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孙丰文集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胡锦涛言论批判】5

孙丰

对《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批判之一

   在我已往的批判中有许多对胡锦涛的鼓励、鞭策,但并没在对他的才与德方面说什么。中共无缘无故地把我抓起来,使我无意间陷足康德哲学,因这门学问是用于对人类能力的认识的,学了后就不自禁地留意人的言谈,以寻求对人类能力做分析的材料。十四、十五两届,李瑞环的话是水平最高的,江泽民是最滥最乱的,朱熔基是最激情的,胡锦涛是最谨慎的,一方面他得掌握度数,避免因不慎给自己堵路,另一方面他也真的不懂,不懂就不敢讲。从胡极少的应景言谈中,就隐约嗅出他这个人既无才也无德,他掌了权,这几天又把1995年的一篇讲话贴出来充数,这大概就是他已往那些年的水平了,倒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对他做认识的材料。就一并纳入他的言论批判。这份讲话不仅完全是文革遗风的假大空,且明显地暴露出对自己的立意不懂,一个人去说些自己不知啥意思的话,叫人莫明其妙。我们就能看出他是在滥竽充数。他根本就没弄清世界观是个什么东西,更弄不请世界观与生命与世界的关系,在那里闭眼瞎折腾。可以看出共产党就是个你骗我、我骗你的骗子帮。

   他还是在那里教导他们的省部级的官员呢,他意为这世界观像种花、栽树、打针、吃药,是可从外往里罐的?这世界观又怎么能树呢?这种把无知当渊博,又怎么能不害人害国呢?

   人的立意是由人的认识所达到的水平决定的,立出什么意来,也就展现出是个什么水平,人人就是照其立意所表述的那样看问题的。当然人人都知道由立意传达出的话那是真那是假,比如胡锦涛所说的这个“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中“马克思主义”,他是知道这是在撤谎的。

   但他把世界观(不论什么主义的)看成为是由“立”或“树”而有,这却不是撒谎,而纯粹是不懂,他内心里就觉世界观是由人主观地培养出来的,这证明他说话不是出于认识,而是囿于习惯,并不知说的是什么,他至少还不能自觉地依靠认识。他用于言谈的那些概念是做为环境要素参入进他的意识形成,刻在他脑里,却不是他的脑对这些概念有所理解,所以这些概念是怎么进入他脑里的,又被他怎么说出来的,他并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仅因他脑子里已有了这些东西,他往外说就是。他要表达的意思与他说的话的意思并不一致,甚至南辕北辙。概念的真实涵义,以及概念间的联系所给出的思想,他连想也没想,甚至还未曾有想的要求。正是由于他的话对于他是未曾经验的,他才不知对错香臭,不知说的是什么,必然是空洞无物的。

   因此我们批判的论题就是:世界观是因“立”而有的吗?

   只要看一看他的标题,就知他是瞎编——

   《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试问这“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是不同的东西吗?胡锦涛脑子里还能既有世界观,又有人生观,还有价值观?明明是同一个东西,他为什么还要说成三个?这就是不懂造成的,他只看到有三个不同字面,就认为有三个事实。好像“白薯、红薯、地瓜”三个名称不是一种东西似的。这既呈现出知识的不足,还暴露他心理个性被异化的倾向。

   证明他的意识不是基于认识,世界观是个什么东西对他还是盲的,如果他对之有知解,决不会说出三个观。对此,日常中的人也没有这种觉悟,但人家只是在具体的范围里相对交谈,彼此间明白就是了,并不指导他人,更不指导社会,而胡锦涛的话可是国策,错一毫谬千里,何况错的是如是之多,之严重!

   青岛的牟传珩在监狱里上书提出“批判救国”,这是很有份量的。批判救国的涵义又深又远,不只是对共产党,而是把理性的批判推广成为社会的正常生活,让社会始终处在理性的澄请之中,不使任何污垢有匿藏的机会。

   像我们正在批判胡锦涛的言论,不仅因为他是共产党,他反动,还因为他是人类之一员,所以批判所纠正的是我们共同的能力。“反对派”这个概念就是要建立一个永远的批判氛围,我们自己也要有这种自觉,在对共产党的批判中澄明自身。打倒共产党不是最高任务,造就出一个批判的社会风气,源源地为社会提供活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共产党党校的校长竟达不到理性的认识觉悟,共产党又到哪去自新呢?社会又哪来的动力?

