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孙丰文集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之6

孙丰

1、“代表”就是意志

   我想就“‘代表’是意志”做任何的讨论都是多余的,你没有意识,不用意志代的什么表?所以没有人会对此提出疑问。连同“三个代表”的泡制者。

   我们刚刚完成的证明是:宪政就是限制意志的,因为意志全是个别,没有普遍性。把自己的想法、要求(贪得无厌)塞到宪法里这种人不是人,至少,不是正常的人。

2、“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是对人类正义的反动

   在别处我们证明过生产力里不能分先进与落后,而“三代”他老祖宗也不是在生产力里完成这种区分的,人家是阐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说生产力对于生产关系具有活跃、革命性,这些议题不是这里的内容。这里要讨论的是:在任何时代,生产力内部都有先进的,落后的,这是经济学的课题。江三代的“三代”却是政治学、政权学、伦理学,他这一代表先进实际上就是抛弃了社会的弱势阶层,“三个代表”无疑于宣布:你穷、你失业、你沦为乞丐,你活该,你倒霉!我们共产党就是恃强凌弱,就是吃人喝血:你们自杀吧!自焚吧!谁想良知?谁敢良知!——刘荻!肖云良!孙大午!郑恩宠!……他们就是良知者的下场,榜样!江三代根本不知道公平并不是社会所造就,社会只是追随公平,社会只是把公平当作致“治”的原因、力量。人先于社会,本来就是公平的,社会以公平为自己的原则,只是让在本质上就是公平关系的人能在社会联系里保持原有的公平,因此,社会必须系自身于公正,正义。正义无非是尽力保证人的“已经”不因社会而丧失。

   “三个代表”怎么可能与“宪”相提并论呢?“三个代表”不是个入宪、入宪法的问题,而是入垃圾堆!

   “三个代表”的危害是以其疯狂性把失衡的中国推进到虎狼时代,推动了一个暴民社会的形成,在共产暴力条件下摧生出非政治的,纵横交错的、盲目的民间暴力,普及化的暴力。

3、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动摇了中华伦理与价值

   因为“三个代表”是在中国社会阶层上做出的选择,因而它本身就是个在伦理的行为,所以它在伦理上树立了榜样:傍依强者,维护强盗和虎狼。

   文化是比水、比空气更加分不开割不断的,人人都由它所培育滋养,人人的精神活动又都融入文化之中,它没有什么先进与落后。文化造就人(意识),人有立场,从人的立场上说有近远,仅在共产意识形态下远近才被说成先进或落后,这是理性的一个天大错误。

   因为先进与落后是距离(空间关系)概念,而人却是物质事实。在距离上能因事因情随时设定标准,但标准的有效性却是此一时彼一时的。亚里士多德早说了:起点和终点都可做起点。但这人的先进与落后的标准是哪来的?需知人是物质事实,物质事实的标准是物质的性质,所以人可以有胖瘦健弱智愚,却没有先进或落后,人不是距离上的先后所能描述的。再说人人都是人,在共和制度下主体性没有纵向隶属,谁有为他人设定标准的当然资格?如果有这种资格,人岂不就成了隶属关系的吗?只有在说团体、党派时,先进才成立——因为语境变了,说的不是自然物质之人,而是用一共同意志联系起来的意识人,共同意志可以为标准。须知:人人都是平等主体!人的标准即造物主,试问:哪个人的意志对于造物主是先进的?

   其实,江三代是从共产意识形态的惯性里,不自觉地接受了“先进”这个根本不存在的观念。虽然他说的是“先进文化”,但他实际要说的不是说文化,而是说人。只是他自己弄不清罢了。而且由于他是思维主体,不自知地把自己设定为先进与落后的天然标准。这方面他有许多虽说了却不知是啥意思的胡话。文化里,可能形成某些时期性流派,气象,但也不能割离出来,主流文化也是总体文化的果实,仍在文化整体里,且,也不是先进与落后关系。江三代其人,一脑浆糊,他就不知道知识有个可靠性问题,一任自己作秀心所驱动。

   文化没有前进方向,它又不是故意形成的,先进以故意为条件呀!文化首先是个后果,而后才具有功能,用为原因,它造成理性,其功能就是认识世界,感知自身。因而它就是求真,体验自身的。认识的广度深度提升着生命境界。使人向善。向善也不是先进,因为善的根由存在提供。

   我们文化的主流与世界文化的主流是同一个,因为是同质之物,就是人的普遍完满。三代的先进=强者,他代表强者,也就是赤裸裸的虎狼制度。“三个代表”造成的文化腐败伦理沦丧,至少要一个世纪的时间才能修复——百年树人嘛!

4、“三个代表”的功能——把民族理性进一步推向腐败!

   其实,腐败不是心理概念,而是用以描述性质、形态的,因此,它不是指人的行为。他揭露物质为异己力量所异化,以异化的普遍为条件。在我们说“中国社会的腐败”时,已经是以现象为考察对象,说的是社会生活的各领域,社会画面的总体,或社会的最一般的风貌、气象。社会的一般面貌不可能由少数人的行为所造成,只有有一个足以覆盖全社会,影响(规定)全社会的因素才具有这种力量。因此说,做为现象层面的腐败的出现只能是因为原理,只有原理才能造成机制,只有原理的腐败才能造成社会的腐败。

   现实中国社会的腐败,先于现实中国社会的创建,是纯粹观念“共产主义”内在的属性,(这不是本文的课题),共产党初创就是腐败的,毛泽东时代就是腐败的,不同的是那时代不以经济为中心,以斗争为纲,腐败表现在人身关系上:冤、假、错案,我们理性没成熟到这样看问题的水平罢了。所以腐败的根找不着江三代,他的罪行是用“三个代表”把腐败推到蹬峰造极,并且腐败造成的社会不公把最穷最弱的阶层也逼上了腐败路,偷、抢、夺、骗、淫、黑社会……是民间腐败。官方社会的腐败与民间腐败相得益璋,共同摧生出一个极端的社会——暴民时代,这个时代已经形成,且业已成熟,其表现也进入了常态,但它的极盛期还未到来,这个进程与共产解体相同步。

   如果“三个代表”入了宪法,那无疑于宣布:一个强者社会、一个赤裸裸的恃力施暴型社会!一个虎狼的社会的合法。它榜样民众:把自己变成强者,恃力者,人人争做虎狼,不做温顺的鹿与羊,人要活就得狠,就得恶。不计用什么方法,趋炎附势、推眉折腰、骗、凶、劫、掠、杀……不须伦理。

   难道中国不是这祥的一幅画面吗?难道江狼不是这副嘴脸吗?上海帮不是狼吗?

新世纪 (9/16/2003 12: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