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赵紫阳小事一件]
孙丰文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紫阳小事一件

孙丰

   有一个人,在邓小平、贺龙、刘伯承们进川时,他分得的差事是成都的一个局长,这人是啥时入党入伍历任何职历史上功劳多大都无从记得,好像是粮食局。那时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浩荡东风还未开吹,那万恶的旧社会的遗风还不能算是残余,人的本然性质还顽固着。我说的这位在共产党初掌天下时的成都第一茬局长的党性,性的还不怎么坚定,他不好当官,偏好画画,临字,局长局到两三年上,他心血来了潮偏要辞官去学画,组织上关心他爱护他挽留他可他上来那股子犟劲,就一走了之,到成都一个郊县,弄了块房,两口子住下种点地你亲我爱地编织起画家梦,局长不是什么大官,不足惋措,可头一批县团级怎么说也得个十四级吧,一百三十块大洋不要吃的可不是个小亏。

   这伙计以后成了人民公社的社员,全靠工分活命。再加上人的本能,夜里炕头一加班,老婆一次一次地一分为二,接二连三就是五个。此刻他们可想起那一百三十块钱了,可是:晚了!穷归穷,志不改,两个人还都成了手,他们都跟过什么名人,什么师,我都记不起来……这人我也不认识,写的画的也没见这,到底个啥水平,我实在是不知道。到了六十年代,“天灾”刚被送走,有官不当偏想当画家的这两口儿可是连吃饭也成问题,革命的老前辈也只得把革命掖口袋里先想法喂脑袋,就画画赶场,起初还想卖弄个酸溜溜的“意境”,无奈贫下中农不买他的账,他也就和那卖马的秦叔宝有点差不多,亏着临春节,冲冲喜庆人家教他大红大绿地乱涂,这一瞎涂还就与工农兵相了结合,他俩口子不爱动手画就叫七八岁的儿子女儿来画,反正瞎涂呗,他们画的是不是阳春白雪咱不知道,反正卖不掉,孩子们玩尿泥,往纸上瞎糊,可就是受农民欢迎,你不服不行,这叫感情,老革命就遇上这样的新问题。

   也不知他的事在《推背图》上推了没有,反正该当有事,躲是躲不了的,有一回超场,两口子收了摊煞好车子返身回府……他这厢里右脚刚往脚扎上一踩,冷不丁就两眼发了直,觉脑瓜要大起来,一个也正要收摊的老汉在卷一捆纸,干巴巴的老爪子和那纸就剌上了他的眼珠子:“乖乖,是古纸?明纸?这还能是真的?”他犹犹豫豫颤颤巍巍地把自行车一支,凑上去,蹲下来,一摸,一瞅,还真是呢,明纸。他喜的要喊,那话就要冲出,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革命,硬是把话从嗓子眼里捣回肚子。他伸手接过老汉的麻袋,把装进去的破烂一件件再摆出来,竟然还有一方砚,一罐印红,两块古墨。那印红还是御品。

   他就这么此地拾银三百两。

   人穷志短,老革命也就想到“偷机倒把”:他临摹唐伯虎,到省图书馆搜集款识印章,痴巴一样的摹,到自觉差不多了,就研开古墨,铺开古宣,末了再套上印红,包括风流皇帝乾隆的大方印,也别说,他真成功了,假货当成真迹,一下子卖了好几千块钱。唐伯虎真迹,几千块。几千块钱那年头可是沉甸甸的。

   可天有不测风云,那个买他画的港三出关被扣下了,广东、四川的公安就查,查了一年多终于找到了他,把他给绳了起来了:偷机倒把、私卖文物,数罪并罚二十年。这件事后来还惊动了张郎郎忘不了的那个屈死鬼郭世英他爹,这唐伯虎呀,非同小可——案犯只承认偷机倒把,说那画不是文物,是他画的,他至多犯个诈骗罪,可五个孩子要吃饭,没法子呀,他就一次次的上诉、申诉,四川省的文物专家怎么鉴定也是真迹,还有什么同位素也是唬人:纸、墨、印红,全是明代的,纵然他有两张嘴也辩不清……这案犯就要求当场作画,作的与罪证原件不差分耗,以后他就在监狱里教犯人画画。他到底是老党员,老革命,一些老朋友老战友有的位置已不算很低,也能帮着使劲,这假唐伯虎也就进了京,谁知与咱们伟大领袖又唱又和又拍的那郭世英他爹----郭大文豪原来也有走眼,走麦城的时候,他是真考古家还定假考古家咱弄不明白,可他在鉴定书上签的是“真迹”。这下子老革命的大牢可就牢牢靠靠了,实实在在地往下挨吧!二十年,也就弹指一挥间的半截。他走时大孩子才上初中,后来儿子抱着孙子,女儿抱着外孙去探监。

   又后来就是赵紫阳去了四川,天意吧,老天最公正——那时就暗地里成全赵中原,老革命画画画了二十年大牢的事,不知怎么就偏往他耳朵里躜。后来老革命的儿和女就给赵紫阳写信鸣冤。他得管,他也真管了。管的最后结局那两个字叫——平反。

   我可不是瞎吹,这是真事。

   我有个长辈,可能不是上共党的当吧,他是要去打鬼子,听我爸说,他从小不老实,学什么都快,就是淘气、捣乱、恶作剧,在日本鬼子工厂(后来的青岛纺织机械厂)里干活,干活也不老实,就像今天的咱们,那时他是与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的,若的他爹他娘提心吊胆,就知训我爸,叫我爸长子代父去管他,父官不了,兄也就只有更管不了。他人机灵,鬼子也喜欢他,想把他弄日本去,有个门卫日本鬼问他姓甚名甚?他就说姓干名爹,好长时间门卫的鬼子见了他就喊——干爹。后来知道上当,受辱,就抓他去打,他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就偷偷摸摸地把他弄出来逃跑了,投了共。

   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时他去了四川。七一年我老爸还不老就中了风,到七六年时已多次犯病,神志不清,不像能活很久,他兄弟就来看他,那时赵紫阳主了川,我老爸这兄弟好像经常能见他,为什么能说这件事呢?因为我反共党,那时山东的顺口溜是“山东大地白如冰,四川山河照紫阳”,我就问他:这赵紫阳也是还乡团,怎么能在四川混的这等光面?就引出上面的故事,当时还是老毛的天下,他说那个鉴定是郭沫若的,中国最高权威,我们的紫阳同志面对这样的权威都能处理了这件事,别看他土里土气的,极有能力……还有些是赵改变农村的事……

   偏巧,八一年四月老孙奉命进大牢,被关了近一年半,那时看守所犯人很少,一般就维持个五、六十人,有报纸可看。可能是八二年四五月份吧,《人民日报》上报导X月X日在颐和园XX亭微雕大师XXX在头发上雕出……令洋人叹为祉观。我说的这故事那是报上的那些是我爸他弟讲的,怕是缕的不清。

   这报导肯定不少人看过,时间当在几个青年于颐和园的湖里强奸女学生,胡跃邦下令严办和四川一个军头儿子强奸也是胡跃邦下令严办同时期吧。但上这没写郭沫若三个字,写的是我国考古的最高权威。

   紫阳已乖黄鹤去,叫人好想他,这事没见人回忆,就写出来。

   赵紫阳是好人。好人。好人。

新世纪 (2/2/2005 1: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