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引文]
孙丰文集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引文

“为人民服务”批判之1

鲁汉

   毛泽东死了,他也就受到了清算,对他的批判多冲着他的行为和为孽,较少涉及他理性的运用,可是他的行为和他的为害都是他的理性的结果!归根结蒂还是个理性问题。毒化心灵、败坏伦理、腐蚀文化的“为人民服务”就没能得到有效的揭露。共产党还拿它当宗旨,对此,就连最具斗争精神的反对派也未能觉悟,许多人还不时地拿它来反诘共产党:指责他们不去为人民服务。

   血洗天安门这么久了,中国民主进程还徘徊在原地,原因诸多,但有点就是:整体共产主义解体进程未能达到理性的觉悟,还处在斗争的水平,没有前进成为人类理性的自觉反省。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祥以及它的发展史都是人类的,其衰败却沦为民族史。已回归人性的民族不屑于再作反省,未完成民主进程的却只渴望民主的实现,顾不上对理性运用所犯的错误的清算。若不完成这一反思,就不能彻底摆脱其困扰:君不见做为信仰的共产主义尚未完全退出,一种更顽固的、以恐怖方法来实现目的的信仰就登上了舞台。中国是共产暴政埋葬之火燃起之地,却未能完成这一进程,积百余年共产顽疾,当然地都沉淀在这最后的废墟中。中国摆脱共产异化,回归人本的道路就特别艰难--既要解放自身;又要承担起对全部共产史的检讨。这就更容易使我们只盯着民主的实现,而放松对理性运用的批判。焦急地盼着朽厦倾倒,却不去探寻共产主义是种什么理性。

   须知人类对理性的运用是永恒的,不会因为犯错误或吃了苦头就停止运用。缕清须臾不能脱离的理性为什么会造出共产怪胎?就不是斗争,而只能靠对理性的清理来揭露。——那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都是人类成员,与我们一般无二,在什么样的机理之下,人类理性才会犯这样的错误?眼睛不能只盯在他们身上。往者已矣!出气,解恨无济于事;明智态度只当追来者!只有证明它,才能从束缚中走出,才能不再犯如此深重的错误。所以——反观我们的心灵,检讨我们的理性,就势在必行。

   要弄清有着公正外貌的“为人民服务”为什么能毒化心灵,异化人性,就得探究《为人民服务》中的这个“为”,它是个什么东西?我们的生命又是什么?它们各自归属到哪里?“为”在生命里处于什么地位?与生命是何种关系?

   其实这也就是对我们“人”做出“能干什么”与“是什么”的区分。

   人之“能够干什么”是个人主观能力范围内的,它只涉及到“如何做人”,“如何做人”是意志的事业;“为人民服务”就是从社会的宏观角度对“如何做人”的规定。

   但是,人,不光有一个“能做什么”,更根本的是——它“是个什么”;“人之是什么”就不是主观能力范围内的,而是心外世界的物理事实了。只有先“是了人”而后才可能“去做人”。——人不是由自己的心灵(意志)所创造,它当然就不是属于自己的。——自身与自身只是同一性关系。而“属于”却是不同事物间的联系。因此——人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大自然的。

   这样我们也就容易明白:人能够干些什么,(即如何做人)是由心灵(意志)所完成,这是我们天天、事事都能体验到的。而人是什么——即人的“是人”,却是我们的心(意志)无能为力的。

   我们的心并不能让虚无、他物成了人,也不能让人不再是人。人是两个世界的事件。人能干些什么,即“怎么样去做人”——这的确是意志说了算的,但是,在这个说了算里,必须既包含对意志的服从,又包含对生命存在的满足。如果连生命都没有,什么务也都不能服了。生命所服从的是大自然的不移规律,并不服从意志。你看秦始皇、汉武帝、丹客术士,都想长生不死,且做了许多努力——却未见一个生命服从这一意志。怎么样去做人,做什么样的人,不仅要满足意志,还必须保证那个“能够行为”的客观之人的存在。——只有首先“是人”(客体事实),而后才能“做人”(在客体事实内部才有“做”)。因而“如何做人”既要服从意志,又必须满足“是人”所必要的一切。

新世纪 (2/27/2003 3:3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