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孙丰文集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孙丰

   不仅是共产党自吹自擂,或国内学者的不得已,就是海外,许多坚定的异见人士也总倾向于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就,或举世公认的成就……云云。许多洋人,洋专家也就跟着对中国的经济形式做并不客观的估计。更难解的是,许多批评或否定共产党的文章也往往有这样的开头。你来看近期呼吁政改,呼吁宪政的文章,多含这样的说法。许多人是出于贯性,不见得有这样的认定。但也有持这一立场的人。

   笔者认为这是理性的一个混淆,是一种不使用认识的相当然耳,没有量化对比的盲目评价。

   要做到量化不是很容易,得占有数据,得有收积数据证据的耐心,这不是笔者的工夫,我还是从一般经验来谈谈这个问题。

   若在口袋里装了黄豆、黑豆、红豆……只往外拿其中的一种,面子上不是撒谎,也不好指责是在欺骗,事实上却就是期骗——没往外拿的那些呢?它们不是事实,它们没有品质?

   从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八十年代的中期,说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在现象的层面还算成立:虽然这时的建设里已经包含或孕育了相当的破坏,但从总体上看,积极值大于破坏值。且,对几千年形成的心理资源的破坏还未上升到现象水平,这才有北京大学那个横幅《小平你好》,即使这样,这也不是一个有见的的横幅。可到了今天,客观世界的破坏,对我们文化的,对民族精神的破坏,都不只是表现出现象,而且到了触目的程度,还说它伟大成就,这简直叫人不可思议。不能再人云亦云下去了,邓小平改革的负价值几倍、十几倍于正价值:一江、一河、一沙漠化,是五代六代人能治理得了的吗?更严峻的是民族精神的堕落,有史就五六千年,共党只肖五十四年就把它败坏到不堪地步。邓小平不仅是屠夫,千古万古的罪人!也不是什么总设计师,而是总败家子。江三代的罪是邓小平之罪的一个后果。“三代”自己根本负不起这个责任,三代闯的祸,犯的罪,他自己对之完全没有数,从根本上说他还是个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混混。就像契可夫笔下那个去卸道轨锣帽的农人,还不知道卸锣帽的后果----轨出车复是个什么事。江泽民的罪就像当年长平坑军四十万的赵括,只有显摆出风头之欲,不知什么是兵事。完全是小丑、三花脸。

   不能再说革开放“伟大成就”这个话了。

   实际上的中国,从“九二南巡”就已经不是一个建设进程,而是一个的的道道的破坏进程。名义上是邓小平不满江三代,到南方去威他一胁,实际上是“六四”造成的伦理失衡,“六四”是中国新价值的分水岭、里程碑,八九民运表达出来的价值趋向就是中国前进的方向,顺之,则倡,逆之,则亡!只从经验出发的邓小平,便与本质背了向:在伦理上,还有什么能比人的生命更首先,更不能动摇?这个价值不被确定,你就休想走入正常:在任何理由面前生命的优先都是无条件的!所有问题都是在人的存在确保了之后才成为问题,这不是任何理由所可以追问的,而是个确保之后才可能追问,邓小平正是在人的存在这个根上动摇了人本国本。——八九民运价值的被蹂躏就是中国一切灾难的源泉!——人都可以滥杀,还有什么行为不可以呢?价值体系中还有什么比人的存在更价值呢?人是价值的源头,连人这个源头他都不要,还有什么价值构建的可能?

   “南巡”是邓贼的万般无奈,他用人的贪婪诱迫国人从人本价值转到唯利价值,缓解伦理压力,但这只能是对他个人的,当时压力的缓解却以数倍的强度往后加剧。他把精神吸引到对利益的谋求,也就完成了人是自己之本的败坏,从那个时期开始的全部建设都以对未来的破坏为代价,其破坏度天天加大,每一正值都要求数倍的负值来支持,直接的资源破坏因时间而一天天进入现象,即使不想看也得看到!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资源生态了——许多可开采七八十年的矿床一年就糟塌净光,一个量的建设值要用七八十个量的损失做代价!砍一棵树为当时增长一个价值量,谁知以后它要多少价值量来补偿?九八年,朱熔基说了一句“定让砍树人变成植树人”的话,是最典型的写照。可举国期待着的老朱在国企、在金融上还是不自觉的破坏原则。今年春上他又说了一句:“政治是什么?老实说我真不懂”让人们拍肿了掌。我想他说了这句话是什么,怕也未必真懂!

   让我们待看未来之宇中,《三峡》破坏何等大吧!待看南水北调造成的破坏是何等惊人吧?

   当代建设显现的正值,是刨了祖宗的坟,特别是文化这个根;又掘了子孙的业!自然资源的,几代人的在价值心理上的空虚和直接占有欲望的泛滥;其后果不堪,无法估计。

   邓小平“南巡”的功效就是用功利转移了人们的伦理视觉,转移了对他的谴责。却动摇了中华民族建在“止于至善”上的这条根!——向善,是一种负责,邓小平却教导别去负责,快来弄钱,快来骗人,快来尔虞我诈。

   邓后江三代用他的作秀“三讲”、“三代”把中国带进了伦理外世界,共产党的腐败,共产政权的残酷,就又做为文化榜样完成了它对国人的普遍教导,特别是他七十好几的人,拿着国脉赌气,疯狂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没有理智地对待法轮功——就完成了一次罪恶种子、罪恶行为原则的民族散播,他镇压法轮功的最严重后果是这个事件自身所含信息质,信息向量的榜样性,它辐射出的就是不须讲理,必将造就出后共产时期各式各样黑势力!江泽民的为非作歹,已经完成了一个失控时代的孕育,并进入了事实时期——但现在还仍不是最可怕的,一个更可怕、以普遍的恐怖暴力为性征的时代正向我们走来:它伴着共产的崩溃爆炸登堂入室,各种黑势力横行肆虐,政权对之也束手无策,专制共产的暴力让位给个人集团,成为非政之暴。分散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更普遍地威胁安全,挑战秩序。不是什么人有能力可以魔术般地控制它。

   须知:百年才能树人啊!

   母亲河里没有水,只这一条罪恶能说“改革开放”成绩显赫吗?

   所以,要拿出良知,不要人云亦云。共产党的改革开放不是成绩,没有成就。

   它动了民族根,伤了国家脉!

   其罪之大空前。邓小平是大奸!

   江三代是小人得志。

   不能再说改革开放成绩,要评估它的破坏。

   没有这个估计是无法应付民主实现前那个混乱时期的。

新世纪 (7/27/2003 4: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