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孙丰文集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胡锦涛言论批判】5

孙丰

对《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批判之一

   在我已往的批判中有许多对胡锦涛的鼓励、鞭策,但并没在对他的才与德方面说什么。中共无缘无故地把我抓起来,使我无意间陷足康德哲学,因这门学问是用于对人类能力的认识的,学了后就不自禁地留意人的言谈,以寻求对人类能力做分析的材料。十四、十五两届,李瑞环的话是水平最高的,江泽民是最滥最乱的,朱熔基是最激情的,胡锦涛是最谨慎的,一方面他得掌握度数,避免因不慎给自己堵路,另一方面他也真的不懂,不懂就不敢讲。从胡极少的应景言谈中,就隐约嗅出他这个人既无才也无德,他掌了权,这几天又把1995年的一篇讲话贴出来充数,这大概就是他已往那些年的水平了,倒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对他做认识的材料。就一并纳入他的言论批判。这份讲话不仅完全是文革遗风的假大空,且明显地暴露出对自己的立意不懂,一个人去说些自己不知啥意思的话,叫人莫明其妙。我们就能看出他是在滥竽充数。他根本就没弄清世界观是个什么东西,更弄不请世界观与生命与世界的关系,在那里闭眼瞎折腾。可以看出共产党就是个你骗我、我骗你的骗子帮。

   他还是在那里教导他们的省部级的官员呢,他意为这世界观像种花、栽树、打针、吃药,是可从外往里罐的?这世界观又怎么能树呢?这种把无知当渊博,又怎么能不害人害国呢?

   人的立意是由人的认识所达到的水平决定的,立出什么意来,也就展现出是个什么水平,人人就是照其立意所表述的那样看问题的。当然人人都知道由立意传达出的话那是真那是假,比如胡锦涛所说的这个“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中“马克思主义”,他是知道这是在撤谎的。

   但他把世界观(不论什么主义的)看成为是由“立”或“树”而有,这却不是撒谎,而纯粹是不懂,他内心里就觉世界观是由人主观地培养出来的,这证明他说话不是出于认识,而是囿于习惯,并不知说的是什么,他至少还不能自觉地依靠认识。他用于言谈的那些概念是做为环境要素参入进他的意识形成,刻在他脑里,却不是他的脑对这些概念有所理解,所以这些概念是怎么进入他脑里的,又被他怎么说出来的,他并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仅因他脑子里已有了这些东西,他往外说就是。他要表达的意思与他说的话的意思并不一致,甚至南辕北辙。概念的真实涵义,以及概念间的联系所给出的思想,他连想也没想,甚至还未曾有想的要求。正是由于他的话对于他是未曾经验的,他才不知对错香臭,不知说的是什么,必然是空洞无物的。

   因此我们批判的论题就是:世界观是因“立”而有的吗?

   只要看一看他的标题,就知他是瞎编——

   《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试问这“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是不同的东西吗?胡锦涛脑子里还能既有世界观,又有人生观,还有价值观?明明是同一个东西,他为什么还要说成三个?这就是不懂造成的,他只看到有三个不同字面,就认为有三个事实。好像“白薯、红薯、地瓜”三个名称不是一种东西似的。这既呈现出知识的不足,还暴露他心理个性被异化的倾向。

   证明他的意识不是基于认识,世界观是个什么东西对他还是盲的,如果他对之有知解,决不会说出三个观。对此,日常中的人也没有这种觉悟,但人家只是在具体的范围里相对交谈,彼此间明白就是了,并不指导他人,更不指导社会,而胡锦涛的话可是国策,错一毫谬千里,何况错的是如是之多,之严重!

   青岛的牟传珩在监狱里上书提出“批判救国”,这是很有份量的。批判救国的涵义又深又远,不只是对共产党,而是把理性的批判推广成为社会的正常生活,让社会始终处在理性的澄请之中,不使任何污垢有匿藏的机会。

   像我们正在批判胡锦涛的言论,不仅因为他是共产党,他反动,还因为他是人类之一员,所以批判所纠正的是我们共同的能力。“反对派”这个概念就是要建立一个永远的批判氛围,我们自己也要有这种自觉,在对共产党的批判中澄明自身。打倒共产党不是最高任务,造就出一个批判的社会风气,源源地为社会提供活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共产党党校的校长竟达不到理性的认识觉悟,共产党又到哪去自新呢?社会又哪来的动力?

