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孙丰文集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胡温政权坚若盘石的捷径

孙丰

   有报导称江三代人马想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来暗算胡温,这可能不是空穴来风。当此之时胡温最具威慑力的回答就是:不错,我就是要自由化!就是要普世的人权价值遍播中华。这话当真说出,魍魉鬼魑也就销声匿了迹,社会的真正安定由此而来。不信,咱打赌!!

   人若不要自由,还有什么可要?人类能区别于万事万物的是什么?不就是人能体验享受生命吗?体验享受生命又是什么?不就是自由嘛!我们就不明白:胡哥你为什要作这样的“七一”讲话?这讲话能帮你点什么?能给我同胞些什么?能给中华带来点什么?

   胡锦涛“七一”讲话仍然党声党气,远比不上温家宝的话那么人声人气,但胡锦涛仍不失为一个正常人。就他的言行来看,想亲民,但他被他党那一特殊意识形态所异化,他的主观意愿就被他的党旗,党皮所掩映,使他的话失去了生命性,人民性。但只从我们所看到的这个胡锦涛来说,仍是一个正常人,甚至可说正派人。

   江泽民就不是这码事了,如果能收集到足够的资料,就可以从医学心理学的角度来证明他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发现明显的心理障碍。——

   结论是:江泽民患有竭斯底里症!

   他不单单是个坏人,恶人,霸道,无赖,贪婪,心胸狭窄,更严重的是他极端,他的心理构成中就没有中庸成分,他肆无忌惮,从不计后果,既无自知之明又不留余地。在大的事情方面有:一边倒地挺米洛舍维奇,使馆被误炸所表现出的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二是对法轮功表现出的受驱于不可扼制情绪,在事态发展上又走上极端;三是在他退休问题上的无赖流氓表演;四是在决定国家前途问题上少见的任性,短视,不留余地……至于日常证明,那更比比皆是:无缘无故地引诗,背诗;到处乱写乱涂;不懂诗却发表《登黄山》;没有原因的吹、拉、弹、唱……;不会写字却与叶利钦谈“书法”;突然跳舞,高歌;无端地乱骂;不顾后果地滥给军棍灌钱;次子进军队;发表婊子官,鸡犬官……这些举动可抽象出其理性的最一般特征:

   1,与当时场景没有必然联系,其言其行与所在背景,所处时势,进程着的事态完全脱离——证明出他的理性逻辑已经破坏:心理健康早已丧失;

   2,其言其行总是放肆到不能收场,无以复加的程度,证明他的理性障碍异化到失控的程度;

   3,其行为,立场受制于情绪的发泄……证明江泽民理性中的认识机能已完全不发生作用,已完全地堕落为泼妇!

   结论:江泽民的心理已不是健康的,是处在严重的医学病态。

   因此,在sars不意而至之时,乱了方寸,给了胡温事半功倍的立足机会。局势刚刚稳定,还未来得及喘息,跟着而来的是要炸碎上海帮的周正毅、刘金宝案,上海帮危在旦夕,江氏身险绝境。因此,共产党内的“三个代表”派以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支毒箭来暗算胡温,是极可能的,顺理成章的。港人的十分之一人上了街,反23条的抗争更让三代派胆颤心惊,他们手里没有一件退兵的武器,没有一个能上阵的人物,也找不着一根可能救命的稻草。

   这种情况下,能寻的只有暗箭,只有陷阱。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又是邓屠夫早在七九年就提出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而毛后中国政治形势也是以反自由化为主线的,所有的大事件都以此为因,在共党内还有一个专务此业的派别,因而,江系人马以此来攻胡温之不备。中宣部禁报“敏感事件”,查封媒介,对抗sars的所谓反思……

   本文的立意是:此时此刻,对胡锦涛最有力有利的反击是什么?一经使用了这一反驳,就一劳永逸,固若金汤!

   为此我们就要问胡锦涛有什么必要还披着江泽民这件破衣烂衫?

   从扎根立基上看,胡温已是羽丰翼满,不是三日别前。

   从肩上的担子看,一头是中国人口十三亿,一头是上海帮那满打满算总共才几个的帮员,有什么必要不一脚踹连根儿端?还有什么稳妥些?还有什么“不成熟?”有什么必要再掂一掂?为一个流氓无赖之脸面,把亿兆生命,民族前途放一边?

   从风险的程度上讲,共产血帽子早就臭的人见人厌,避之唯恐恨晚,大家都在寻找埋葬它的坟场和机缘,除掉庆父是光明,是磊落,是仁人,是民族的再造,功比周公,哪有什么说四道三?是人性的康庄道坦而无遮无栏,闭着眼走也无风无惊险,胡锦涛还有什么必要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把人民性、人性偷偷放进主义、思想、理论的血帽子里才往外端?共产的臭曲儿唱了五十四年,它要是个好鸟哪还用着政治运动不断,京都血染?

   你胡哥惊堂木一拍,理直气壮地宣言:

   我不是什么“自由化的倾向”而就是要把人的自由当作立国本源!

