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致茅于轼(一)]
孙丰文集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茅于轼(一)

——扩大“执政党的合法性基础”这一立论就不合法

孙丰

一、命题不合法

   茅老没去澄清“什么是党”?就赋予给“党”以——“执政”这个地位,其全篇立论(即始发概念)是错的。摆在茅老面前的并不直接的就是政治改革,他首先应弄清的是“什么是政治”,而后才能考察到人与政治的关系,在人与政治的关系里才能澄清“参与改革”。

   ——政治就是人际间的领域关系。

   有了这一回答,这就可以看出,不管一个人高兴不高兴,那怕他极力地躲避政治,那怕是隐士,他也不能脱离到人际联系之外去,而“躲避”之本身就是关系,是关系就是政治。就不是个参与不参与的问题,而是个能不能避免的问题,“避免”所考察的是必然性问题。“政治”是个客观概念——只要有了有理性的存在物(人),就非形成政治不可,因此,凡人就处在政治之中,不可避免地被政治所包括,人要活下去,就不能不有自己的要求,就不能不表达自己的要求。茅老该知道,中因那些失了业,吃不上饭的工与农;被无缘无故的收容、被打死,被指以卖淫、被罚款的……他们所发出的抗挣并不是参与,而是被动;但这些抗挣也是政治呀!公安歹徒在那里强奸(重庆强奸案)你能说被轮奸的大学生是“参入”呼救吗?

   不!决不!她不是故意地要呼救,她没有办法了才呼救!难道正被轮奸着的大学生连呼救也不行吗?呼救也是政治!但却不是参与,而是被迫,是被陷于!

   在还未弄清“什么是党”的前提下,是不能确立“执政党”概念的,这里有一个“白马非马”的混淆:在“党”、“政党”的研究中,不允许把“执政党”塞进去。

   党,必须是反映对立,反映异己;党,就是对立,就是异己性事实。

   任何政党,不分国家,民族,只要它是个党,它把自己叫成党,它就必须是对立、异己性事实。

   这就是一切政党的合法性!

   只有在这个合法性得到了保证的情况下,才能去讨论执政党的合法性。

   并且:“党的合法性”与“党的合法性基础”也不是同一码事。我们阐明的党必须就是对立,是异己,这是党的合法性,这不是合法性基础;造成了合法性这个观念的那些材料才是它的基础。因此——执政党的合法性基础的第一点必须是:执政党也得“是”一个党。

   中国共产党根本就不是一个党,它哪来的合法性的基础?

   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只有政党一般性质中的一个性质——集团性;而且即使是在这一个性质上,它也不是完整的:共产党是一个集团(这一点它做到了);但只要是集团,它就得是处在诸集团之中的(这一点它没做到);这里的意思是,共产党之做为集团,是冲着人,冲着民众而做的;但真正的集团是冲着集团而做的,处在集团之中的才是集团。共产党处在哪些集团之中?它是中国的独一无二的领导力量,它不能被还原到同类事实之中:像共和党能还原到与民主党的党际联系之中,像民进党能被还原到与国民党、亲民党……等其他政党的党际联系之中。

   执政党合法性基础的第二点是:政党一般性质中的其他性质:对立性、异己性、批判性,以及这些性质的合法性;建立在对立、异己、批判之上的平衡性,以及这一平衡性表达出的应该性(实际上就是真理性);共产党连真正意义的政党都不是,它哪来的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茅文已模糊地感觉到共产党仅仅是个觊觎“权威”的集团,他说:“政府特别关心自己的权威地位”,这就证明他已意识到共产党的不合法性,但他的立论甚至连政党、政府、政治各概念是什么也未予以区分,他就要在叙述中丢失证明立场,他的文章就不是为了证明,当然要失去他已发现的思想。

   ——光有“白”不足以成为马,羊也白,雪也白;白羊不是白马!在讨论白马之前首先应确定的是马,而后才是白:那东西必须是马,又是白的,才是白马。

   那东西必须是一个党,它才处在诸党之中,它处在诸政党之中,才能在诸政党之中互相作用,在互相作用之中才取得执政地位,其执政才是合法的。

   茅老强调对政治改革要达成共识,那就得首先明确:共识必须得是一个识,你得阐明你的“识”,你的某个“识”,或某些“识”。你不具体到一个一个的问题上又怎么去共(识)?

   我们期望的第一个共识就是:执政党的合法性基础应是,并且仅仅是:政党的合法性!(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基础了)

   期望的第二个共识是:执政的合法性是人民性、正义性(执政即政权的合法性,别把它弄混);因此第三个共识应是:执政的合法性和执政党的合法性不是一个命题,它们各讨论不同的问题。

   这样我们便可以看出:执政党的合法性基础就是:通过自己做为政党,因而处在党际之中,与其他政党相对立、相异己、相批判、也相配合、相合作而取得的执政地位,并且这是唯一合法性来源。

   立论的错误导致了叙述上的错误,他说:“终于在文化大革命之后,开始了新的道路。……总算大体上走上了正轨。……”“……现在我们的个人自由比25年前多多了,人权的保证也多多了,……”这是十分错误的推论。茅文开宗明义地说:“……有些是被抵制现代化的力量所杀害,但是更多的是选错了路径,虽然目标相同,具体的意见不合,自相征伐,伤害无数……”茅文就得自圆这些说法:既然文化大革命后走上了正轨……可他在(二)节又指出“特别是89年的6.4。和对法轮功的政策,”试问这是不是杀人?既然已走上了正轨,还杀人?杀人能叫正轨?这些杀人的力量是抵制现代化的力量呢,还是自己选错了路的力量,或者被杀者是选错了路的力量?

