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孙丰文集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为人民服务”批判之5

鲁汉

   我们常常讲人类文明,讲有史以来。所谓文明就是脱离开自然的状态具有了理性;“史”就是人不仅存在了,还通过一定的形式对自己的存在有所感知,有所记载。什么东西使人脱离了自然状态,又是什么东西将人的生存记载下来的?这两点都指示出某种东西的介入,没有它,人只是纯粹的物质;有了它,人就能意识自身,又意识环境。社会人不同于自然人的又是什么呢?

   就是意识。所谓意识,就是由于语言输入人脑,规定了人脑,所造成的后果。

   婴儿什么也不知道——因他们没输入指事指物的语言。是语言让人类有了“知道”这个能力,使纯粹的物质存在上升成为与周围相联系的存在,成为社会人了。

   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我们依然还是自然事实这个本质!

   语言使我们意识自己、认识对象,以及事物的联系,——这样它也促成我们的联想,人可以驾着语言的双翼随意的骋驰。这个问题,在西方理性批判哲学里已经得到很好的清理。有了语言,思维就并不一定非要对着客体对象,只要有语言就够了。像龙、上帝、真主、理想国、共产主义……都可以凭空的造出来。而且,也并不是只有凭空捏造的东西才有害于人,即是真真切切的东西,只要它不是自然地从个体里发生出来的,而是由外力从外部加给人的,它就有成为超自然法典的机会。比如,我们举以为例的《为人民服务》。——人不是不能,也不是不可以去服务他人,服务社会,而是,人不是一种“为他之物”。人只能有目的的去行为,不是有目的的成为人的。“为人民服务”所动摇的是后者,它将人可以“为他地”去行为,变成了存在所必须的条件——教义。你看共产主义的价值说教:“一切听从党召唤、为革命…、为党的事业、为共产主义的伟大信念、一切服从党安排……”哪一条不是把心导向外物?造物主给了我们的是本己的生命,我们的灵魂怎么可能从自己的肉身里飞飘出来,丢下自身去实现他物呢?

   “党”又算个什么东西?连感知能力都没有,它是人心所造,而人却是天造。“党”从哪里得到比人还客观还根本的地位?我们为什么要叫它统治?大自然从来没下达这样的命令。到什么时候也得说:人类是自然之物!可是“为人民服务”的“为”却命令我们丢下本已,去追随外在的塑造,实际上它在否定人的自然性里,就完成了人做为自己的主宰的否定。人是有血又有肉的,为什么偏偏该做个锣丝钉呢?——叫人去做锣丝钉,以及绝对听从党召唤,都是对人本的否定!反动!做为国教的“为人民服务”是对人的独立性、人的尊严的剥夺!

   在完成这一批判后,可以跟上来批判一个人——雷锋。

新世纪 (2/27/2003 3:3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