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孙丰文集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胡锦涛言论批判

孙丰

   【大纪元1月7日讯】胡绵涛说:“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北韩没有发展经济,但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始终坚持党性原则,他们是正确的,在这一点上我们要好好的向他们学习”。他还说“……要坚持和弘扬主旋律”。胡锦涛还提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主导权”。还说“苏共解体,苏联倒台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失败,……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戈尔巴乔夫是苏联解体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等等。这位党魁完全是闭眼瞎撞,这些话有无一点道理,只要向自己问一问:

   (1)人是为人而活的呢,还是为意识形态才活的!

   且不说做出回答,就这么一问,胡锦涛也该立刻觉悟他的话是不着边际的。

   (2)意识形态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在哪里,它能吃、能喝、能思考?还是它好吃、好喝?顶钱用?意识形态能从人的生命里独立出来吗?有自己的存在吗?你胡锦涛能像见过邓小平、江泽民那样见过意识形态,握过意识形态的手?与意识形态睡过觉?要不你坚持它干嘛用呢?(已有论这)

   (3)你胡锦涛知道什么是党性原则吗?你把它牵出来像遛骡子遛马那样遛遛让人们见识见识,看上一看,摸上一摸。

   (4)人的意识形态是因人的牢牢掌握而有的吗(此题已论证)?

   你还得说清:(5)那戈尔巴乔夫是俄国人,人家怎么若着你了,你们不是不干涉别国内政吗,你骂人家是叛徒,这是污辱人家的人格,这不是干涉内政是什么?再说戈老先生是社会主义的叛徒,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又怎样,只要他不是人类,不是人性的叛徒就无愧可惭,人类就容纳他,拥抱他,敬仰他,永记他!而你胡紧套不是社会主义的叛徒,却是人性的叛徒,你牙根就不知马克思主义是何物,当然谈不上是它的叛徒,可你是人类的叛徒,人性的叛徒,就要遭到人类的谴责,讨伐,乃至历史的审判!不服咱就等着瞧!

   手打鼻子眼前见,这一天正在坚步走来。

   本文要完成的批判是:这“不显山不露水”,让人“莫测高深”的胡锦涛其实是不识潮水,不知深浅,毫无见的的开裆裤,他哪来的山可显,哪来的水可露?别的不说,他竟愚蠢到连“人是为什么而活”这个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思考过,就扯着鸭嗓一派胡言:明明是驴唇,他却非要对马嘴,还在那里自我感觉良好呢!这人,自己放的什么屁都觉不出来,还往哪里“提高执政能力”去?就算执政能力有高有下吧,也是首先要达知,而后才能蹬高,连人是什么,哪里来的都未曾想过,又提的哪份子高呢?让人感到痛心的倒并不是别人所说的他比江泽民更左、更狠,而是他的无知,他的没有阅历。

   一个心狠,手毒的人固然不好,但若是知道什么是狠,脑子有个度数,不让自己的狠超出自己的控制能力,在把握限度以内去狠,对可能引发的后果有预见,有先在的应对,留下余地,知道哪儿是责任,该负到哪儿,能负到哪儿。

   可这胡锦涛是肓着眼瞎狠,既不去预见后果,也没有对狠的度数的思考,就更谈不上掌握啦。

   他根本就不知他的“严厉打击,不要热炒,决不手软,保持高压态势……”是发生在什么时期,对着的又是个什么背景,只知自己的目的,任凭意志的驱驶,却一点也不思考这个觋实背景到底还有多大的耐受力;不考虑他的“严励打击”是不是现实背景所承受得了的,超越了承受力引发的是何种后果?山呼,还是海啸,爆炸,不是地震?

   这胡锦涛只知要决不手软,并对其负责,他不知他的“决不手软”是客观环境里的“决不手软”,因而,“决不手软”做为对策既是据于现实环境所提出,又是用于现实环境,因此对策就要有双向负责:即既对自身负责又对环境负责,做为对策它是在承担环境责任内才能算得上对策。胡锦涛这些话却是没考虑环境因素,因而是对抗环境责任的。后果呢?那是环景条件的溃塌。他既不知人类进化这个概念内涵的是什么,也不知时代的大势朝向哪方;当然就更谈不上他虽为人类之一员,但有关人类的问题却都是关于心外物件的学问,他又怎么能有对“决不手软”的后果的预见呢?又怎么让社会按照预定的设计演变呢?所以,从他的话里我品出的不只是极左、恐怖,而是整个社会的失控,无序。

   我要说:人是为人而活!——这就是胡锦涛的对策的最大背景。

   在这里,问题的物件是——人。

   因而在还没进入问题的研究之前就必须知道——

   人一来到世界时就是活的,摆在人面前的又怎能不是“活下去”呢?

   世界上的人,除了活下去,没有别的选择!那么,人的能力,人类能力的总和,除了是为活下去,人,再还能为什么呢?

   在人为自已的活下去里,坚持什么“意识形态”,坚持什么“党性原则”又算哪个庙门的差事?人的“自已(自我意识)”在生命里,自我又怎么能背弃了它所在其上的生命而去他为——为意识形态?

   这胡锦涛能不能在心里默默回答:你吃饭喝水是吃到喝到党的或意识形态的肚子里去了?你和刘夫人睡觉时是不是不是你,而是意识形态在和刘夫人睡?

   说实在的要不是你身居元首,一抬手一投足就伤我中华脉血,我们是从民族的执爱上来向你说这些话,你要是个常人,教学生,我都不收你这样的。

   人是为什么活看?这不是社会、国体、政权、政权性质所应关怀所能关怀得了的问题——社会、政权、国体、政权性质还在它姥姥的腿肚子里,人早就在地球上了,你怎么能在社会学思考里提出这个(先社会学)问题?

