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孙丰文集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孙丰

   赵紫阳所做的全部努力都是从失平等性的现实向平等性回归。

   共产主义学说是一种臆想通过不平等性来达到平等的方法论。

   共产党的党性原则就是尽力捍卫已丧失平等性的现社会现状。

   本命题是对胡锦涛言论批判的一节,原构思是对着他通过共产党的“保先”来反腐倡廉这种自欺欺人的枉谈的,要动笔时紫老去了,心情极乱没写出。接着就思想做为共产党党魁的赵紫阳与整个共产党的不同处到底是什么,在哪里?

   光是说他坚持党政分开,开创了书记处不审查文艺作品,不干涉司法审判,或是意识到经济改革必须伴以政治改革……等等,这都只是就具体事项上说的,并没有揭示出他的思想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而我对胡锦涛言论的批判正触到他说的,“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最容易因腐败而动摇,必须建立惩治与预防相结合的体系,并逐渐铲除产生腐败的土壤。”我认为我比这个胡某人高明,我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我的看法恰恰与他相反:他把腐败当成政权基础动摇的原因,把政权被动摇当成腐败的必然之果。

   而我却认为他颠倒了这里的因果联系——

   并不是腐败动摇共产党的执政基础;

   而是共产党的执政基础必然导致腐败。

   腐败是果,共产党政权的不合理性才是因。

   共产党的崩溃已经是随时可至的事,人民恨透了它的腐败,它自己也对自己的腐败产生了恐慌,但它的崩溃也不是因为它的不可抑止的腐败,而是因它的执政基础的违法性,腐败仅仅是它的执政违法性在分配上领域的表现。或者说腐败是对共产党执政基础违法性的证明。

   我还认为无论以怎样的力度来惩治腐败,于腐败的制止都不起丝毫作用,腐败不是能够靠预防来克服的,因为腐败的土壤就是共产理念,就是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的本身。

   铲除腐败的土壤就是铲除共产党!

   紫老去了,由悲痛而感念他的种种伟大,就想到他的思维,他的所做所为与共产党党性间的区别,这样两个思考一下子合二为一了:现实中国的主要矛盾不是腐败,而是共产党的执政所造成的全社会丧失平等性。那成克杰、胡长青……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贪污自肥?没有有力的监督吗?机制的弊端吗?……那程益中、俞华峰、那师涛、杨天水……不是真正的监督吗?

   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社会没有平等性!

   谁要去监督共产党就不让谁活,根本的问题是中共的执政理念和执政基础就是冲着人与人生命天然平等这个原则来的,我们做为人的资格都不保证你监督什么?你走着走着还不知为什么就把你送到九泉了,你监谁的督去?

   试着把平等性原理用到我们与共产党的全部分歧上,发现其解释性所向披靡,普遍有效,没有说不通的问题。

   用平等性原则来看胡、赵二老的努力,会得出他们都是从共产党所造成的社会不平等性里往人类平等性上回归。但这里有个自觉到或未自觉到。

   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其本质就是对共产主义造成的不平等在经济的层面向人类平等的复归,只是因当时社会矛盾的局限我们还理解不到这个根上,邓小平自己又是个典型的实用主义者,他是从直观到的矛盾出发,所以他始终没认识到他的活动的真正意义,而认为只要有了温饱什么也都解决了,他到死也没自觉到他是在经济的层面从自己党所造成的社会不平等里往人类原有平等性回归。

