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
孙丰文集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孙丰

   本节的命题是——共产党不合法!

   第一课讨论了到底“什么是党”?第二课证明了你们中国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

   共产党说自己是“党”,这只是它拿了自己实有的性质去往“党”头上“合”;只有“政党”所固有的属性才是法,它不是因为被某些人“去合”才有的,而是固有。共产党的实有性质若不与“政党”固有的性质相符合,这就是它的第一条法理非法,程序上的不合法——实与名不符。

   八十年代一个叫潘晓的青年曾提出:“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引起讨论。把它加以改造成为——共产党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它都“伟大、正确”到被救地步了,还不窄?——通过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来揭示共产党的本质在法理上非法。胡温新政初定,一二再地发出亡党亡国感叹,这样的感叹江贼民最多,贵党在他手里的没落也最“迅猛发展”。可见——共产党的衰亡就不是具体人事所能解释的,相反,具体人事的倒行逆施却是要用“共产党”这个名称的法理非法来回答。——这个问题有两个求证:一是程序上的——共产党虽把自己叫做党,却不是一个党。它叫自己是党,这是合;政党固有哪些性质、特征,这是法。

   其二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事实,毛泽东、邓小平、江贼民们说些什么,做了些什么?这是事实内的,只是行为违法,而非合法性问题。

   合法性考证的不是行为与法规是否相符,而是考察制度、法制的出处和根据,正当不正当,充分不充分?

   比如:《联合国宪章》是法,人类最高效力的成文法;“内政不受干涉”、“主权不受侵犯”是这成文法的实际方面。而《宪章》基于的原因是什么?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这不是法的实际方面,是法的合法性。因而,

   法,就是强力规定,或契约约定。

   而合法性,则是法所以为法的根据,为法的原因。

   米洛舍维奇、江泽民、萨达姆、金正日所仗恃的是法的某些实际方面,比如:主权与内政,这两条原则都是法的组成部分。但是,法的精神所服从的是法背后的那合法性,不是自己的组成部分;相反,这些部分却应随着法的精神来服从法背后的合法性;——你们党那个江贼民躲在上海,他身体的一部分(比如脑袋)能留在北京?因而,法,法的构成部分,不只是个让人符合的问题,它本身还有一个去符合的问题,而且,这一点更为根本。——

   南斯拉夫的人,伊拉克的人,朝鲜的人,中国的人都是人类中的人,不是米洛舍维奇的、萨达姆的、金正日的,江贼民的;《联合国宪章》不是在南、伊、朝、中内政外的法,是管这些内政用的,适应全人类的,这些地方的人就有依《宪章》来争取自己生存权利的权利。首先是这些地方的内政、主权,背离了《宪章》,当然也背离《宪章》精神所依据的合法性。因而这些主权、内政就是对人性--对合法性的否定;而布什却是对否定的否定。当然布什拥有无庸置疑的合法性。必须清楚:主权和内政,是在人政下的,人政内的主权与内政,因而主权与内政就必须是受人政统帅的,贯彻人政的。一切违反人政的——不论家政,村政、乡政、宗教政、习俗政、内政、外政……都是对人性的侵犯,违反人政就是违反合法性!就得纠正,不服从纠正就只有交布什来处理!

   共产党把自己叫成党——这仅仅是你们自己主观意志的“在合”;:做为事物,“政党”有它的不移的固有属性,即第二课讲到的类、际、“在其中”等等,就是它的根据。把自己叫做“党”,就是要自己符合党的这些固有性质,若不符合这些性质,在法理上它就违反合法性。

   凡拥有合法性的政党必定生命之树常绿。

   凡违反合法性的“党”,其实践之路必定越走越窄。一切必须用不断改革来补充合法性的集团,都是没有合法性的,一旦到了改革不能再行一步的那一刻,就只有走向自身的否定。

   事实的共产党正是这样,历史不可避免地到了不否定中国共产党中国就没有出路的今天。

   是“共产党”这个名字首先违法,做为中国社会事实的中国共产党,以及主宰它的那些人的思维、行为的违法才有机会和可能。试问以江贼民的这份德性,智力拿到美利坚,法兰西,大不列颠他能成了元首?咱就不信。就算他要“代表七、代表八”也没有地方那怕成就一个。邓小平决心再大,国会也批不准他平白无辜把人杀。正是“共产党”这名词在法理上的矛盾性,才给了他们进入统治的机会,才为统治的暴力性敞开大门。

