺取奥运金牌,某些领导人,也就顾不上中国儿童的权利了。
   
   当前在所有发达民主国家,体育运动,是民众锻炼身体的手段,娱乐的方式,是发展个人体能的爱好,人们通过体育健全身心,体育和政治无关。
   
   国家对运动员的培养不承担责任。国家也不投资建立以培养运动员为目标的各级专业队伍体育学校,体育学院。
   
   民主国家,实行的市场经济。有些俱乐部的经营是市场化的,特别是象篮球、足球、拳击富有观赏性的运动,他们根据竞赛的收入来运作。如果经营不善,又得不到赞助,俱乐部会关门。体育俱乐部在竞争中求生存,也很有活力。
   
   **中国的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二十年前中国开始了经济体制改革,但是体育运动管理体制仍是苏联那一套,没有改,仍是五十年一贯制。
   
   过去取得的大量奥运金牌是陈旧体制的产物,是为党国贴金的形象工程。奥运闭幕之后人们在庆功的同时也在思考:
   
   中国这次奥运得了32块金牌,仅次于美国的33块,中国成了全世界金牌第二大国。但是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却排在世界111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这是托极权统治之福。
   
   美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中国的35倍,人均收入远高于中国的日本、德国、英国的金牌数却远远落在中国的后面,日本、德国国家整体经济实力也并不比中国差。
   
   难道32块金牌能说明中国的强大吗?当然不能。这些金牌只能给陈旧的制度贴金,满足少数领导人和某些人的虚荣心。
   
   有人算了一笔账,为了这32块金牌,国家的投入大概是200亿。这些钱可以增加多少下岗工人、贫苦农民的收入?可以变成对多少大学生的奖学金、助学金?可以建设多少防治污染的工程?
   现在中国有大约50万特别困难的大学生,教育部每人每天他们4元钱的生活补助,一年要从财政拨款7个亿,只是奥运金牌投入的三十分之一。为去争奥运金牌,我们花掉200个亿,这些钱可以使多少青年大学生改善生活,改善体质造福下一代。
   
   
   **应该揭露中国体育内幕**
   
   近年来国内很多专业人士,从他们的专业出发,揭露旧体制的弊端。
   北京301医院的蒋彦永主任,在“非典”(沙士)肆虐前,道出真相,揭露了官场的黑暗。震惊国内外,被誉为中国人民的良心,被亚洲周刊评为“英雄人物”。
   
   北京大学传播系的教授焦国标写下了“讨伐中宣部”的雄文,为出版、言论自由呐喊、呼号,被誉为传播界的英雄人物。
   
   中国的体育界,能否出现象蒋彦永、焦国标那样的英雄人物,发出讨伐陈旧体育管理制度的檄文呢?
   本人所学不是体育专业,只有爱好,对我国的体育运动的管理制度,不能深入解剖,期望体育界有识之士,体育界的良心,发出有号召力的呼声、强音。
   
   我反对有关当局,把金牌做为追求的目标,把体育泛政治化,拿民众的血汗,为掌权者,为旧体制镀金。
   对于刻苦锻炼,追求优异成绩的运动员,我怀着敬意。我也喜爱观赏那些没有政治背景的体育竞赛、表演;我为胜利者喝彩,也为顽强的失败者叫好。
   
   但是我十分厌恶,把神圣的体育运动,变成为,给极权统治贴金的手段。
   
   
   2004年10月于山东大学
   
   
   (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