   紫阳公的高瞻远瞩就在于他不只是在做,而且他自觉到这个本质了——他在与老友宗风鸣交谈中说:“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不放弃,民主、法制建设就难以实现。……中国改革在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条件下进行,很容易产生以权谋私,侵吞国家财产等腐败现象。”在戈尔巴乔夫老的悼念里也说他“坦诚谈到社会主义国家能否放弃一党制,实行多党制的想法”。这些话显示紫老已把阶级专政的理论理解为社会平等性的抗阻,把集权理解为社会平等性的摧残,并且他业已意识到所谓改革,改的革的就是不平等,是人与人间的不平等造成社会矛盾,酿成危机,改革就是革掉或弃除已看到的那些不平等,代之以平等。因而改革就是从不平等归向平等,这不论是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一样。我们可以从七十年代赵老主政四川来看,他的每一步骤,每一实际的努力,都是平等性原则在生活某一方面,某一领域里的推进。取消人民公社,就是取消了它的一大二公、政社合一的高度集权,造成的不平等,相对增大了平等性。整个八十年代的实践证明:凡是相对获得公平的那些领域,方面,就出现了活力,有了积极性。凡是公平性没有获得的地方,就成为瓶颈,制约着社会的发展。

   邓小平和赵紫阳的默契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本质就是在经济领域推行平等性,但他只意识到要发展经济,没有自觉到经济是人的平等性一个方面。赵公是不是在最初就完全意识到了,咱们不能瞎猜,但因担子在肩,他在实践中就逐渐地领悟到社会的基础就是建立在人际平等性上的。

   中国社会所蔓延着的腐败其实就是共产党执政基础不是建立在平等性上的证明。中国社会的根本矛盾是共产党的执政理念,执政基础破坏了人类平等性的后果,腐败是社会失去平等性的表现或证明。

   根本的要害还在于共产这个理念,共产主义理念就是反平等的,就建在反平等性上。任何一党都只是人中的一部分,所以,一党的政权都抹煞人类在存在上的平等性,当它再通过无产阶级的专政来确保这种不平等时,就在社会各领域引起失衡——酿成危机。赵紫阳倾全部心血所努力去做的都是从几十年的不平等中退回平等。他就是在重建中国社会的平等性。

   我这里不是要说已往的社会是平等的,我说的是人这个物类内各分子的关系是平等的,所以即使是人还没自觉到这一点,但支配人的行为的背后那个规则力就是平等性,只是当它表现出来的时候因生活的具体性而掩盖罢了。

   共产党把共产主义做为终极的目标,并不能改变人性本质——人是既有欲又能理的存在物,人用理来实现欲,体验欲,社会理念就必须给人的欲留下是够的空间,或者理念必须反映人的欲,共产理念恰恰是建立在灭人欲上的,而欲又是不能克服的,这样一种政权理念就必然动摇人的际间平等性——像成克杰、胡长青、江三代、贾庆林、黄菊……等等的欲望可以任意的膨账,没有任何能够限制它的力量,那些基层的官吏简直就与野兽没有什么两样,欲所欲为,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哪有什么力量能予监督?监督也是个机制呀!这个机制就是二力相等!可见共产党在人类之中所以造成如此滔天的罪恶,就是因它取消了社会的原理是平等性。

   在平等性原则之下,我们马上就解释了:什么是反革命?什么是阶级敌人?什么是修正主义?什么是右派(右倾)?什么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什么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什么是西化、分化的图谋?……

   就是平等性要求。

   所有共产党国家的人民的反共产努力,不计名堂如何:都是争取人与人之间平等性。

   同理,我们也一下子就解释了: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党性原则?什么是社会主义道路?什么是无产阶级或人民民主的专政?什么是反自由化?反西化?反分化?什么是毛泽东思想?什么是三个代表?什么是共产党员的先进性?……一句话:

   就是坚持现行社会的不平等性!

   我们终于澄清了胡锦涛说的朝鲜、古巴的先进的意识形态的真谛——不要有任何恻隐、用最残忍镇压的方法去维持中国社会的不平等现状。

   从而我们也就觉悟到所谓共产党的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的区别就是取缔社会平等与要求社会平等。

   共产党说的敌对势力就是要求社会平等性的,并为此而坚持斗争的人。

   我们也就区分了自己与共产党的区别:我们或者是自觉的,或者最初并不自觉,但却是已经站在社会平等性立场上的。共产党用消灭社会平等而霸占公器,因而就坚持社会不平等。

   我们的“敌对性”就敌对在要平等性上。

新世纪 (1/19/2005 16:4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