   何为价值?价值就是意义。价值观就是人对自己的生命在世界联系中发生的体验,被体验到的就是生命具有的意义。意义与价值是一个意思。

   因生命是处在世界中的,意义就是生命与世界的联系,当然也就是人生。所以这三个概念是一个事实的不同说法。当年的胡锦涛是共产党骨干摇篮的掌舵,掌舵者竟把一个东西的三个名称当做三个东西,这摇篮能酿出什么好果子就可想而知了。

   为什么说他连用三个“观”还有心理学揭示?因为这里还掩盖着是一种心理倾向,就是社会上流行的“不拿白不拿”、“不说白不说”,宁可说多了,说乱了也不能不说这种心理,这也就是社会上流行的什么事都要层层加码的歪风。是一切趋炎附势者的通病——就是向党宣誓,写决心书、挑战术这类把戏的心理倾向,也就是人们常常说的“极左”。因此说胡锦涛这份讲话揭示:他还是“决心书”心态,含着明现的巴结情结。

   就凭这个标题我们的批判就能肯定——胡锦涛是一个没有独立个性,没有志向,被僵死的习惯所包裹的,不是能有所见、有所开辟,有所建树的人。

   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不是摧眉折腰我们并不得知,但他没有见的,不能开拓,不能建树却是绝对敢肯定的。

   胡锦涛这个人的脑子里,是没有“开拓”、“创造”、“预见”、“建树”、“扭转世风”、“与时俱进”……这类概念的,这不是说他不识这些字,不讲这些话,而是说他的精神不能达到这类概念的状态,境界,他不可能有与这些精神相符合的作为,甚至从未发生过对这些概念的体验。这些精神在他脑子里则被转换“不能冒险”,他只对“冒险不冒险”有体验。如果用一个词把胡锦涛刻划出来,我认为那是——

   胡锦涛是一个决不冒险的人。

   青壮年的胡锦涛肯定是一个“弯弯绕”,一个躲避责任的人,其实当年西藏镇压从心理学上考察是一种对自身政治前途的投保,是一种躲避。他是不是一个伪君子,这说不准,但他绝对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一个没有作为的人。

   现在让我们进入正题,先来研究“树立”。

   分别地来看,“树”是行为,“立”是由“树”造成的结果,其实在这里“树”和“立”是一个概念,都是行为。

   那么,在胡锦涛的立意里,世界观就成了人用行为植进自己意识里的了——

   但人要能行为,必须得先有意志,因为意志做为行为的发动源也有一个是哪里来的问题。从胡锦涛的一系列言论来看,这个六十多岁的人竟还不知道意识是形成的——世界观又怎样,它不过是意识的表现或内容,连意识机能都是形成,这机能里的一个成分能不是形成而是树立(意造)的?

   当然“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共产党的传统说法,从毛泽东就开了头,延续下来,江泽民说的最多最滥最乱,这不是胡锦涛的责任。可是我们不是在讨论谁的责任,而是来判断一个人具不具有承担民族责任们能力,我想对这一立场不会有什么歧见。

   “树立”是人的主观行为,那么它必须是意志内的,是有目的的选择。我请求读者自己来问问:你是哪年(几岁)哪月哪天向什么机关申请,由什么人,怎么样为你送来意志的?——这是谁也回答不出的。因为谁的意识都不是由(树立)而来的,人并没去“树立”,又怎么能“记”下怎么去树立的呢,“树立”得有个条件——即你得“能树立”,谁一下生就能“树立”?胡锦涛竟荒唐到号召省部级干部学员去“树立”世界观,胡锦涛之昏之庸就可想而知了。

   原本意义的人连意识都没有,它用什么来“牢固树立”?可到人有了“树立能力”时,世界观早就在脑里了。人脑是仓库?说进就进,说出就能出的。

   人的世界观要是想树就能树立起来,除非那精子和卵子都是有意志的。人懂不懂世界观,都不能避免他形成世界观,但要想使社会维持和谐,富有生气,那就必须在知识的立场上懂得什么是世界观——

   知道它是什么,在哪里,是关于什么的,怎么来的?