   何为价值?价值就是意义。价值观就是人对自己的生命在世界联系中发生的体验,被体验到的就是生命具有的意义。意义与价值是一个意思。

   因生命是处在世界中的,意义就是生命与世界的联系,当然也就是人生。所以这三个概念是一个事实的不同说法。当年的胡锦涛是共产党骨干摇篮的掌舵,掌舵者竟把一个东西的三个名称当做三个东西,这摇篮能酿出什么好果子就可想而知了。

   为什么说他连用三个“观”还有心理学揭示?因为这里还掩盖着是一种心理倾向,就是社会上流行的“不拿白不拿”、“不说白不说”,宁可说多了,说乱了也不能不说这种心理,这也就是社会上流行的什么事都要层层加码的歪风。是一切趋炎附势者的通病——就是向党宣誓,写决心书、挑战术这类把戏的心理倾向,也就是人们常常说的“极左”。因此说胡锦涛这份讲话揭示:他还是“决心书”心态,含着明现的巴结情结。

   就凭这个标题我们的批判就能肯定——胡锦涛是一个没有独立个性,没有志向,被僵死的习惯所包裹的,不是能有所见、有所开辟,有所建树的人。

   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不是摧眉折腰我们并不得知,但他没有见的,不能开拓,不能建树却是绝对敢肯定的。

   胡锦涛这个人的脑子里,是没有“开拓”、“创造”、“预见”、“建树”、“扭转世风”、“与时俱进”……这类概念的,这不是说他不识这些字,不讲这些话,而是说他的精神不能达到这类概念的状态,境界,他不可能有与这些精神相符合的作为,甚至从未发生过对这些概念的体验。这些精神在他脑子里则被转换“不能冒险”,他只对“冒险不冒险”有体验。如果用一个词把胡锦涛刻划出来,我认为那是——

   胡锦涛是一个决不冒险的人。

   青壮年的胡锦涛肯定是一个“弯弯绕”,一个躲避责任的人,其实当年西藏镇压从心理学上考察是一种对自身政治前途的投保,是一种躲避。他是不是一个伪君子,这说不准,但他绝对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一个没有作为的人。

   现在让我们进入正题,先来研究“树立”。

   分别地来看,“树”是行为,“立”是由“树”造成的结果,其实在这里“树”和“立”是一个概念,都是行为。

   那么,在胡锦涛的立意里,世界观就成了人用行为植进自己意识里的了——

   但人要能行为,必须得先有意志,因为意志做为行为的发动源也有一个是哪里来的问题。从胡锦涛的一系列言论来看,这个六十多岁的人竟还不知道意识是形成的——世界观又怎样,它不过是意识的表现或内容,连意识机能都是形成,这机能里的一个成分能不是形成而是树立(意造)的?

   当然“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共产党的传统说法,从毛泽东就开了头,延续下来,江泽民说的最多最滥最乱,这不是胡锦涛的责任。可是我们不是在讨论谁的责任,而是来判断一个人具不具有承担民族责任们能力,我想对这一立场不会有什么歧见。

   “树立”是人的主观行为,那么它必须是意志内的,是有目的的选择。我请求读者自己来问问:你是哪年(几岁)哪月哪天向什么机关申请,由什么人,怎么样为你送来意志的?——这是谁也回答不出的。因为谁的意识都不是由(树立)而来的,人并没去“树立”,又怎么能“记”下怎么去树立的呢,“树立”得有个条件——即你得“能树立”,谁一下生就能“树立”?胡锦涛竟荒唐到号召省部级干部学员去“树立”世界观,胡锦涛之昏之庸就可想而知了。

   原本意义的人连意识都没有,它用什么来“牢固树立”?可到人有了“树立能力”时,世界观早就在脑里了。人脑是仓库?说进就进,说出就能出的。

   人的世界观要是想树就能树立起来,除非那精子和卵子都是有意志的。人懂不懂世界观,都不能避免他形成世界观,但要想使社会维持和谐,富有生气,那就必须在知识的立场上懂得什么是世界观——

   知道它是什么,在哪里,是关于什么的,怎么来的?