   是社会存在在人脑里,不是人身存在在政权……里;

   人人都是他爹娘来造他,不是他来造爹娘!

   是人造党,不是党造人。

   所以是胡锦涛身上有他爹他娘的基因,党性里应该反映出人性!

   决不是他爹身上有他的基因;

   不是牺牲人性去成全党性!

   任何事物之服从什么性,什么原则,都是由创造它的力量说了算;人应坚持的是什么性,什么原则?当然是那创造人的大自然说了算。那就是自然律自然性,自然律的原则——人是自然事实啊!

   党是人造的,所以党就得服从人,党性原则就应是对人性原则的追随与把握。

   生命之存在在世界上并不存在“为什么目的”这个问题,因为“为什么目的”是只有意识才能够的事情,在意识形成之前,人不是早就在了吗?所以对于人类存在来说,只有“人生在世究竟有什么意义”,不存在为什么目的的问题。

   人活着是个不能选择、不可抗拒的事实,所以不是为任何目的的,什么“为解放全人类、为把黑暗势力一扫光、为革命、为理想、为社会主义、为党的事业……”统统滚他妈的蛋吧!这都是出于对人的控制和驾驭而设的骗局——共产党神话意识形态的密秘在于,让人盲目的追随,趋赴,他们也就完成了对人的异化,使人附首贴耳,糊里糊涂地牺牲自我,被他们控制;神话意识形态的要害之笔在于:他们把自己设定为意识形态的化身,结果就达到了对他人的奴役,他们作威作福,肆无忌惮。

   强化和神化意识形态的密秘在于——防止人民摆脱被奴役。以便把要摆脱被奴役处境的人视为异类——敌对势力,做为征伐的借口。

   胡锦涛警告他们党说:“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这话一方面暴露出他是顽暝不化!另一方面又揭露出他的霸占心态。

   说他是顽瞑不化,是因意识能力不是公共的,而是各人的;不是独立客体或财产,有形有态,可视可触,可攻占可守备,各人去意识各人的,互不相干,哪有什么失败不失败?

   人在世上存在了,是自然而然地要生出意识机能,有了意识就有向往,这又是自然而然的。就像种子落进了地就得抽芽,成苗,成株,开花、结果——各种植物成它自己的形,开它自己的花,结它自己的果,那有胜利和失败?

   只有事先有一种内心的要,就这一要求的实现说来才有成动与失败——欲望实现了,自觉是成动;虽经努力也还没能实现,是为失败。

   如果胡紧套们没有欲望呢?又哪还有败可供失?

   所以不是个意识形态失败,而是共产党就不应有定做意识形态的欲望。

   欲望是你们共产党的,脑子却是各个人的——各个人都能欲望呀!所以这个问题的原本原则就是你们欲望你们的,人家欲望人家的——这里永远没有失败可言!所谓失败是因为你们只让自己欲望,不让别人欲望,而别人偏要欲望自己的,不听你们的。冲着别人“不听你们的”来说,才说失败。

   这问题也很好解决,你们别让别人听你们的,不就无败可失了吗?你们的这欲望叫什么来着?——这叫霸占性!所以说胡锦涛说的“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这话的直解就是:你们共产党欺骗、奴役他人的魔招越来越被人识破,受到挑战,你们骗不下去了!

   命令黄豆棵结南瓜,它结不出来,不能说它失败,而应说这是个错误命令。各个人的脑瓜挑在各个人脖子上,各人的意识机能长在自己肉体里,世界物象又不能被“看”没了,“看”变了形,人家形成人家的意识,你形成你的意识,意识机能外头还有脑壳、皮肉挡着,又不流不淌的,怎么会有失败不失败呢?

   其实胡锦涛说的是个凝聚力问题,共产党没有凝聚力了。

   我曾给教导过胡锦涛和他的中央委员,告诉他们社会的凝聚力不是硬加给人的,社会有凝聚力就是它得让人能够自由自在的“是”人。在我们说到社会的人时,是在说一个已经的事实,一个先社会的事实,后生的社会怎么可能成为先于它的事实的原则呢!

   所以我们的祖先说“无为而治”,“无为”,就是承认人已经有了性质,因而也有了生存所必须的原则,社会就不要再提什么目的、原则,让人遵照天的赋予自由地“是”下去。社会不提出与人的原有性质相冲突的原则,所以人的本己性就不受妨害,社会的秩序就是自然而然所形成的日用人伦为根据,人性不受扭曲,秩序当然良好。

   所以,一定时代,一定社会的理念——即胡锦涛的“意识形态”有没有凝聚力,本质上就是看它是不是反映人的本己性质。

   所以这里就是社会理念符不符合人的性质的关系,而不是失败不失败的问题。

   胡锦涛的“意识形态失败”说所证明的恰恰是共产主义不适宜于人类生存,它做为原则与生命的性质格格不入。强行付诸实践,也因它做为道理的不成立,而不能不陷社会于矛盾。

   说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失败,这是共产党对共产原则不适合人类的无奈承认。

   其实这里发生的不是失败,而是共产做为主张不具有真理性。因为:什么主张也都首先是个道理,是道理就有真有假,只是它不是关于具体对象的道理,不能用直观经验来判断,只有靠社会实践的证明。所谓失败,其实就是实践对它的证明。证明在人类生存中并不存在这么一条规律,人类知织中当然也形不成这门学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