   由于茅文立论错误,其内部各局部矛盾甚多,其说不能自圆。对自己使用的初始概念模糊不请,行文中的各主杆概念就陷于相互矛盾。

   仅说这篇文章的命题就包含了

   1,党(或政党);

   2,执政党;

   3,执政(执政仅仅是政权命题);

   4,合法性;

   5,合法性基础。

   这样五个并列而独立的概念,而作者只看到了2和5两个,他怎么能不犯不经澄清就搅到一块去“扩大”的错误呢?这是一种未经解词就造句的把戏。如果一一缕清五个平级并列概念,那就会看清:

   (一)执政党的合法性只能到党际间去寻求,这是个党与党的关系问题;

   (二)执政的合法性只能到人的物质性质里寻求;这是个对人性的理解与尊重问题;

   (三)合法性本身其实就是事物的——“是”,任何事物只能是它本身,不可能是他物,因此,符合自己的所“是”只有一种可能,这揭示出:合法性也就是真理性,而真理只能被承认,被符合,不能被扩大。

   所以说“扩大执政党的合法性”就是扩大真理性,这是个错命题,它相当于说要“扩大真理”。结论是:这命题不合法。

二、文化大革命之后,并没有开始新的道路,也没有大体上走上正轨

   请作者注意:你的初始概是总命题的“民主化的道路”和本节命题的“政治改革”,你的论据就必须是证明民主和政治改革的。你首先得告诉读者:你的“新”,你的“正轨”是什么?然后用证据来支持它。

   我的意思是:你得来证明你的论点。而“证明”意味着:你的论点(命题),以及用以支持论点的证据,都是你要证明的那个对象的构成成分,不是你加上去的;只是:这种关系原来并不明朗,经了你的手把它明朗化了。你可以自己评个价,你的文章是按照这一原则写成的吗?你的文章很“冷静”,却不是分析(分析有分析的严格标准,规定);貌似的没有牢骚却不一定不是发泄,发泄不是指脾气大,发泄主要就是非分析性的意志,所以你的文章是发泄,也是牢骚,你向无法忍受欺凌与压迫的人的反欺凌反压迫发泄牢骚。我的这个命题是对你的论点的反动。你的论点,用三个证据来支持:1,市场经济框架;2,宪法上把民主法制写了进去;3,加入世贸;这三点都不是充分证明,也不是必然性证明。

   对1,我们的批判是:市场经济的框架具有推动和加强民主的功能,但与民主与政治不是等价命题;而你是用作等价命题来支持论点的。

   而2,写在宪法里的不等于就是宪法的“所是”;请茅老明白:“宪法”之能够有“宪”性,不是因为写,而是因为已经认识到“宪”是什么,人是根据了“宪”的涵义来立宪法的。——你有一口袋豆子,里面有绿豆,还有黄豆,黑豆,你不能说你口袋里“是”绿豆。

   宪法的本质是个“是宪不是宪”的关系,不是个有没有“宪的”成分的问题。“宪”不是名词,是形容词(用于评价),因而“宪”是性质,就像水果的“甜”、“酸”一样,它揭示的是:这甜这酸不是人工剜个洞往上塞些糖,是天生具有的。“法”是人造的,“宪”却不是人能造的,而是人认识了什么是“宪”,按照“宪”所揭示的精神去立法,立出来的才是具有“宪政”精神的法。

   “宪”字的涵义是什么呢?

   “宪”的意思是:不得在任何方面有任何的例外。

   所以在宪法里写上多少民主、法治、自由……统统是个0。

   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根本不是宪法,理由是:它是有例外的;并且它就是为例外而确立的法,所以它不是“宪法”。中国共产党说的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句谎言,它本身就是骗);

   而宪政精神说的不是在法律面前,而是在一切方面,包括不在法律面前,也得人人平等。

   《中华人民共和宪法》以至上效力规定了四种力量在(宪)自身之上。因此这部“宪法”本身就是以不平等为目的的。即便在法律面前讲了人人平等,其结果也还是不平等。

   这个“宪”字,意谓的是“宪”字自身的至上性,自身的唯一性;不是别的东西的至上性,唯一性。如果它是通过自己的至上性规定出某些超越的力量,那些力量也立即成为超越“宪”的力量,“宪”字本身的至上性,唯一性也就不复存在。“宪”字告诉我们的是:在其范围内只有平行并列性,没有隶属性;只有分子,没有分母;“宪”的本身是不能超越的力量和原则;宪,只有其下,没有其上;只有被宪包含的成分,“宪”字决不被任何力量任何原则所包含;“宪”是一切的分母,一切都是“宪”的分子。中国的所谓“宪法”规定了“1,共产党;2,马主义,毛思想,邓理论;3,社会主义;4,不须理由的压迫”这四种力量超越过“宪”,这四种力量成了“宪 ”的分母,“宪”隶属于这四种力量了。

   真正的“宪法”必须就是,并且在任何情况下只是“宪”才是至上力量,至上原则。

   正因为“宪”字里不附带任何原则,它才能做到不用任何人性外的原则来塑造人。如果本段论述有点咬口,抽象,那读者只须记住:不用任何人性以外的原则来塑造人,就是宪政精神的总精神,它揭示:人是成品,人怎么活,人爱吃甜还是爱吃酸,人觉着怎么个活法舒服痛快——爽,人就怎么活,人活着所需的原则全在人的肉体里,不需要任何人从外拿来叫人去服从,无论是上帝、真主、佛祖,还是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江贼民都没有这一资格。而宪法中的四条原则,就是企图从从外部塑造我们的四条大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