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对“宪政”的思辩]
孙丰文集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宪政”的思辩

——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之2

孙丰

1、对“政”的思辨

   (A)什么是政治?

   所谓政治,就是通过“正”以求“治”。或者为达到“治”的目的,采用“正”的方法、“正”的手段。

   “正”是因,“治”是果!——政治。

   我们的祖先早说了,“政者,正也。”只不过“政”通过了人心,是人意内的正。通过了心的“政”所依据的原则乃是由天造就的“正”,即成为政。

   “正”是评价,只有通过比较才能评价,只有对多个要素才可作比较,才有正与不正。

   “正”是从那些要素的比较里获得的呢?

   一个要素是意识的运用,这是指处在社会联系中的人,能用主观意志来做选择的人。选择既出主观就未毕公平,要公平就需标准,以使行为在满足自身的同时又保证环境,才能达到公平。

   所以“正”是人的“能够如何”所需的标准。

   但人既已有了“能够”这一能力,就是选择的,就不必然为“正”。人的单纯存在不需要标准,因单纯存在里没有“公”,与什么“平”去?单纯存在也不动摇环境。人既是类的存在,就有了“公”,“公”必须求“平”。到哪里去找“平”呢?就有了——

   第二个要素:公平标准的来源,人是类的存在物,但“类”不是来于理性,类从生命的纯粹存在就开始的。因此说:“类”或者“公”是天然。人从天那里来的时侯,即生命之开始就是普遍平等的。生命又不是自我造就——在可抗力量、选择行为里绝对没有公平!只有不可抗力、规律才造就公平。

   “公”是对人的际间联系的反映,“平”揭示处在际间的个体无例外地同属造物主。并不互相属有。“平”只是横向的描述。

   人的“是人”是人的一切可能性的原因,是一切“能够如何”的绝对解释。不可抗力所赋予给生命的,当然是意志所不能左右的。用为主观意志的选择,这就是正。把从天那里领授的普遍平等用做意志的原则,这就是正!

   祖先说“政”即“正”万分正确。

   “正”也就是:让“是”能“是”其“所是”。

   “正”就是把人的“所是”用为“所能”的标准。

   就保证了各得满足。各得满足就是——完满。完满在秩序上就表现为“治”。治者——普遍之善!至善!

   这不是随意解释,是严格的逻辑分析,而且这一分析与流行的定义完全相容。马克思说政治是领域关系,孙中山说是众人之事。这两个定义都是关系,难道我们的“正”不是关系?

   并且我们的定义也符合一个更古典定义:政治是普遍有效,即众善之学,或政治即普善(亚里土多德)。

   (B)什么是制度?

   就是为实现普善(政治)而建立的设施、程序、规定。使普善成为具有实际功能的力量。履政所必要的各种联系、环节。使仅仅作为原理的政治成为可实践的实事。

   (C)政治制度是形成的还是选择的?

   很明显,在造物主那里只有人,没有政治。一切动物那里也没有政治,这证明政治必须的条件是理性。难道理性是人主动要来的吗?有谁记得自己怎么要过的?可见理性(意识)也是不可抗力的后果:只要人存在,就必是带着脑组织来到世界的,有脑物质,就非在与周围环境的互作用中被刺激不可,只要被刺激就非形成意识不可。有了意识就要有行为,行为就必须按照“应该”的原则。——

   “应该”就是政治。

   可见政治制度是不可抗形成的,不是人的故意创建。

   在实践中,我们的经验对此有一种颠倒,历史上的政治制度总是选择、建造的。因此,我们就不自觉地只在人的“能够如何”里确立合法性。我们忽视了“实践”这概念所表达的已是理性形成之后,理性已处运用中了,这时,就不是政治的形成,而是政治的完善。而且人们也不是在创建政治,而是在创建一定性质,一定形态的政治。只是形态问题。

   (D)政治有功能

   政治是用于对人的作用,如果政治不具有功能,就绝对形不成。正因为人能意识自我,意识世界,也能意识制度与法律,通过对它们的知觉再贯彻于行为。必须澄清人的社会存在的终极使命是来守法的,还是来实现生命的?这要请教大自然----生命是属于它的,不是属于意志的。生命既被造出来,活着就不是因为意志:生命必须得到满足——这是天理!因此必须确立政治、制度是服从的,制度并不神圣,也不至上!它是为人的,人不是为它的!政治制度规范行为,但它是为了公平才有这一功能,人得从它那里得到公平,它才能具有生命力。因此政治、制度的本身必须是可理解,可知识的。它才能成为意识用于规范行为的标准,对人际联系起到调整作用。

2、对“宪”的思辨

   (A)“宪”是性质,不是意志,“宪”仅是个形容词。

   所谓宪法,它的内涵不只是效力性,根本性。宪法还必须是宪政精神的。

   宪政精神就指示出“宪”是性质,不是规定力量,具有规定权威的是法、制度。“宪”是指那规定力量(法或制度)所具有的性质、特征。

   所谓性质,是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所以是其自身的内在的规定性。这一定义是马克思主义的。

   还可以来看另一定义:人心从自身直接观察到的任何对象,无论是知觉、思想、理解等等,是观念;而能引发人心产生观念的外界能力是事物的性质(洛克)。让我们用通俗话来说清这一定义:就是对象所具有的能唤起人们对之发生观念的那些要素是性质。也就是我们所以给事物起名的根据。