   其实,世界观是我们给意识因对本己生命的体验所造成的倾向性起的名字。实际上说的是“生命有什么意义”。

   在“生命有什么意义”这个前提下,隐含的是不问主观上想如何,只要生命在了就必定有意义,因而生命之有意义是天然本色,不是人能选择能抗拒的。因而人并不能为自己的生命确立价值观,人对自己所能做的:只是对认识能力的开发,人越是更多地依靠认识能力,他的意志的盲动性就越是减弱,他对本能的服从也就有越多的摆脱。从本能向认识的方向攀升,这是一个境界问题而非选择关系。为什么陶渊明会说今是而昨非呢?就因今天的阅历是昨天还没有的,今天的知识超越昨天,用今天的更多的阅历和知识造成的眼界去品味昨天,就是使用更宽广更深邃的视野,也就是更具普遍有效性的视野,当然就觉昨天的判断太狭隘太有限。

   因此说人之对具体行为是选择关系,但人的道德却是个境界问题。

   有的人犬马声色,觉得很享受,很幸福——贾庆林、黄菊、陈良宇、江泽民就是这种典型;还有人贫寒一生,却也觉得幸福,并断言比江泽民们的生命还有意义,还幸福——斯宾诺莎就是例子,他靠磨镜片为生,吃上上顿没下顿,他却从静思中获得体验——于无声处,流涓涓,比惊雷更惊。

   还有颜回,穷却乐!

   有一对从湖南流落到福建的夫妇,住破庙,拣破兰,自己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却去可怜比他便更可怜的人,他俩一生靠掏垃圾收养了六十多名弃儿,他们常常吃不上饭,却从救活一个又一个的生命里感觉到幸福!我真认为他们是圣人,如果不是出于埋葬共产这个更大的目标,我想去追随他们。他们的幸福观是按照胡校长的教导“树立”起来的吗?

   我头一次坐牢时,是中国的舆论较少空话的时期,有一则报导,让我铭刻心间,常常拿来鞭挞自己,对之礼顶谟拜。那是一个铁路员工写的,他说六0年的冬天,他在一个小站上做卖票员,见一女人怀抱一婴,手牵一子,两个孩子都饿得直哭,他不忍,就把自已饭票打来饭给了那扫女,他从窗口里看着那女人全喂了孩子……剩下一点包好也不肯吃,他震动着。他要下班时那女人请他帮看一看孩子,她去方便一下,结果失踪了。在他怀抱的婴儿里有一封信,说自己是小学教员,丈夫是个干部,出了事,太冤,她还有个瘫痪的老婆婆,她不能看着她饿死,就决定为两个孩子找一个家……他的仁慈让她感动,她观察了他两天啦,她遂决定把孩子交给他,她相信他能让他们活下去……这位员工抓了耳挠了腮,可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光棍汉的铁路员工收养了两个孩子,长期谈不上对像,孩子大了,他也与他(她)们有了真正的父子父女情,两度调职搬迁(已跨了几个省),他怕孩子的母亲找上门来,夺走爱子爱女。他的文章的题目叫“借“人民日报”之一角,为两个孩子寻找生身父母”。他自责道:我是自私的,就觉自已养育了孩子就得占有他们,就没想想他们的生身父母割舍了亲生骨肉是个什么滋味,现在冤案都平反了,孩子的父亲该复职了,那母亲怎么来向他们的父亲交待儿呢?他一次一次的调职搬家……经过两年多的煎熬反省,决定说出真相,这两个孩子一个在x地xx大学,另一个在x省xx大学……他原住x地(他详细地刻划了那个小火车站)x路,后搬x省x市,又搬x省x市xx街……这个最平常的人,他是何等圣洁、伟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