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孙丰文集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胡锦涛言论批判】(6)

对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批判之二

   这里说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包括共产党所臆造的全部说教: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无产阶级世界观、共产主义世界观、革命人生观、共产党人的先进性……等等。近百年以来,我们就这么上着共产党的当,遭受着它加给人类的苦难。即使因生存中遭到痛苦,燃起了对它的反对要求,也是在它的框子内原地反对它,没能跳出它的巢厩,费了许多劲往往却未进步。有一种不当的看法认为只要反共产党就是好的,并不同步伴随自我提高的要求。

   须知民主运动的最高目标不是反对什么,而是探求和建立人类正义,只因共产党是社会正义的阻碍力量才不得不反对它。

   在行为上,个人的正义比较直接,只要抱定自己决不犯人也就成了。但社会却事关公众,而社会所发生的又是机制力量,就必须遵循规律,规律就要求认识、理解,这就是个学问问题,不是朴素的愿望能够奏效的。

   社会的活力主要来源于普遍的批判精神——因为实践总是事关具体,为当下要求、当下功利所障蔽,不能直观到真理,所以实践上的批判都需要在纯粹学问里被澄清,否则它的效力就总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就我们能读到的胡锦涛言论来看,明显地暴露出他是一个没有经受纯粹学术训练的人,只知围绕实践目标和任务而不做终极的求证,其言论语义含混,理路错乱,并不以严格的求证为自已的话做保证。实是驴腚,却非要当香唇。他意识里并没建立起求证这个观念,而对他的批判者也只看他态度是强硬还是松动,是僵化还是开明,对他理性的分析并不感兴趣,当然更谈不上对他心理做分析。胡锦涛不着边际的神圣意识形态,其实是受支配于共产文化的惯性,对“意识形态”他并没有属于自己的觉解,他只是毛泽东时代意识形态定势为范模铸出来的一个产品,并不一定是觉解后的自觉复古。

   胡锦涛是一个被环境“所由之”而不是一个对环境“有知之”的人。是一个只知“要其然”不知求其“所以然”的人。

   意识形态曾被毛泽东拿来做为社会主义与修正主义区别的根据,攻击别国的“三和一少”、“全民党”、“福利党”……却不知问问自己:人既存在了能不争取生存条件的满足吗?毛泽东之捍卫意识形态,如在牛角不知外天,他在人事上的流氓性、独夫心是自觉的,在意识形态上却是陷入荒诞,常常表现出郑重虔诚。问题在于他忘了回答——

   是人生了意识形态,还是意识形态生了人?

   山不转水转,比老毛晚生了半个世纪的胡锦涛却要重返毛时代,把个意识形态喊的山响,说什么“党控意识形态”、“共产党决不能放松对意识形态的绝对掌控”、“党管宣传的方针不能变”……叫人摸不准他是吃错了那味药。胡锦涛、李长春、刘云山……这些人,其观念都属机械型,受过一般的物学教育,只能对着要做的事做思考,不能离开具体事件进行思辩,曾来没有对普遍有效性的自觉,甚至很难说他们知道什么是普遍有效。没有让言谈经起纯粹求证的自觉,一句话:他们在形而上学的领地全是白痴,缺乏抽象能力。可以说,这一届共产党上层没有人才,只温家宝一人是事务型,余者全是些不着实际的莽汉,别说预见,就是事出了也不知其所来何处,没有独立的见解,是被习惯推着走的人。前代人的环境里有些什么,是什么,他们就接过什么,既不知这些东西真正是什么,当然也不知遵其必然。只知对意志负责,并没有把意志、路线放进背境、放进人类趋势中经受求证。若前代留下的真是光屁股的“新衣”,他们的知力也只囿于在聪明人才能看到的“聪明”上,而难以过渡到对此的怀疑。

   胡锦涛上台以来所喊的“三民主义”,“科学发展观”、、“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正确的是非观”、“建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等,自意为经典,其实全是经不起求证的,闭门造出的无轮破车。

   本节要阐明这样一个观点——

   只有人才有世界观,因而就只有人的世界观,只有关于人的世界观。并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如果不是共产党统治上的红色恐怖和意识上的异化,我提出的这个命题根本就不存在——因为人从一落地就是人,这还会出现差错吗?只要是人,它的种物质性就支持起人的存在,包括后天理性。就是不对人作教育,意识能把自己把握错了吗?要知道,那意识是生命的机能,生命的机能在生命里,它能把自己得以形成的生命忘却而去反映异物?这太不近情理了吗?

   所谓世界观,不过就是人在世界上,受世界对象的剌激,因而反应自已与世界的关系。其所反应的当然就是本己和世界——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是不可能错位的。人的需要就在人的生命里(决不在生命外),因而它就是生命能量,就算人不知道生命能量,可那能量还是不能不被它自身所感受——婴儿并不知饥寒,但饥寒还是要来的,来了它就哭,哭就是由生命的欠缺造成的神经紧张所引发,婴儿不知这是新陈代谢,不知这是补充营养,不知道并不妨碍他的生理感应——哭。所以人的生命能量需要释放和满足,这是生命的内在性质,生命是不会把自己的内在性质给错位反应的。

   只要一个人能觉悟到自己存在在世界上,与世界发生不能分割的联系他就不至于弄错这关系,世界观也就是生命所不可避免的一种后果。世界观之对于人是个他律事实,不是自律选择。当然世界观的出发点就是本己生命,世界观的内容就是人与世界的联系。

   是人处在世界上,时时处处与世界不能分割的互作用,感受着世界对自己的意义,倾向于最具满足性的那些意义,难道这关系还能被自己体验错?

