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孙丰文集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孙丰

   首先要说:这是一个错命题,在逻辑上不成立,但这里是借刘滨雁老的议论来发挥,若直接建立无矛盾命题就借不成题了。刘老问的是“谁‘害’了社会主义”,滨老是作家,作家创造的是形象,并不管推论上的真伪。

   其实诺大的世界,并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力量“来害”或“能害”社会主义。这社会主义的必垮却已是不争事实,这个问题就需要由理论来做出证明,理论的证明争取的是普遍可靠性,在无从辩驳的逻辑面前人人无法拒绝。所以理论的澄清不是朴素情感,不许似是而非,它只接受严格的公理。

   本文的任务是要阐明不是“谁”,也不是任何力量能“害”社会主义,存心想把它赶出历史舞台。而是它做为对社会发生指导的力量在自身构成上缺乏合法性,没有合法性就不具有有效性——即它具有的就不是积极功能,而是消极功能,消极功能只能发生破坏性作用,制造的是危机、灾难。

   合法性这个概念只是对原理有效性的指陈,社会主义所描述的是制度的性质,是名词,做为思维的概念它包含的要素合理吗?合理就是互不矛盾,互不矛盾就是真理,真理的原理是为合法,是必然的又普遍的有效。只把社会主义做为思维的概念来考察它反映的是些什么对象?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们,可曾将之做为一个问题提出过,思考过吗?若没有,那他们意识里的社会主义就是空的、盲的。

   请记住:我们在这里说的是“社会主义”做为知识的存在形式在共产党领袖们脑里是盲的——即不知它反映的是嘛意思。

   对空的、盲的目标的追随,实践出的能不是危机吗?

   瞎撞在自己根本未辨的道路上,又怎么能不陷进矛盾和灾难呢?

   其实,“社会主义”只是人的主观创立——一切主观创立的东西都只是,也只能是一个自身进程——它根本不是世界性事实,没取得空间独立性,外力又怎么能相对它,又怎么能加害它呢?我在这里要坚持的是:

   社会主义的失败只是它自身进程的归宿,完全由它做为概念所含原则的合理性程度来决定,不是外力加害的结果。

   一切主观创立的心灵原则都不是空间事实,不具有独立性,只有一个合理不合理有效没有效的关系,并不存在外力加害问题。

   共产党坚持的“反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敌对势力”、“国内外反共势力”……等等,这些荒谬立场的危险性不仅仅是它做为立场之被采纳——即共产党主观要求的,更危险更可怕的方面是:共产党对做为概念的共产主义,做为概念的“共产党”在理解上的空洞和盲目。

   这一点,就不只是共产党,也包括做为反对派的我们都没有对之努力,我们现阶段的民族理性由于长时间地把批判拒斥在生活之外,至今还不能自觉区分面对的对象是具有独立性的空间事实呢还是仅仅的心灵的主观承认?对明明只是主观的心理事件,也往往采用对待客观存在的态度来,比如:这“社会主义”的成败是完全的自在性关系,是自身进程,我们却从相对立场上去做考察,将之看成“谁或什么力量可以加害的”,就是理性混淆的一个例子。“谁害了”这是在空间联系中的一种互间指陈,事实上社会主义就不是空间世界中的,它只依附在人的心灵里,你怎么去加害它?

