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
孙丰文集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孙丰

   ——真正的杀人罪犯是谁?(不锈钢螺杆问得好)——

   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判处护工、收治人员、渎职警员等有罪,这些人有罪,丝毫也不用怀疑。这些人可能还有更多罪嫌,有的罪犯实是该除该刮,比如那些疯狂致死法轮功的罪犯,重庆警察轮奸案的罪犯……等等。但这些人只是罪犯,不是罪源。而且《刑法》上明言:因不可抗拒的力量不能认定犯罪:“收治人员”就是处在了失去自由,不能选择的环境里,警察命令他打,他敢不打?我蹲了十二年大监,这样的事实见的太多太多,收治人员再凶再恶再残忍也是从犯。

   广州法院的审判,广州检察院的起诉,广州公安的立案侦讯就不是个量刑当不当的问题,而是一个刑事案的舞弊案。

   不锈钢镙杆认定:天河区警察机关是犯罪主嫌,这一认定是理之当然,由主犯来承担第一责任才叫审判。这个认定仍然不客观,不公正,依然没有指向了真正的罪犯。

   孙志刚命案的真正凶犯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体,才是真正应承担全部责任的罪犯!

   孙志刚案,地方法院无权审判,这是一起国体有罪案。它直指:

   1,中国为什么没有宪法法院?

   2,《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宪法吗?

   因为,这样的罪案,既不是一地,也不是一时,长城内外,江河北南,类似的案子铺了天盖了地,如此之冥顽!不是任何一个坏人,坏官,都能造成的局面,只有直接罪犯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才能解释普天之下之所以如此黑暗。

   就因它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根本就不是宪政之法!无缘无故把人打死的事件,何止成千上万:有一个警察竟开了车抓了好几个人在路上用枪射杀;还有一大学生在市场转,乡长就派上派出所,民兵活活将他打死,就因他穿一件白衬衫,他们见一个穿雪白衬衫的人在乡政府门前撒尿;一个85岁的孤身老太,被派出所叫到乡里把她的头夹到腚沟而命送黄泉;广西公安副厅级的xx市公安处处长,全国五一劳动模范,强奸105人(最大的八十五,最小的六岁),五年内告发投诉上百件就是没人受理没人管,他能有恃无恐,一边打击告发人,一边强奸,一边继续升官……光天华日下,黄土地上,竟到了这等地步,哪还有公理?哪还有正义?试问:那“护工,那收治人员”的神通能通天?……

   孙志刚一案不是遇上了许多偶然:那位艾教授的义肠侠胆,大学里师生们的良知义愤行道替天,才有网上的揭发;若不赶上这江胡角力交量的机缘;还不能忽视了sars风卷荡涤出一股此时此刻的报导真实,言论自由的呼声凛然;才有了《南方都市报》的一石,激起网易、搜狐、新浪、人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广东新闻网、东北新闻网、中国新闻网、中华网、南方网、广州日报……这千层万层的浪;sars风卷使中国遭到国际的谴责,旅游业冻结瘫痪经受考验……中国已没有再经受被开除出人际的能力了;还有蒋彦永医生的正义胆识造成的这个普天人心共一面,誓扫邪恶的众人火焰……没有这诸多诸多的的偶然,孙志刚案就到不了这个程度,引不起举国举世的关注声援。且不说别的,如果还是江贼政权,这事又能怎样?他把民意,正义,真相,就统统给装到“稳定压倒一切”的黑匣子里,任你呼喊。

   既然广州已经开庭审判,我们就不能不借着这庭审再追真凶元:它就是中国的国家制度,中国的国家机器,中国的政权。因为它不是服从人性,服务人性,它的最高宗旨,目的,只是用于政权自身的巩固。它管的不是民众的安全,它要的只是铁打的江山千年万年。它怎么能不与人的生存相撞相对相反?!

   孙志刚之死就死在:中国的国家制度,国家机器不是公器上面,它是共产党一党的狼牙棒一党的绞肉机一党的私器,共产党的“阳谋”的保证和后盾。从维护和加强“人民民主的专政”出发,它怎么能不杀人吮血?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用白骨鲜血来铸造,又用白骨鲜血来维持的,它怎么能不伤天能不害理?!它怎么能不迫害能不暴政?!

   广州法院的审判就必然又是一次对罪恶的逃避表演,开脱罪责的摩术欺骗,它把处在被动地位的收治人员放在首犯主犯位置。

   试问不是警察先把孙志刚抓来,他们就是想施暴想行凶又怎么能得呈?他们又哪有机会去行凶?不除恶警却要判死从犯,移花接木,冤案里再套冤案!不把天河区责任恶警公正判处天理就不容!正义就没能伸张!且不说这是警察打死了人栽脏于收治人员,即便真相果真如庭审那样,天河公安也是头份的主犯!

   就目前中国的形势来看,孙志刚一案很难获得公正的判决。这是因为连同恶警,脏官也只是罪犯而非罪源,李长春广东五年,当然是此案的首犯。判处了李长春、张德江,乃至江泽民也未必是清风清茶青天,根本的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罪源,不改变国家制度,国家机构的性质,这华厦黄土就依然没有青天。必须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拿到理性的法庭上庄严审判:

   它必须回答立国为的什么?它到底是一党一派的私器还是全体国民的公器?是公器它就必须举国无上下,它就必须把宪政精神当为根本。

   孙志刚,我们的兄弟,你的死,向我们昭示: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你的死还昭示:在理性的法庭上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仅必须,而且已提到了日程!

   安息吧!兄弟!

新世纪(6/17/2003 13: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