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孙丰文集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驳共产党的“上面”对胡绩伟的四点指示

孙丰

   胡绩伟老个人已作了反驳,我是气不愤再来一驳出出胸中鸟气。

   我的论点是:党员也首先是人,不是狗、猫、驴、骡……更不是石头、砂子、土块……所以党员应首先表现出饱满的人性,而后才是党性。

   而且,我们必须明确:任何党性只能是在人性之下的,人性之内的,围绕着实现和促成更加充分的人性的,否则,任何党性都不是应该的。让我们想想:任何一种木材的性质,它们能不是自身所是的:松有松木的性,柳有柳木的性,杨有杨木的性,拿它们做成桌子它们就不是松性、柳性、杨性了?共产党的党性纯他娘无中生有扯的谎蛋!

   人是无条件的存在,党却是必须有人这个先决条件而后才能形成,怎么可能设想拿木材做了桌子、杌子,它就没有木性而只有桌性、杌性?怎么可能设想人入了党就没了人性,而只表现党性呢?

   党哪有什么性?党性纯是能操弄党的那帮人根据自己的利害造出来的,其实它还是人性,只是是一部分人的最为贪婪、最为无耻、野蛮和最为膨账的那部分私欲,不能拿到桌面上,不敢在光天下明说,才包在党的虎皮里,用着“党性”的名义来堵人的口。请看看吧:谁要责备毛泽东流氓成性,就会有上级来提醒他:你是党员,得讲党性;谁要揭出了共产党不能见人的内幕,立刻又会有人来提醒他应注意党性。

   黄金高先生的遭遇就是典型的例子,他要不暴露福建上层黑幕就平安地做官,他一揭露呢,就是丧失党性,与海外敌对势力呼应。

   我请求朋友们不妨静心想想,凡共产党需用党性来对待的问题,哪件哪桩不是因为人家在那里暴露了真相,坚持了真理,党在真相真理的层面找不出话来对挡来开脱,才搬出“党性”、搬出“与党保持一致”来命令人家妥胁呢?其实凡需“党性”的场合都是党逼着人家放弃所坚持的原则,向它妥胁,而且,又总是在党找不出可说的理来了,才搬出党性的,所以党性100%都是心有别用,都见不得人。

   一切能拿上场面,敢于见人的事是不需搬出“党性”来对挡的,因为任何问题都是问题,是问题就有所属,有所属就有自身的理,怎么还用外借虎皮呢?凡需用党性这张虎皮来抵挡的事就%100不是光明的,不是磊落的,因为在同样光明磊落的条件下完不成反驳,自知在本理则的条件下自己处于理亏,才提出“党性”来做挡箭牌的。我们终于看清了在共产党提出“与党保持一致”,“你的党性呢”这些场合,事实上说的是:看在党的大局这个面子上,你就别坚持已见,那咱你是对的,为了党做出妥胁,让步吧。

   “党性”原则,“与党保持一致”或“党员要与中央保持一致”的要害就是——不要纠缠事情的真相,只来考虑党的利害,就算你说的对,还得从党的利害出发放弃自己的立场。

   “党性”就是要人脱胁的祈使(命令)。我揣测,老干部局送给胡绩伟老人的四点指示不会是老干部局或省委的,他们知道胡老不尿他们。那就是胡锦涛中央的,胡绩伟提出的是建议或要求,并阐明了理由。胡锦涛要拒绝就得用理由来支持,也就是让自己的拒绝在道理上站住脚,可这四点的二点全是定性,而没有理由的支持,你怎么来证明这些指示的恰当呢?这里只抬出了个党中央,赋予它的不容讨论的标准资格,可这鸟党中央只其有它时全党的权威性,不表示它有真理性,它就可以在人类理性之外写?它的话又有什么可以不经理性原则支持的特殊性?无论是党、是邓小平、还是紫老、胡绩伟……统统都是人啊!只要是人,其标准就是天然带来的,你得依照人具有的性质证明出赵紫阳的言或行错了,错在哪里——你得举证出赵的言或行在哪点上违反或侵犯了人的生命,人的性。党中央的处理又算哪根鸡巴毛?除非组成党中央的不是人类成员,它们或者是毒蛇,或者是饿狼,才能在人性原则外再立原则,你个胡锦涛有胆子就站出来,公开承认你是毒蛇或是饿狼吗?你要不敢,那么,“党中央对他的处理是正确的”这话就只顶一个臭屁!党中央的处里又怎样?组成党中央的是人吧?那么,那么它就必须依着人的性,人的原则来做判断。

   我告诉你胡锦涛,在咱这个世界上,不允许在人的性,人的原则以外有任何另外的原则,共产党又怎样?非除共产党不是人!

   我并不一概地排斥“党员要与中央保持一致”这个原则,如果党员都不与党不与他们的中央保持一致,那党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可是党员与党与中央保持一直是有先决条件的——即党的宗旨必须首先与人的生命相一致,与人性相一致。我谴责和排斥与人性不相一致的党和这样的党的中央。党员之所以应该与党保持一致,是建立在党是为促进人性这个先决条件上的!

   所以找需再说一遍:这个世界上只有人没有党。

   人为人而活人不是为党才活的。

   政党形成的必然性是基于人性对它的需要——通过它们互相间的作用来保证个人人性的更加充分的实现,党不是为限制人性,迫害人性才成为必要的。

   对一切不与人性保持一致的党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它的党员,都没有与它保持一致的义务!相反,人人都有推倒它的权利!

   胡锦涛中央对胡绩伟回答的四点指示是胡说八道。既然胡锦涛已经连人的公德也不要,公理也不讲了,那么我们就得废了他!用一切方法废掉江泽民、胡锦涛,这是人民对压迫者的权利。

   2005年中国国民的神圣责任就是:探寻出推翻共产党的可行性方案,以便能在一二年内完成这个任务!

   从共产党的利害上说,赵紫阳是犯了错误:他不做恐怖主义党魁、他对人不取灭绝的歹毒立场、他不迫害人。但从人性上说呢?赵紫阳实践了人类成员是建立在对话上的,当然对话是消除矛盾,达到和谐的唯一途径,他不只是有了这个觉悟,且他开创这种质量的政治努力,他为全世界共产党的崩溃开了闸门。他为共产主义阵营回归人类普世价值开启了可能。

   赵公千古!

   那个叫邓小平的人其实是世界恐怖组织的鼻祖!

   万里老说的好:混蛋!

   我们的任务是废掉胡锦涛、江流氓、共产党!坚决废掉它!

新世纪 (1/24/2005 5: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