   社会主义的必然失败仅仅是它做为原理不具有合法性所致。

   本文就不仅仅是要指出胡锦涛,共产党的“保先救党”是瞎子点灯,而且也要鞭挞我们民运阵营对共产主义的批判有许多无的放矢,甚至此地无银。

   我们的朋友只主重于是不是反共,并不主重自身理性运用是否正当,只知共产政权头顶生疮脚底流脓这个事实。只坚决反对这个现状是反不了了腐败的——现在共产党每年拘捕的贪官就八十多万,相当于江泽民上台时刑事拘捕人数的总和,这不能说他们不反腐败吧?可结果却是越反越败。也就是说我们的活动仅是对着具体事件,没去深究这类事实在怎样的理性运用中才能必然地被造成?我们的主流仅是陷在与共党的斗争中,而未曾关心共产党的行径也是理性的使用,这是种什么样的使用呢?像共产党之对国际谴责,指责美国人权上也有不良记录,这不是说别人有错误自己的错误就合了法吗?其实也是一种不打自招,把把柄送给人家。在我们民运也常常发生这种事,在批评面前不去反省事件的真假,反口就是:你们也如何如何嘛……比如“谁不漏税,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一样”这是一个反驳,但它同时包含承认,又顽固坚持就是虽此地有银,却要死皮赖脸,这与共产党说美国也有恶人,他们做恶就当然地天理应该一样。

   是不是大家都有错你的错就不是错了?就不应谴责的了?这种话在反驳上从直接上看好像有效,但间接的发展的看呢,却是对自身的妨碍——它告诉人们:“我没有诚信,别相信我啦”!如果主重自身的理性建设,就会去追求至诚开金石的路线。

   每个人都应估计到:个人的活动各有动机,可动机背后呢?动机是服从于什么?在我们要推翻共产党这个直接的动机背后所服的却是一个——

   人们不是为推翻共产党而推翻共产党,是为能拥有一个适合人的存在的环境才这样做的,因而建立宪政实现民主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推翻共党只是实现这一目标所绕不过的一个任务。如果只是总结推翻共产党这个历史任务,我们能看到并尊重所有有贡献的人——但在建立一个值得信赖的社会上,我们就拒绝投说这类话的人的票。因为他们的反驳已把“他不是一位可加信赖的人”这个直接证据交给了我们。我们不一定需要所有真相的被揭露,在合法的制度程序之下不给他以信任也就够了。

   我想,许多人未必能像我的分析这样把诸关系缕说清楚,但我们都不会怀疑在对信任对象的选择上,大家的理性都能健全使用:知道他那一票该怎么投。

   “大家都漏税”堵了批评者的嘴——拣了一粒很大很大的芝麻,丢了的却是活动家不可缺少的诚信。所以我说这种有效性是具体的,直观的,扔掉了的有效性却是间接的,无所不在的——是活动家须臾不可缺少却又不曾理会的,只活动在“治国平天下”的大志下,却没有“诚意、正心、修身”的自觉。一个优秀分子必是把意之诚,心之正当成根本,“意的诚、心的正”才是公众为之相托的条件。

   我们的任务是埋葬共产主义,而目标却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因而只有斗争精神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把共产党的种种罪孽当成认识对象,纳入共同理性加以分析和认识,找出机理。因而,反对派肩上担负的就不只是破,更重要的还是立——是建设。我们对共产党罪行的清算也必须同时应用到我们共同的理性里,来做我们正确地运用智慧的借鉴。

   在我看来:袁红兵先生把他那些语无伦次的胡话吵作成上世纪百年才出的“共雄人格巨著”其实也是一种腐败——如果你对腐败也有越过现象直抵本质的把握——意识到它是人类理性因丧失自由而发生的分裂或异化,那你就不会只在贪婪上理解腐败,会理谕到像咱们袁红兵那种行文是以心理上的娇柔造作、附庸风雅为支持的。在文字上就是虚浮夸张,语无伦次。汉语不是无规则的,任何人都得在《现代汉语》、《古代汉语》、《逻辑学》、《语法学》规范之下使用汉语,特别是期望影响并正在影响公众的人物。本文开头所借题的刘滨雁老是在日常议论的意义上回忆五七年反右,他提到“谁害社会主义”有他的语境:只陈述心情;不像郭罗基老那样是在做道理的真伪求证,所以我们并不觉得不当。问题是在于袁先生的文字是在专门的领域——文学,他就必须塑造形象,他不能不问是逻辑思维,还是形像思维或是诗人的激情,硬往一块碓。在下是村夫俗人,既不知袁红兵,更谈不上过节,批评不是出自成见,我要公平的说袁先生的“上世纪百年唯一的巨著”达不到出版水平,他在用词上根本没有解词义,乱用滥用,他的用词对于他不是盲的就是空的,那四部东西都算不上作品,他的吵作委实是过份了。袁先生的作品也不能与高行健的作品相提并伦,高文获诺奖是瑞典的事,我们无法去说三道四,至于高的作品在中国,也不是可与那些宗师们相比的,但高的作品是作品,而且也应说很优秀,在共产政权后的作家里他也是算得上高手的,而袁先生的就不是作品,是在那里瞎摆。你不能只反共,也得自省,你连话都说不恰当,竞选什么总统呢?谁也不用来摧,我会就袁先生的作品发表点评的。

