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孙丰文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孙丰

   读4.29温家宝曼谷记者会——国难,国难!它何等的悲壮,何等扣你心弦,平地里冒出妖魔,横空里降下灾祸。有谁能无动于衷!孰个心潮不涌翻?——伏曦,伏曦,我们那共同的根哦!

   看逃难人潮与兵溃山倒,繁华京都车水马龙顿陷失城如遭劫淘,心恐人慌,元气泄伤,京都死城一样!恨不能插一双翅膀,万里跨越,舞剑斩除猖狂妖邪——溅心中轩辕献上我血!即使无奈,为人子也当守祖旁为那香火忙。

   雄枭江郎,浩劫民族并不动他心肠,率其金刚猢狲专找安全地方躲藏,大难临头他却窥伺冷箭方向!真乃人神之所同疾,天地之所不谅!讨之,殊之!我国人勿分内外心相印手相携除凶顽再造安康!正义不可久违,虫豺岂能存长?盼来日之中华,宪政生,民主旌旗扬,全民共审贼江,扬善良眉,吐不阿正气刚阳!

   温君家宝,当此之时,乃我家我国之真宝也!出山已近春秋二十晌,人不见他显山,神不见他露水,无声者默默真乃惊雷!同甘苦难患与学子并步共餐,临危地只身入险境病患同胞温暖:“我已经看到同学网上留言”!肺腑肝胆剖实言,怎不让人情动意感。

   (4.29)曼谷记者会上至诚率坦:“我的压力很大,相信你们也能明白”!印证月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在这乱世中,群雄间,共产败坏五十余年,如此男儿委实久不见。在下万分的激动,真想裂肺呼喊:温仔,人民的儿!——请网友谅愿:在下不是想美化共产,脂粉一个恶党腐败遍染!在下是尊重一个人,普普通通你我中一员!温仔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欲,有气度情感品格心田,并非因为他是共产党材料特殊,为人民服务的传统使其然,更非因受党的培育恩泽多年,什么牢固地树立了远大理念恶共产;而是因:他是人一个,一个人,就有人气、人心、惜怜、自重、博爱——人类普世难避价值观念,国父孙文早论断。将己心比人心;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为士卒身先,我先祖遗训——

   学需裁培而养,性需修练方敦;深体会定有真悟,单单求一个至善,就乐也融融,福也无限。学富五车不比江绵衡敛万贯财更来得快活?心追圣贤至界不比朝里名市里利更爽快自在?温君家宝是共产党员,更纯粹却是自然物界之人丁一员。人品风格不能与共党党性并相看谎骗欺世盗名养奸,正义之心只出自然。尊重自是此点。做好人真难:前有虎狼狐狈瘟疫杀人夺命肆虐横行无忌惮,后有暗箭蛇蝎伺机窥测涎垂神器政权,民众涂炭,经济瘫!迈一步都如履冰薄踩地雷走针毯。处处恶险!恶险!国人同胞父老兄弟姐妹,大敌当前,病无情,魔不长眼,应识大体,顾顺总局面,莫使胡哥温兄为难,若失去统一调遣不从高处鸟瞰,东拼西突哄哄乱,难抵难阻,灾难更灾难!众志诚,臂相共挽才能共赴国难,你拿棍、我拿枪,大家开开门一齐来打狼,不能再任它横行蔓延。不光是为我国我汉全人类已共临此劫难

   胡哥,温仔——胡哥,温仔:

   大将军正气庐山万言,好男儿丹青照我河山骨风耸立天地间。

   思想解放先驱引颈就义稚嫩幼芽,冤魂群里竟是苗儿初绽花芯洁纯露珠滴烂漫。

   ……红颜衩裙小女子胆大包天敢向“娘亲”诉说真言,血淋淋喉管割,“敬爱之党”您“温暖无比血泊怀抱儿女”一再亲手杀!

   总书记耀邦怒冲发冠,他留下身教名言:只认理真“莫问话出谁言”,浩然天地参!与万古同存!身先躬归黄泉举国哀悼讨伐涂毒共产,你忧国家忧百姓党就决不能把你容宽!

   腥风里,剑影中,热血溅刀光;学子莘莘、生灵血喋京华城楼,赵公真正紫阳,根出博厚中原,饮黄河,天上来水,咆哮滚滚不尽辈辈有人继出,“诗三百”铸我魂魄,“书四部”织我人文,……黄河阿——母亲!母亲啊——黄河!我的母亲河!长呜咽,泪难干……亿当年:“同学们,同学们,你们还年青,我们老啦!……”语重心底酸!巨臂擎天足立人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跃邦心丹,紫阳光芒,照我千秋万代业!扫荡瘟疫!铲除路豺,……不再须说什么解放全人类而后才是自己……文化欺骗。唯有人类公正支撑法兰西、大不列颠、美利坚……堂堂中华古国,定换新天,人类普适价值一观!

   赵公继彭总,承胡总,振臂呼喊:人本第一,响彻漠北江南!囹圄十四年!

   天、地、人、伏羲、黄帝、孔子、日月、正义人间——华夏魂魄!赵中原!

   赵中原!

   我顶礼谟拜,坐监,凄惨,弃国,奔命,仰天长叹:古国何时有还?失骨肉儿亲,明月哪天有圆?久坐叹,久坐叹:

   赵中原!慧眼识英才,温仔,家宝、中堂,收拾破壁碎砖,灵犀通无须问寒暖,意相会不须明言,温中堂知遇恩理应存心间,图报只须把功披撒人间黄土九百万!

   举目望古里,眼穿!心寒!高堂,儿亲,沙尘暴、狼烟、洪水、灾旱……母亲河水断我人文脉血失源,颤危危如核弹三峡霸虎视眈眈……万里河山蔽日遮天瘟疫长驱肆虐,处处炸弹,步步危艰……温中堂,家宝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铿锵!铿锵!收拾旧河山,莫让民众再失望。胡公跃邦九泉乃翁盼家书祭、赵公白首就近身看万里空晴思扫乌烟!

   我等斗士争民主,绝无门户偏见,不论你党属哪厢,只要你言正行端,为之摇旗呐喊!反革命们哪里是反叛?求正义,悲歌慷慨与胡哥温哥心同臂牵!众望归心,重建民主宪政自由天。

   ——人民儿子!最高奖赏。看谁人摘此殊荣,永垂华厦万年!

   胡温,胡温,莫让人心再寒!加油!加油!挺住!挺住!

新世纪 (5/2/2003 2:5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