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孙丰文集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下要给你们全党上课,理由是,由于贵党的领导,我中华民族陷于严重灾难,前景还不能预见。在下匹夫,也心急如焚,又委实不能贡献我父老同胞于万一,就这一个法子,虽未必有微功薄力,却胸敞襟坦,求得心理逸安。灾难当前,还什么彼此?同德同心,本是我祖我宗遗传,我等理当追践。我所以认有教导你们的资格,理由有二:

   其一,我们皆为人类成员,凡人,则理性平等拥有是当然,谁都不能把谁的霸占,理性原本就是交流沟通互换。我辈不是一二再再三地被贵党“教”过、“导”过?贵党既可教我辈,我辈亦可平等兑换。且,高高在上的你们,与卑卑在下的本人,若平等究理席地谈,彼此倒都也划算!未必不是气象全新一派正颜,风景别开了生面!

   有我同乡挚友,正被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襁褓在“温暖怀抱”,牟传珩者蔑高墙,鄙铁窗,发撕胆裂肝空谷呼唤——只有“批判兴国”!声掷地颤,那管易水寒!铮铮铁汉英豪灼见!什么“中心”,“基本点”,“代表三”……全是胡话、谎言、欺骗,扯空蛋!

   其二是:这瘟疫并不辩党派、敌对、异见;社会、资本、共产……全族共灾难;人人有份,夫虽匹心却思赴国难;天良不让,当然!临此危难,陷此境险——实是贵党党性使然。理应受天责人怨良心鞭笞审判。罪臭万年:就不要再划什么势力敌对,革命加反,是人就要心相连,臂相挽——生命本性的逻辑就只应向善。检讨已往,挖挖那黑心恶肝:向父老同胞请罪求宽,向始祖我宗悔悟幡然!

   这罪怎么担?这讨怎么检?:文明之所仗恃,人类之所是如——皆唯理性使然。理性,其功唯有批判!理性既在,不用来穷理求知要它何干?——真理出批判!文艺复兴先河开历时四百年,相继启蒙人本还是理性批判。

   道过开场白,来上第一课,这一节的课题是:你们这些以“党”名义“党身份”来指点江山的尊贵人物,有谁知“什么是党”?

   扪扪心,勿害羞,反正自己来阅批自己答案。——六千万,明白“什么是党”者,怕不会超过万把人吧?可别忘了:挂在你们嘴皮子上的却是:“党领导一切,一切都归党领导”。你们所干一切全用了党招牌;党天下呀!写过入党申请,填过神圣志愿,镰刀斧头腾图下“庄严”举过拳……你们是党分子,社会权威、主宰大管;中国的事,彻头彻尾彻里彻外方向路线喘气放屁全由你们说了算。都划进“党的事业”千秋万代没个完;什么大局、稳定、什么两会安全……真贪污,实揽权。封了人嘴,锁死媒体舌喉如草木无言,任凭着党来施刀加剪!这才错失了控制的良机,致此浩劫大难。“党国”里自有“党主”、党帅、党仔、党员;“党主”、党员不知道什么是“党”,这事业咋干?除非行骗!为党、谋党者不知“党”为何物,却自能正确?伟大?瞎眼却给黎民指引大道光明灿烂,叫人好茫然!凄惨!——岂不是神话天大?笑谈无边?不!这是千真万确,中国特色事实就是这般。人有亿十三,地近千万——全被党来管;“党”呢,好可怜,它竟连自己是什么都还木然,它咋来做“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它咋能东也代表,西也代表?……能只能,领我们奔灾赴难,走进生灵涂炭。

   中共的女士、先生们:因为你们做为“党主”、“党帅”、“党仔”或党员来发号施令,你们就当然应该明白“党”是什么?否则又怎么用党来施权?但事实何如呢?请诸位这厢里看——

   头件事实取自八九年十二月的《大众日报》:山东某医院来了老少四口,少妇晃着大肚,进门嚷嚷要分娩。大夫护士赶快装备、消毒,推她进房助产。一会工夫,大夫出来,唤了她丈夫、公婆:

   问:你们怎么知道媳妇怀孕了?

   青年说:“她肚子都胀了九个月多,早上还听里边‘打逛’,不是小孩子要出来吗”?

   大夫:那你们怎么过夫妻生活的?

   青年:“她在家养鸡做饭,我干民工,挣钱”。

   大夫:我问你们怎么睡觉的?

   青年:“在床上呗,躺着的”。

   大夫急了:我是问你们怎么发生性关系的。

   青年:“就抱着。亲呗!”羞答答还泛一脸桃花晕面……。

   大夫、护士实在窝囊,憋不住噗地笑个没完:你老婆还是个处女,长了瘤子,你枉长这么大,连女人味都不知咋去尝,哪来的孩子!……

   这连性行为怎么发生都还不知却硬咬着是怀了身孕的青年夫妇与贵党的“党主”、“党分子”对“什么是党”的理性理解也委实差不了个包钱。这并非挖苦嘲弄,你们去看看:河南、河北、湖南……多少个省份发生“处女卖淫”案?这都是堂堂政府公务官员。

   又:不妨再去查查,八九年青岛“暴乱”,有毛犯永亮一案,烙印在那血淋淋好庄严国徽下白纸上的竟是:被告“气死他人”。

   还有青年张杰良心犯,要到十二月才开庭理案,十月十八日的《大众日报》就宣布了判处徒刑十八年。儿子比老子下生在先,贵党净搞新鲜!……

   要能明了什么是党,你们能至于这个样吗?请想想,你们这些“党魁”、“党主”、“党金刚”、“党仔”与那“深信”刀枪都不入的——“义和党(拳)”,在对“党”这个字这个词的理性理解上还能有点什么不同?不就都是靠着“坚信”吗?挡洋枪?共产信念的牢固树立就能不腐、不败、“不修”?就当真无往而不胜?既无往而不胜怎么能叫“萨斯”卡了壳?

