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孙丰文集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但也是对胡温人民性的考验

孙丰

   sars夺去了同胞的生命,却也风卷江氏残云,使胡温平步立马脚根,已不仅仅是羽翼丰满,而是固若坚盘,但这只是说共产党内部的局面。可还有一个共产党与人民之间,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也不能解决,只须看看孙志刚命案为什么能引起千层万层波澜,就可以看出人心思变的大势不可能阻拦,人民要除江审江的心愿已如堂上弹,弦上箭,其强烈的程度,蕴藏的能量早已超过了八九年,不同的只是八九年是事之发端,共产党政权的特务性质尚未如此的普遍,未如此的极端,存在着一揭竿而万处应的客观可能性,今天,共产党把它的视野全放在对突发事变的防范上,虽处处,时时都在揭竿,却不易遍焰。但是任何政权都不可能永远地吃防范饭。而且防范的有效性只能对事不能对发展,总有诸多偶然性交汇在同一点的那一天。因此筑堤就比不上疏道。

   而且,还应该看到民众对胡温的拥护不=是对共产中兴的留恋。在很普遍的程度上说,人们是把胡温当做人而非党的领袖来看待的。也就是说相信组织,相信党这个心理几乎不复存在。

   我们就得研究:是对未来负责,还是对过往负责?提出这个问题,事实上也就是:到底是要一个实实在在的天下太平,还是一定要加上共产党这个名称?

   真存在着的究竟是人呢,还是共产党?只做为元首的胡锦涛吃一只苹果,比做为共产党总书记的胡锦涛吃这只苹果能是两个味?就得问问留着这个名究竟是有害还是有益?

   这就有了一个能不能,该不该让中国意识形态彻头彻尾的世俗化?!

   反观中国的共产道路,共产一词的主要功能是什么?还不就是筑起了一座非世俗的信仰之坛?正由于它的只可意会而不能触及才使人的类存在分裂为两个部分:在政权上则表现为两种功能:

   一是国家功能,履行的是管理;

   二是党的功能,履行的是意识形态的统治;

   这两种功能引发的不协调造成的矛盾把党的作用特务化,实际上从共产党建立的那天开始,党的主要功能就是间谍化作用,一部共产党党史就是一部政治的特务史,实际上党的功能除了用于对自身分子的防范它什么也不干。

   近两个月里有三个里程碑的事件:一是sars;二是蒋彦永的揭发;三是孙志刚之死引起的波澜;这三件事指示出的就是中国的历史方向。它还告诉人们:歪打也能正着,蒋医生不是政治上的反对派,至少他不是想在政治上有所图谋,但是他成了政治英雄,成了时代的一个符号;它表达了这十三亿人最自然最朴素要求。孙志刚事件所表现出的民意恰恰表达了人们对共产政权的愤怒。——中国人民的理性已经成熟到接受完全的民主政治的水平,还有什么理由再摆出貌似的深沉?相反,斩掉共产党而致社会安定远比保留它的安全系数大,甚至可以说中国的真正健康已经到了非斩共产党不可的阶段,而一斩共产党,几乎不须在别的方面另有努力就足以理顺中国,在此情况下还有什么必要说“稳妥一些好”。

   如果胡锦涛能够力排众议,给孙志刚案一个真正公正的判决,那么胡锦涛就在人性正义上根扎九尺,做这件事实际上也不是很难,这事无须杀人,但警方各当事人必须罚以长刑,甚至胡可以直接坐到法庭上去。只做了这一件事,共产党的腐朽力量也就完全地溃不成军。这一件事就可以立威,立德,可以救中国,为什么不走出力最少,代价最小的道路,非要拖着僵尸?人究竟有无必要非戴着共产的血帽子?

   孙志刚的生命为胡锦涛造成了比三百万大军还强大的机遇,只要胡锦涛一个命令,肖扬去广州搞它个水落石出,胡锦涛的路也就如轻舟,除了风和日丽,再无险滩。因为在sars上胡温已占了地盘,给孙志刚一个公正审判,也就=在人权上,在正义上,在人类共一价值观上与世界接了轨。

   但是丢失了孙志刚造成的这个势能,胡锦涛也未必不是朱由检!

   孙志刚案考验着胡锦涛的胆识!

新世纪(6/27/2003 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