   其实,世界观是我们给意识因对本己生命的体验所造成的倾向性起的名字。实际上说的是“生命有什么意义”。

   在“生命有什么意义”这个前提下,隐含的是不问主观上想如何,只要生命在了就必定有意义,因而生命之有意义是天然本色,不是人能选择能抗拒的。因而人并不能为自己的生命确立价值观,人对自己所能做的:只是对认识能力的开发,人越是更多地依靠认识能力,他的意志的盲动性就越是减弱,他对本能的服从也就有越多的摆脱。从本能向认识的方向攀升,这是一个境界问题而非选择关系。为什么陶渊明会说今是而昨非呢?就因今天的阅历是昨天还没有的,今天的知识超越昨天,用今天的更多的阅历和知识造成的眼界去品味昨天,就是使用更宽广更深邃的视野,也就是更具普遍有效性的视野,当然就觉昨天的判断太狭隘太有限。

   因此说人之对具体行为是选择关系,但人的道德却是个境界问题。

   有的人犬马声色,觉得很享受,很幸福——贾庆林、黄菊、陈良宇、江泽民就是这种典型;还有人贫寒一生,却也觉得幸福,并断言比江泽民们的生命还有意义,还幸福——斯宾诺莎就是例子,他靠磨镜片为生,吃上上顿没下顿,他却从静思中获得体验——于无声处,流涓涓,比惊雷更惊。

   还有颜回,穷却乐!

   有一对从湖南流落到福建的夫妇,住破庙,拣破兰,自己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却去可怜比他便更可怜的人,他俩一生靠掏垃圾收养了六十多名弃儿,他们常常吃不上饭,却从救活一个又一个的生命里感觉到幸福!我真认为他们是圣人,如果不是出于埋葬共产这个更大的目标,我想去追随他们。他们的幸福观是按照胡校长的教导“树立”起来的吗?

   我头一次坐牢时,是中国的舆论较少空话的时期,有一则报导,让我铭刻心间,常常拿来鞭挞自己,对之礼顶谟拜。那是一个铁路员工写的,他说六0年的冬天,他在一个小站上做卖票员,见一女人怀抱一婴,手牵一子,两个孩子都饿得直哭,他不忍,就把自已饭票打来饭给了那扫女,他从窗口里看着那女人全喂了孩子……剩下一点包好也不肯吃,他震动着。他要下班时那女人请他帮看一看孩子,她去方便一下,结果失踪了。在他怀抱的婴儿里有一封信,说自己是小学教员,丈夫是个干部,出了事,太冤,她还有个瘫痪的老婆婆,她不能看着她饿死,就决定为两个孩子找一个家……他的仁慈让她感动,她观察了他两天啦,她遂决定把孩子交给他,她相信他能让他们活下去……这位员工抓了耳挠了腮,可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光棍汉的铁路员工收养了两个孩子,长期谈不上对像,孩子大了,他也与他(她)们有了真正的父子父女情,两度调职搬迁(已跨了几个省),他怕孩子的母亲找上门来,夺走爱子爱女。他的文章的题目叫“借“人民日报”之一角,为两个孩子寻找生身父母”。他自责道:我是自私的,就觉自已养育了孩子就得占有他们,就没想想他们的生身父母割舍了亲生骨肉是个什么滋味,现在冤案都平反了,孩子的父亲该复职了,那母亲怎么来向他们的父亲交待儿呢?他一次一次的调职搬家……经过两年多的煎熬反省,决定说出真相,这两个孩子一个在x地xx大学,另一个在x省xx大学……他原住x地(他详细地刻划了那个小火车站)x路,后搬x省x市,又搬x省x市xx街……这个最平常的人,他是何等圣洁、伟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