   不错,现代条件下民众不太可能揭竿,占领,起义,割据把你们推翻,但现代条件下“载舟之水亦覆舟”的原理也并未破产。——人无力直接实现的,那天,就要来代人实现,要不怎么会叫“天律”?天律不就是由事物自身的逻辑所决定,不能避免的进程与秩序吗!

   是什么力量派“萨斯”来的,我不能知道;但,是什么力量让“萨斯”登堂入室长驱直入逼我同胞,却是我能够回答的:是贵党的党性所使然!——贵党的党性:人的死活不在心间,世界事实也全然不关,党心唯关;朝里争名,市里追利;江该死那心里装的只是暗算机关,他从不把心思用在对世界事物的认知上,却偏要世界和时势追随他的阳谋算盘,他是俱进,只是与利欲。这才错失了控制疫情扑灭灾蔓的良机缘。是他--也就是贵党,给“萨斯”开了绿灯,推了波,助了澜。试想:如果长在人脑上的嘴巴归自己管,媒体的舌喉不服从党而服从正义良知敢直言,这“萨斯”能签证入境无力拦?

   可见,一切以党为名义的设施、活动;一切身着“党服”,披“党格”,用“党名”的人物,都应该知道——“什么是党”。只有你心明白了“党”是个什么东西,你才能合法地取得“党格”、“党名”;只有在道理上澄清了它,你才能知道自己该不该处在“党格”、“党名”之下;该不该待在某些“党格”“党名”里;该不该让“共产党”继续存在!这就是我的教导要达到的目的,意义。

   本课的头一个问题是:党,是一个事实。你们也就只在此点上理解这“党”的,因为你们的知觉面对着你们自己这个党,它有中央委员会,有总书记,有各职能机构--有地方组织;有基层组织……有它的宗旨、政策;有天天发生的实际活动、事件……;对此,我不同你们讨价还价;我要教导的是:

   党,是一个事实,但它不仅仅是个事实,它还是一个知识。它是个知识,这一点正是贵党所未懂的。

   “党”是一个字,又是我们说的话里的一个词;是词是字都是表义的,就含着一定的意思。“党”是一个知识,就是说这个词这个字所含的是什么意思?明白了这点建成的党,实践上就成不民众的敌人,不会走到为害人民的邪路,不会陷自身于死胡同。你们这个党为孽太多太深,就因你们党不是在这个词这个字所含的意义上建成的。

   我就来教教你们:“党”这个词这个字含的意思是:帮、派、集团。它就是结盟。结伙。《三国演义》刘、关、张“桃园”里要结义,就是建党。

   这定义用词虽不同,意思却是一个。这样一个定义又追问我们:人为什么要结伙?结党?为什么能结伙?结党?又用什么来结伙?结党?这头一个问题说的是目的、动机,也就是党的宗旨、纲领。人人都体验着自己的意志,所以对为什么结党都会有可靠的理解。但是:

   对为什么能结党就不敢保证了:我告诉诸位:是因为人能说话,才能结伙结党。“能说话”——就是人有了心(理性)了:能意识自我,也意识世界,意识联系,才可能去结伙结党。——可这“心”又需进一步揭示:这正是贵党该懂却从来没懂的:“党”并不是一个客观事实,而是主观的,虚构的,虚的!它是由人的心来造的,可人呢?人却是由第一力量——上帝、造物主、天、道、自然来造的。“党”只存在在人的心里;人却存在在脚踩的这坚实世界里。锦涛兄是共党总书记,这里的真正意思是——他是(共党)这个心理结盟关系的总受妥人,不是说“共产党”是像动物、植物、人……等等一样并列的自然物种。决不是!胡哥依旧是自然物种中的人,“共党总书记”只是心理想着的一种关系。

   “党”既只是储存在人心里的关系,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东西。那么:“党”就既不神也不圣!既不伟也不大!谁想要,咱们可以无限地造,且,不必计划生育!党随时随地可命归正西,顺天应理,并不值大惊小怪,更不必痛不欲生。党垮了——再建。人死了,却不能复还。

   所以,国患难,人人理应赴前,生死存亡,好男儿争赴牺牲志壮。可党要亡,就该叫它亡去!世上本无党,它是人心所建。胡哥温哥记我言:由检朱氏并非草包阿斗,也非无志风流暝顽;他明理、勤政、图治、励精,以身示范……非为亡国君却缢死京西荒凉山。切记:江郎本无才,刚愎纵放,短见贪婪……误国已到朱明末年,十三亿生灵心底早弃贵党如粪便,“救党”——是不识事物的童子军烂“谈”。但是,人祸天灾齐来,你们“救党”之心可鉴。应获理解,给予道义上的助援。前辈张老爱平等,好人许多,可谓格高人伟岸,受我等仰敬理当然,他求救党实可理喻称赞;却不可做成战略路线,只可权充时势平衡妥协手段,待时机到前,宪政民主才是万全。三权分立,党与党放胆挑剔批判,唇枪舌剑,你在我还。

   “主”才可能民还,自由方实现。“党”字也才恢复到它做为知识所涵:党——只有对着你这个党,他那个党,我才是个党。党才恢复了它是主观事实只存在在心间。舆论媒体逼党拙拙,哪家党敢取私,谋专,敢再封我口我手禁我真言?

   党,必须以他党为其存在的背境条件,党的真谛是——以他党为际间。诸位回头看看:你们共产党以哪党为自己存在条件,与哪党有关系成际间?人是存在在自己的类里,人与人有人际之间。你们共产党以什么为自己的类?你们以哪个党的存在为自己存在的先决条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