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孙丰文集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2)第二节

孙丰

   【大纪元5月24日讯】中国共产党说:法是国家意志对个人如何行为的规定。可是,这只是立了实际的法,并不是对人类怎么会有“法”这种关系做的回答。合法性应回答的是:法,做为人的观念所以成立的根据是什么?

   只有澄清了人类观念里怎么会有法,我们才能明白“法”的本质是什么?什么是合法?“法”由什么东西所造成?才知怎样是合法。

   显见的是——在咱们脚踩的这世界上,只有人,没有法。不妨自己问问看:“法”是胖是瘦,是方是圆?可见,法——只存在在人心里,是心理事实,不是物理客体。

   凡人类世界的事,都有一个合法不合法,这是为什么?就因它是人类世界的,人类世界的意思就是由意识或理性支配出来的世界,理性的支配能选择,能避免,所以才应该合法。这个问题的澄请对于人类存在,意义非常重大。要澄清它,就须先来回答:

   人,或者人类,其存在的目的是为什么?

   这样也就揭示了人与法的关系----孰个派生孰个?自然就得出孰个应服从孰个。从而就明白了——

   所谓合法性就是:被派生物对那派生者的服从,决非相反。

   可这共产党说的的是什么?它就是千方百计,千骗万吓让国民来守它那个法——“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主要的任务就是把专政强化”……从1949年10月1日那一天,共产党的全部努力就归结成一句话:不丢失政权!

   它自己说成保卫无产阶级专政;为这铁打的江山千年万年永不变;……它的全部活动都从这里出发;这也就是共产教义的总法。

   可是人呢?人的存在从哪里出发?因而人的存在之法与它就不是同合一个法。

   这里就看到两个出发点:从不丢失政权出发与从存在出发。

   滥抓乱杀,酷刑峻法:你看51年的镇反;54年的统购统销;社会主义改造;57年的反右;……文革中广西吃人,湖南的滥杀……邓小平在光天下开枪屠杀……江贼民是怎么来折腾那信法轮功的民众……手段上的残酷不残酷,九泉之魂冤不冤,到了“保卫政权”、“稳定压倒一切”肚里,全都被吸收,消化,因为它从不丢失政权出发,其所合就不是人的存在之法。

   只有从人的存在出发,才能发现这共党野蛮、残酷、嗜杀。

   如果我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证明了人的存在到底是为的什么?我们就可以毫不犹豫地结论说:共产政权必须推翻!摧垮!也只应推翻!别无选择。

   先来考察:人为什么存在?

   为革命?为胸怀共产主义大目标?……为解放全人类而后才是自己?……请务必注意:整个共产教义都以这个“为”字为基,我们就得让他们来讲讲:他们中哪一个是先“能为”了而后才存在?人类成员有哪一个不是先只做为肉肉蛋存在了2__3年,才开始有自我意识的发生与成熟,谁一下生就知道“为”?你反转身来去观察婴儿心理发展,没有一例不经历先用名字来指代自己,而后才意识到“自我”。连人的“自我”意识都是由信号成全,在“为”的信号还没成熟以前,你为革命?为共产?……放屁!址蛋!你爷娘还未下生,哪有你满世界乱转?

   我们的真理在这里——人的存在什么也不“为”!

   实际上人的生命仅仅是现象,是自然,属客观。只有先存在了,而后才能发生并逐渐地成熟出“能为”的机能,才能去“为”。人是在生命不能避免地“存在”了之后,之内,才能去谈“为什么”。因此,是生命的存在包含“为”,不是“为”来包含生命存在。——不论“为的什么”都只是生命的属性,是存在的表现。试问这自然界里,还有什么东西的属性能属到它的存在之外去?还有什么东西的表现所表现的不是本己?那么:生命所能倾向的就是正常、就是完满,生命的自然倾向天然拒绝痛苦、紧张。

   到这里,我们就无庸置疑地回答了:生命只能从存在出发,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命的法!生命从造物那里领有了些什么?它就实现些什么,它就“为”些什么!从生命的存在出发,以生命的天然性质为法——共产党,共产主义就应死啦死啦死啦!!

   这样,我们就得到了:

   “什么东西才应合法”?——答曰:只有被派生的东西才应合法!

   “什么东西是法”?——答曰:天然的,不可抗拒的能派生的事物是法!

   这共产党,还有它立的法,都是人的理性所派生,因此,首先就是:共产党,共产党所立之法必须合法?