   照此,我们说“宪法”就应是具有“宪的性质的”法;“宪政”,就是具有“宪的性质的”政治制度。法、制度自身方面所固有的,可与其他法、制度做出区别的属性,特征。这里并不考究法律、制度是怎么来的,只考察它做为独立力量具不具有这些性质。相当于在说;那东西是方的,圆的,方或圆不是人心加给对象的,是对象自身的形态。

   (B)性质属之事物(对象)

   对性质只可认识、发现与把握。

   性质是对象的,不是由人加到对象身上的,是客观的,是从不可抗力那里授来的,不是意志能转移的。人对于事物的性质,只能去认识、发现与把握,而不能加于,也不能消除。

   我们说“宪”是法或制度的性质,就是指出“宪”是它所依附的那法或制度之做为事物而具有的。法律、制度都是事物,这些事物之成为事物是由人的意志主观地制定,但既经制定,它们也就脱离了意志而取得了自身的客观性,就是人心外的了。是公众可以理解的,理解意味着是使用同一标准和尺度,如果不是同一标准就没有理解可言。虽然法、制度不是自然事实,却是具有自身客体性的事实。

   做为成果的法律、制度是人心的产物,这一点只区别出它们不是来自不可抗力,不是来自天,不具有天然合法性。但它们既是用以规范人的,就必须具有合法性。那么,“宪”就是使它们具有合法的途径,“宪”是事物的性质,性质是不能脱离事物而独立的,它只能做为一个思想被人认识和把握,人再按照“宪”造出具有“宪性”的政治来。但人并不能造出“宪”来。人能造事物,不能造出事物的性质。人只有理解了什么是“宪”,才能将宪的思想、精神贯彻在所建立的法律、制度中,使法、制度具有宪的性质。

   “宪”之本身也是一个观念,用于知,又是被知,知解它,才能使人造的事物具有它的性质。具有这些性质才发挥这些性质的作用。

   (C)“宪”就是让法、制度合法

   直接地理解法、制度,是强制的规定性原则,是命令人必须遵守的,是律人的。而“宪”是说:法、制度更须合法,“宪”是用来律法、律制度的。它命令法、制度先于人的合法来合法。因为人类能知识,并照着知识来行动,这才需要法、制度。而法、制度是通过知识来具有功能、发生作用,它既是要通过知识才成为力量,那么,它肯定也是可知的,因而通过对它的知识可以鉴定出它做为原则是否具有可靠性,是否为真,只要被求证出是出自不可抗力的,就是合法的。否则是非法的。因为人能知识,无不是通过观念来达到。而法、制度等也是观念,其原则也是通过对不同观念关系的把握,由联结而建立起来的。我们当然可以证明出由不同观念联结成的法、制度的精神、原则是否出自不可抗力。

   因此,宪法、宪政就是必须放在理性的证明里被证明为出于不可抗力的。

3、“宪”到底是个什么性?

   如果给“宪”下一个最概括的定义,那么——

   “宪”就是在其范围内不得有例外。

   这个定义简单,干练,但其内涵却丰富而深刻。没有例外,没有特殊性,这是普遍的没有,绝对的没有。在其范围内只有并列的分子,没有任何的隶属性,领有性。既没有领导力量,也没有指导思想,既没有使命、任务,也没有凌驾全体民众的价值、信仰。就是说——

   (A)宪只承认人在来源上的平等、并列性,承认全体分子隶属于同一创造力,不承认际间有隶属。人人既都是自然的一分子,那么,就是社会的平等并列一成员。宪政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人际间只有并列联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承认隶属联系。

   是不是宪政、宪法,有一个简便而永真的标准:凡法律、制度精神在人际间只有并列分子的则肯定宪;凡有隶属性质的肯定不宪。

   (B)“宪”的至上性与“宪”的空洞性

   “宪”以自身做为唯一原理,至上地位。“宪”做为观念,可理解的原理,它到底说了个什么理呢?它什么具体之理都没给出——“宪”是空洞的。正是它的“空洞性”,才必然地造成公平与正义。在“性质属于事物”一节,我们已阐明,性质不能独立,性质永远是事物的性质。“宪”是性质,也不能独立,所以,它虽没规定出具体道理,但它是法、制度的性质;而法、制度是为人的,因而宪的至上性就是法、制度所加之的对象——人的性质的至上性。“宪”的空洞性逼迫着法、制度必须合法。“宪”就把人的性质在际间联系里普遍化:公正,正义,普善!

   宪政就是以人的不可抗而有的属性为其最高根据、最高原则的制度。

   (C)没有“任何”例外性

   这不仅仅是人身联系,还包括特殊的原理、原则,宪政只承认造物主这个唯一力量。在宪政条件下就不允许任何联盟、原则、思想、任务、使命、信仰是公众的。因此,只有没有指导思想,特殊道路,特定工具、统一价值观,统一信仰的宪政、宪法。那怕有极微弱的特殊性也不能叫做“宪政”,叫做“宪法”。

   (D)宪政条件下只有规范没有权威

   履政是在规范里履,按照规范去履。履政者不是领有者,领导者,履政者只是规范的实现环节,是职份具有能量,权威,不是人格具有权威。履政者与不履政者平等隶属于规范,都共同对规范负责,不存在履政者对被履者的权威。——这就是法治。在这里只有法,有规范,没有人的格位。

   总统不是领袖,不是领导者,总统是规范的环节,是履政,是值班,总统不得统一到人格上。其主观能动性一越出规范这班就不能值了。总统仅仅是职能。对公民不具有任何的威慑力。总统是处公民力量钳制之中的总统。不是至上的总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