   你们中国共产党这个事实能比“共产党”这个名称诞生还早吗?如果不能,中国共产党的法理违法性就是不能避免的。

   茶吃到这里,我就必须向你们专门谈谈理性,因为我正在教导的就是法理,只有有了理性,才可能意识到法,才想到需要法,可见,法只是理的内容,一种特殊的理。

   人类是通过什么东西生成了理(理性能力)的?合法非法也就存在在那东西里。

   人类是通过说的话而得到了理的,那么合法非法就在“共产党”这句特定的话里。你们知道“共”是什么吗?“共”就是全部,这是你们能知道的;一种性质一旦成为全部的、共同的,它也就成了无差别的了,就是个——“唯一”了,因此“共产”的本质在功能上就是“一产”,这是你们并不知道的。实践上的人就必定服从着“一产”来行为,但又受着“党”(多)的支配;是“党”,就是在诸党之中的某一个,其功能就是1、在际间;2、互作用;3、就是多,多的本质就是共存,斗争(理性的)的公开性;那么:服从着(主观立场)“一产”,实际却是多元,互斗,二者就无法平衡,无法建立起属于本己的秩序。就得靠不间断的改革来补充合法性以维持秩序,但“共”与“党”之间的空隙不是海绵里的水,改着改着就没地可改了——比如:你们的今天;苏联与东欧的昨天。怎么办?有远见的政治家有办法:破釜沉那烂舟!!

   在上一讲,我们还提到“执政党”这个概念,而江贼民上台,咧着那两片薄唇,也不知讲多少回:“在有些共产党做为执政党的国家,因为……”,他是瞎说滥说,他不懂什么叫“执政党”。我来教给你们:执政的关键是这个“执”字,它是个“在执”与“不在执”的关系。它假定了不在执政,失政,与争取再执政的平等合理性。因而它是在共同背景,共同原则下的执政争取,是用自己力量与其他力量的对比争取可信度,建立在民众支持率上执政。而你们是用强力把共同背景夺在手里、攥在把里的“执政”。你们不是“执”政,而是“霸”——政!在霸政以前是抡政、盗政!你们的政里没有互间性规则,通过互间性而不间断吸收生气就没有可能。

   因而,共产的路就不是越走越窄,而是已到尽头,已在尽头。

   本课结论是:共产党,不只是你们中国共产党,而是全世界的,只要霸了政的,统统没有合法性。中国面对的困境,连这萨斯怪魔猖獗,都是你们没有合法性而强求合法性所致的。

   强求合法=独裁。

   从你们阵营里杀出来的李慎之先生期望着中国的文艺复兴,其实他本人以及我们正在进行的已是这一强大复兴潮流中的了,中国的文艺复兴早已启动,正健康的、不可扼止的、也是艰难地向前推进着。

   不是春风唤不回,而是共产党里本无春风,唤的什么?它只能唤来悬崖绝壁,正好被这荡荡而回的人民春风所埋葬。慎之老当可安息!看明日之华厦,民主旗旌高挂,自由独立遍神洲,家祭!家祭!

   我给你们上课,是呼唤你们的民族良心,因为你们毕竟处在中国宝塔之巅,命脉之上,熟悉国家事物,有义务站好最后一班岗,尽可能地去化解矛盾避免灾难,使国家转型少些牺牲,代价。你们与我们不是一脉的血吗?都是炎黄,是龙吗?!为啥不能共话!应共话!

   什么是合法性呢?合法性就是根据与原因的不可避免,不能抗拒性。请想想:人的存在与共产党,与“代表三”不可抗拒性而有的只是哪家?它就是合法性那根据呀!

   杀党没商量!

新世纪 (5/7/2003 12:4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