   而共产党要管的人,其存在直接来自天,不能避免,其存在就天然是法!一切国家意志都必须首先,并且始终合这个法。在这个条件之下,才有人的行为的合法。因为人的意志只有效于人的行为,行为是生命的实现与表现,人去守法,是为了生命更安全,更方便,不是牺牲自己去满足法。

   世界存在物的是人,不是党,也不是国家意志,是人的存在需要秩序,这才需要法(国家意志);因而国家意志只是从对人的满足上才取得了必要,它自己并不需要满足,它不需要吮血,不需要吃人。

   但是,这共产党,这共产的国家意志却要吃人吮血,要人的牺牲来满足它。

   ——因此,这共产主义就是非法!对它,千言万语一句话:连根拔!!

   不错,是由“国家意志”来立法,“国家意志”能够来立法,是因它有了意志了——它才能来立这法,只从立里就不能证明它在生成上,来源上是否合法。——这意志是从哪里,是通过的什么?澄清了这一点才能洞察国家意志为什么必须合法?

   中国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共产党不知道是因为:人会说话了,才形成了观念,才理解了关系、秩序,才要求立法;因而,关系、秩序、还有法,其实就都还是些观念,只有通过那说的——话,话进了人脑,才形成观念,才有秧序,才有法。

   因此,某事物合法不合法,只要来分析那个观念,分析表达了那事物的话,结论也就有啦。

   可这共产党把国家攥在手里,就只能从意志出发,它就把“已在手中”当做了天然合法,就根本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的只是——人,哪有什么党,哪有什么法?它们都在人的心里。他们也就从没弄清:人的存在才是党的、国家意志所立的法的法。

   你去考察“毛泽东思想”,这自然的毛泽东是怎么成了社会的毛泽东的?第一个证据就是那《湖南农民运必考察报告》,这报告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证明他的行为合法,他的什么行为合法?

   抡劫,打杀。因此可以说: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就是“抡劫,掠夺合法”的理论证明。

   毛泽东用他的特殊逻辑来支持抡劫有理、抡劫合法。这个逻辑是未经理性证明的:翻身,报仇、阶级……先验意志。的确,他也建立起这种合法,但这只是在他逻辑下的合法,有限合法,局部合法。放到“世界”或“人”这些一般概念下,就不再合法。

   在篡夺了国家之后,他就不去证明抡掠合法,而是要证明占有合法。上边提到的那些他发动的运动是什么?用他自己的话说:“坚决的将一切反革命分子镇压下去,而使我们的革命专政大大的巩固起来,以便将革命进行到底”。他的《论人民民主专政》,《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庐山会议关于阶级斗争长期存在的讲话;就是他对占有国家意志的合法性证明。其最高概念是“革命”、“革命专政”——可这两个概念是否合法?并没有被证明,他也不去证明。我们要指出的是:革命、革命专政都不是世界事物,不能用物理学的术语来考察,就决非先验能合法。

   在这里我要高声疾呼:我中华,久被共产糟塌,该让自己明白啦——“革命”、“革命专政”、“共产党”、“共产(社会)主义”、“马、列、毛、邓、江思想”合法不合法?只须问它们是不是世界性事物?答案就明了啦。它们的“宪法”却赋予这些东西天然合法。

   邓小平的宪法“四原则”是啥?就是不许人用经验,用理性批判去证明它们的来源,出处是否合法,是不是不可抗性而有?——是否合法不通过理性的还原就无从考察。问题就出在宪法用强力不由分说地不许怀疑,不许证明,不许你明白。

   这臭党共产,八十好几,横行五十多年,前前后后参加的人早过了亿,可它就没弄懂:

   这合法不合法,首先是个学问,而后才是通过学问建立起的事实,是学问就有真理性,就得通过证明。

   毛泽东书有六卷,未发表的还有许多,这毛泽东思想是什么?——毛老匪自己未必能回答,咱们替他概括如下:

   毛泽东思想就是如何制胜的学说。在求胜外他没有别的考察。

   49年以前他证明抡劫合法,49年以后他证明占有合法。

   制胜是人的要求,是由意志牵著认识的鼻子走:使合法天然就与自我合一,只能得到——我合法!合法的是我!毛泽东不从学问的立场上来考察合法,他就得不到什么是真正合法?他的思想就只是证明“他合法”。意志之下永不能达到学问上的合法。没有学问上的合法,就没有真理一般。四川人说辣子好,他要革大蒜的命;山东人却说大蒜好,宁可除掉辣子。“革命”这词不能获得物学考量,毛老匪把抢劫中华民国当成革命,蒋公中正把灭共产当成剿匪,谁占了国家谁那心就天然=“革命”——异端、反革命永远都是失势者的衣冠。

   合法性这个概念也就揭示:它不仅要求不随意志的变化而变化,它还要求有如“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短”,“三角形的内角=两直角之和”,一样明晰和可靠的。它还要求合法性由程序上的必然来保证,那就是政治、政权的必须“宪”。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5/24/2003 2:00:42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