   我们也是从共产主义大染缸里浸泡出来的,我们队伍的一些毛病也是共产主义文化之果。正因为人类里一部分成员误用理性才制造出个共产主义臭学说,因此对共产主义作斗争其目的是为摆脱灾难,我们这是不要做李自成张献忠吧,一切献身于民主事业的志士既要作与共产党斗争的勇土,也必须做严格自律的标率,你有批判共匪的权利,你同时也有三省己身的义务,你对共产党的批判也应成为对自己的防范。对生活在日常理性里的人,他的话再不当再不伦不类我们也无权批评,但一个自觉迈步进入公众圈子的人,他批判共产党这个行为就同时把自己的受批判性交给了公众。 让我们回到主题:

   做为国家制度的“社会主义”也首先是人类语言的一个单位,一个名称,一个概念,是概念是名称就是反映对象的,试问它反映的对象是什么,是世界性的事实还是仅仅是心灵的主观承认?世界性事实能独立,有其自在的存在,可以被相对,即在联系上有个可以加害性;如果只是心灵的主观承认呢,那它就只是个自身进程,其成败只是构成它的要素合不合法有不有效的问题,它根本不在空间世界中,没有独立性,外力又怎么能“加害”呢?

一、并不是任何事物都能被“害”的

   不是什么东西都能被“害”的,这种关系很难进入我们的思考,我们很少去想:“害”做为人的行为得相对着才能够发动,人的行为只能对着相对的、空间的、自身独立的事实才能实施:可以揠一株苗儿,射杀一只鸟儿,炸一座建筑,毒害或构陷一个人……但谁都不能去杀害一条龙,屠宰一只凤,谁都不能砸门撬窗入户强奸月宫里那嫦娥。咱应清醒却未清醒的是:“社会主义”并不是空间事实,它无形无状,看不见摸不着,社会主义只是一些人用心灵提出(呼),另一些人用心灵来承认(应),它不能独立到心外的空间里去,永远依附在人心内,不是能躜铁煽公主心里去的孙悟空谁也没有加害非客体的本事。

   经了这个提示,读者立马就恍然大悟。这种恍然大悟就是理性的澄清,我们做这样的提醒就是理性的批判。

   没有空间性的事物是不存在被害关系的,这是常识,但一戳就破一点就明的常识也得通过批判才能澄明,可见不在贯常里培养起我们遇事必须通过求证的精神,社会的全面公正就是妄谈。公正不会是说要就能匆容要来的,公正是一种关系,你得缕清它,才能把握到它。只斗争共产党(坚定的反共斗士)并不能保证还清平于社会。如我们在此的提醒:人们都忽略社会主义是语言里的一个概念,而只肯对其做制度的承认。它首先是个知识形式,是知识形式就应有被反映对象,有谁能自觉求证它反映的对象是什么?做为概念它就有个是不是“空”的问题,做为知识它就有个所反映的道理真与不真的问题,这些都被我们忽略了,我们谁肯去想想:社会制度的优劣、正负、善恶其实正是表达它的那个知识,那个概念,那个名称做为道理的真伪所致。社会主义原本就不是空间存在,因而在实践上是否有效就只是它自身可靠性、真理性问题,但我们却可能真诚地将此当做外力加害来处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