   语出就叫它如雷惊天,上海帮它不被唾沫淹死那才怪呢!!

   小涛啊小涛,你还没有入党前,你的温饱寒暖痛痒麻酸,与做了共产党员之后感觉上还有什么异变?你得好好地想一想:在生命的质量,在DNA的构成上,还分什么党员非党员?毛泽东是个老淫棍,没见他入了党有丝毫收敛,相反,他淫到了顶点。社会主义的苏联换上西方的自由,那里人的物质质量并没变,社会主义的垮台并没让那里的人矮上一寸一分:气还是那样喘、活儿还得那样干、还得挣钱、吃饭!苏共的党员不再做党员毫毛不损一根,体重也未减一钱。所以,“兴起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新高潮”是不是十六大提出的战略举措,并不与生命相干,那叫撒谎,扯蛋!什么广大人民的心愿——这还是强奸!至于它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是一脉还是二脉十脉的相承,更无人去管,人们的真正心愿是——有工可做,有钱可赚,有饭可吃,自在自主自由天。什么主义、思想、理论,统统是狂人疯子魔鬼撒旦土匪的扯蛋!

   人,明明只属大自然,你凭什么在自然的品性之外拿些瞎说八道往里硬塞硬按?

   存在是生命的最高原则,而且永远不变!你有什么必要在存在之外去胡搅蛮缠上些害人害国的臭共产?

   回击“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诘难的最锐利武器——就是理直气壮地宣言:我们就是要自由化!我们的最高目标就是自由化!

   既然我们是人,既然造物主把我们造了出来,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享自由而去自找罪受?为什么要把自己束缚在自已根本不懂的精神架锁里?那共产又不是造物主的授予。

   为此我们必须谈谈什么是自由?有没有资产阶级的自由化?

   猪、羊、牛、马、鸡、鹅、鸭……从来不享受自由,而且其命运总是被屠宰,也没见它们集会游行要自由,它们也不起义,不造反,秩序总是“稳定”。就因它们没有心灵。

   所以自由是个心灵概念!它可以被体验,却不能被观察:你不能用尺去量,也不能天平去衡。如果不形成心灵,只是单纯生命,人也不会要自由,争民主。

   这样我们就弄清了自由是从哪里来的——从语言的输入里来的。

   我们给所有进入视野的东西都起上名,以便于交流,用同一的名称来指认对象,结果就造成人际的关系。在概念的作用下,人类也就滋生出新的机能——运用语言来体验,来知觉;也开发出新的生命需求——精神的惬意与紧张,束缚与自由。并且生命天然地倾向相适:这就是自由。

   因此,自由纯粹是人的感觉品质,依赖于主观体验。婴儿不要自由,因为它们还没被造出能自由的能力。可见,自由之被知觉到,是依靠意识能力的被造成。这告诉我们什么?——自由首先是一个后果!是生命物质与环境互作用所造成的结果,人能不能拒绝环境的作用?能不能拒绝知觉?当然不能!那么,自由并不是人的主观选择,不是奢求,而是生命物质服从必然律的后果,无从避免。

   自由已经就在我们的肉身之中,又有什么力量把它拿出来扔掉?没有。

   这里的叙述支持:自由只与意识或理性相关,只要有了语言,自由就不可避免的要被体验到!能够形成语言的生命物质只有一种——人。因此自由只与人相关,为人性概念所内涵。只要是人,高高在上的皇帝,贵族、官员、有钱者或是奴隶、囚犯、穷光蛋,都能体验自由,也都能感受束缚。

   能体验到自由在本质上是被动,是被造就,根本没有办法避免!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论你反对什么阶级什么人的自由化,都是对自由被享受可能性的禁止和避免。可是老天爷给了人一个脑子,脑子能感能知,你怎么能避免它去拥抱相适,抛开痛苦与束缚?反对自由化的本质就是强权者的强权。它的发明者从来没有给予过有效的解释,他是仗着强权在那里随心所欲信口开河。

   只要是人,形成了理性,就不能避开对自由的体验,难道成了资产阶级就该是泥巴、木头?什么样的自由是无产阶级的?没有什么力量能把它从生命里拿出来扔掉,却有种力量让人不能享受它,那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邓小平并没懂自由这个概念只与生命与理性相关,他把自己说成无产阶级的鼻祖开山,他嘴里那个资产阶级,其实与反革命一样,只要他不喜欢统统按上资产阶级,相当年卓琳从某医院里扯着耳朵拉他出护士被窝,他没说,那是资产阶级的靡烂生活,资产阶级的被窝。所以老邓的资产阶级与马克思的不是同一个。凡是反老邓的,凡是老邓不喜欢的都是资产。像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我不喜的就是异端!

   中国的当前,有一步好棋,既便宜又安全,就是胡锦涛站了天安门城楼去喊:我偏要把自由化在举国实现!

   妖魔鬼怪全玩完!

   不信,咱打赌!

新世纪 (7/14/2003 17: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