   所以只有人才有世界观。

   而世界观的发生既不是来自生命外,又不是对着世界外,所以人的世界观就只能是关于人的,关于本己的——你吃饭是吃到自己生命里,供给自己的生命需要,谁都不能代替别人来吃、来喝,来消化,来成长;你撤尿阿屎是排出自己体内的废物,谁也不能替别人排泄,或由别人代己排泄。

   因此人的世界观就是人的需要、人的满足、人的向往。

   而人需要什么,什么东西能满足人的生命,生命又向往什么?这是人还没出生早就注定了的,永恒不变。这世界观岂能像描眼画眉那样由着自己来涂抹?如果那样就不叫世界观而改名乱点鸳鸯观了。

   所以只有自然意义的人的世界观。

   这个胡锦涛竞能说出:“千百年来,人们都在自已的生活实践中回答着这个问题,即使在剥削阶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也存在着完全不同的人生追求。‘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升官发财,吃喝玩乐”等,这是一种人生观,历来为人们所不齿。‘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所表现的是另一种人生观,是洋溢着爱国主义和进步精神的人生观”。

   就这么短的一段文字,包含了逻辑上(逻辑的即思想的错误)和语法(语法是技术的错误)上多少错误:

   第一点是,人们不是在生活实践中回答着世界观问题,而是不同环境,生活的的不同经历造就了各不相同的生活态度,人一旦形成不同的人生观,在人生抉择面前则会有不同的反应、回答,这里并不是一个在实践中回答的问题,世界观也不是个可回答的事情。

   第二点,下边这一句“即使在剥削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这是句什么话呢?从社会学上说只有剥削制度的社会,哪有“剥削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剥削也就是地位,剥削再怎么去占统治地位?只有处在统治地位,才能剥削,试问还有剥削阶级不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吗?——那它就不是剥削阶级!

   他这里想说的是:“即使在剥削制度的社会”,他竟造出这么蹩脚的句子,还做十三亿人的元首,我看还是罚去南墙读书比较合适。连句话都说不囫囵,叫人好寒酸!

   在生活中,人们是有说“人为财死,鸟为……”这类话的,多是用于评价事件或人物,这些话什么时候成为世界观了呢?与下边范仲淹、文天祥的话一样都只是持一定的世界观对碰上的生活做出的抉择、反应,这种态度表现出一定的世界观色彩,但这些话并不直接是世界观。无论是爱国主义还是进步精神都不是世界观而是生命所达及的境界。

   世界观全人类也只有一个,那就是——

   我是人!我就应该拥有人的自由和尊严,人格的自由和尊严是人实现人生价值不可或缺的条件,对待生活所表现出的形形色色的差异,不是世界观在质上的不同,而是同一个质因所达到的阶段不同表现出的差异。

   我们讨论过,从本能的感应到形上学的思辩这之间有数不清的台阶,有的人满足的是本能,指向的当然只是物质,他的精神根本达不到享受道理的水平,在争取肉身的享受上则表现为不择手段,不考虑什么原则——这种人就没体验过原则,他们又怎么会享受原则呢?像范仲淹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一个原则,一种对责任的自觉要求,其理性不达到对责任的理解和向往又焉能体验到呢?所以需要人的理性的充分训练,达到对它的把握的水平,它才有可能成为生命的追求。

   陶渊明的《桃花园记》所区分的就是理性所处的阶段,处在更高的阶段上了当然生命的享受也就进入了新的境界。一个进化了的时代对于其前的时代是如此,即使同一个时代的人,境界的参差不齐也是永远的事实,我们被经验所蔽就误把境界的差异说成了不同的世界观。

   我的分析完成了:人类中只有一个世界观。

   世界观不是由人主观选择的,而是由人与所处环境和成长背景不可避免地造成的。

   无论实际看待人生的态度有多远,都只是个境界问题。

   因此,只有人的世界观——从生命出发又满足生命,并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的世界观。

   我们是人,上苍在我们来世时已经给了我们判断的标准,我们干吗不尊重自己的感知而去听个死鬼的瞎扯皮呢?胡锦涛愿意抱着僵尸就给他自由让他抱去吧!反正我们是要拥抱时代追逐潮流。

   你看他说:“要解决好世界观问题,人生观问题,很重要的是要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善恶观,美丑观,功过观,得失观,苦乐观,荣辱观,爱憎观。”可谓空话连篇,胡言乱语——是非、善恶、美丑的根并不在人心里,一只羊是只羊,一条水是该条水,是它们自已的事这与人有什么关系?所以没有什么是非观、善恶观、美丑观,只能说人在评价是非、美丑方面可能有差异,心理感受的和谐点不是同一个,在接受上不完全一致,但这不是一个“观”的问题;至于善,与福是同一个概念,就是完满,当然是人的自然本性上的完满,人的本性又不是主观的,又哪来的不同?善的标准在人类中只有一个。可见胡锦涛这个人没有起码的形而上学学养,东扯葫芦西扯瓢,扯的什么乱七八糟自己并不知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