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孙丰文集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孙丰

   这地下又没银子,你怕的什么刨?

   只有自己已评价自己是罪恶!才疑心别人揭露!恐惧讨伐!

   你屋里藏着脏物,才怕人进来!

   事物都遵守:心底无私天地宽!凡心底不宽——有私也!

   “反”颠复=怕揭露。怕揭露者——贼也!罪也!

   问题的要害在于:“反颠复”法,不是用来保护人身、财产的,是用以防止政权的被颠复,政权不是生命事实,而是调整公众关系的设施,用以求普遍之善,你当真用它来求普善,又有成效,怎么会有人颠复呢?

   政权乃工具——公器;既不属于那一个人,也不属于那个集团,它本来就属之人人,哪来的颠复?

   至此,我们推出了第一个结论:

   只有把公器理解为自己的,或已占为私有了,才想到反颠复,防止别人把它拿了去。江氏泽民姓江,黑龙江有个乞丐也姓江,海南有个妓女也姓江,江泽民你不能说人家颠复了你的姓氏吧?香港的政权属之全体港人,人家五十万人就自己的公器重新约约定,就犯了法?有了罪?——荒唐!

   政权不是现实生命体,是通过约定而成立的公器,在约定量不足以支撑它时,就自行解构。所谓颠复,不过就是要解除旧约定,要求重新来约定。而约定在任何条件下都只有50/100的把握。没有约定就没有政权,人家来争取约定怎么会犯了法?有了罪?

   中国是联合国会员国,就有义务,又是常任,所以就更有义务来遵守《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你就得承认人人固有尊严平等不移权利是世界自由、正义与无平的基础;人人就都无例外地享有宣言所载一切权利与自由……政见中的他种主张……二十三条中说的颠复,是不是“政见中他种主张”?若是:则“七一”抗议万岁!

   人的命是人自己的,不是共党的,也不是特区政府的,人家凭什么不能收回约定而重新来约定?

   政权既然成之约定,那么,在约定的内涵之内,哪有法可犯!

   事实上,政权的生命力就建立在颠复上——权力在政权那里,不在临时执掌政权的人那里,颠倒了一个董建华(包括他的全部成员)政权并没垮,垮了的是这些人——在权力设施中打工的工仔。克林顿颠复了“胸怀全球,可忘了国内经济的老布什”美国没出现政权真空;小布什与克尔颠复作战一月多,美国并未瘫痪;布什代了尿裤裆的小克,美国不是没有政府。被颠复意味着智慧、诚信不能与肩上的担子相匹配;如果你德高武艺又强,你怎么会怕上雷台对打?董笨、江瘪要胸有雄兵十万,怎么会不敢交手,还惧什么群儒舌战?“反”颠复就是要做弊,华罗庚说自己是初中生也没人敢去挑挑战。

   火车不怕你来推来拉,牛皮吗,它就只叫你这一点儿呆看,不许人近前。反颠复法的奥妙就是——谁要近前看,谁就是颠复政权。

   老江若是江上青的嫡传,还怕做亲子鉴定?

   反颠复法的逻辑值就是两手抓,一手抓“我是XXX的亲儿”,一手抓拒绝亲子鉴定。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所谓现代,所谓文明,其意何在?不就是通过立法使政权建立在颠复的功能上吗?,借助颠复的机制,即通过有程序的颠复来保持政权的活力,使之始终与生命性质相符合!以维持社会的宏观的,动态的秩序;

   保证一切有志于公众事业的分子有公平的贡献机会,又保证了能进到社会纽结中的人始终最杰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对民众的争取来颠复对手,确立自己,在这种颠复中也就完成了去伪、为糟、去粕,最后剩下的必是全体成员在智慧、诚信上最优秀的。

   民族、国家始终处在良性的循换之中,并不陷于失序,国家没有在这种颠复循换中蒙受损失,相反,它从这种欺复中获得动力与生机。被颠复的不是政权,只是政权的打工仔。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他们只是些工仔,他们的个人人格没有任何权威,权威全在政权,他们不进入或一旦卸下政权就是一介平民。

   这样,我们也就看清了“反颠复”是多么的荒唐!

   “反颠复”做为心理学考察的对象就是;做了亏心事,必怕鬼敲门!它就是盗财满屋才害怕拿脏,正在做奸害怕被抓双。是贼们的不打自招!

   公理——恐惧颠复者决无好人!!。

   谁最怕指责“三面红旗”?当然是“三面红旗”的泡制者!为什么害怕指责?因为“三面红旗”饿死了人!只有心底承认了“三面红旗”饿死人,是罪孽,又是它的制造者的人才最怕揭露。

   谁最怕实话?最怕揭露罪孽?当然是一贯谎言、罪恶滔天的人才怕实话,怕揭露!

   “反颠复”法的要害之笔是将“煽动”列为“颠复”。

   因此,我们就要研究什么是煽动?雄鸡报晓,狗子哇哇叫,猫儿喵喵叫……怎灯不叫煽动?曰:这些声音构不成完整的思想,可见,被指控为煽动的行为必须具备思想。可是只要叫做人,它能不思想吗?只要许多人,思想又怎么能绝对的一致?同一?人家与你不同就是煽动?你三瘪凭什么不与别人同去?煽动罪,纯是扬州狼对那只小羊:我说你弄脏了我的水就是弄脏了水,你说什么下游?煽动罪!

   “罗干、永康二将!”

   到!

   到!

   :“快给我杀了这条煽动的小羊!”

   齐:“是!”

   煽动能让政权倒台吗?如果真有被煽动倒的政权,那就对了!人之高于万事万物的方面不就是理性吗?——“煽动”不就是用文字用语言——理,陈述出一个道理吗?这道理有那么强大的功能必定是真理了。

   不让煽动不就是不许人运用理性吗?原来江三瘪、董伯都是怕理性呀!人不通过煽动难道通过杀人去颠复吗?政权不是客观生命世界的事物,除非政权自身是坏蛋,是罪恶,还没有被颠复了的例子。肯尼迪是被人杀死的,那个人犯的是——杀人罪,不是颠复罪。

   孙文凭着“大炮”把满清颠复了,满清+袁世凯却颠不动咱的孙大炮!

   颠复者:理也!文明也!

新世纪 (7/18/2003 1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